惊雷再起!业绩造假22亿,市值一夜蒸发350亿,瑞幸为何翻车了?

惊雷再起!业绩造假22亿,市值一夜蒸发350亿,瑞幸为何翻车了?

“不仅仅是咖啡”的瑞幸,究竟是一家什么公司?

这个问题终于有了答案:这是一家开创了中国概念股财务数据造假规模先例的美国上市中概股公司。

自2018年横空出世后,至今不到30个月的时间里,瑞幸一次次用“实力”证明自己是咖啡行业最与众不同的烟火。

业务模式备受争议时,人家成立18个月就登陆纳斯达克,这一“奇迹”刷新全球最快IPO记录;被浑水质疑财务数据造假,人家强势回击,股价几乎岿然不动。

然而,几乎所有投资人开始相信瑞幸讲的美好故事后,公司又出其不意来了一出“自爆”。

消息一出,当日股价暴跌75%。 不得不承认,成立至今,瑞幸讲了一个接一个的好故事,让市场兴奋不已。不过,现在看来,这些故事全是阳光下的泡沫,将和投资人的资本、心血、信任一起灰飞烟灭。

01.

瑞幸不幸

暴跌75%,最高暴跌达81%,熔断6次,瑞幸咖啡(下称瑞幸)至暗时刻来临。

4月2日晚,在提交给SE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公告中,瑞幸表示公司成立的一个特别委员会展开的内部调查发现,2019年第二季度到第四季度,公司首席运营官(COO)刘剑和向他汇报的几名员工,共同伪造了高达22亿元人民币的销售金额。

22亿人民币是什么水平?瑞幸2019年第二、三季度的财报中列出的收入分别为9.1亿元和15.4亿元。对第四季度的收入指引为21到22亿元。也就是说,调查所发现的造假行为的同一时期,瑞幸对外发布的“收入”是46亿元左右,伪造的成分占了近一半。

当然这还只是理论上的计算,因为调查还提到:“在此期间,部分成本和费用也因虚假交易而大幅膨胀。”瑞幸真实的财务表现只会更糟。公告也尴尬地提醒投资者,调查组还在评估造假对其财务报表的整体影响,投资者不应再参考公司的财务报表或指引。

换句话说,瑞幸相当于告诉大家,至少他们过去三个季度以来发布的所有财报都已经是废纸一堆,不值一提。

消息一出,已经不能用震惊来形容。过去两年曾一度大涨的中概股瑞幸咖啡,盘前交易价格血崩。截至周四收盘,瑞幸咖啡暴跌逾75%,股价曾一度下探至4.9美元/股,目前市值15亿美元。一夜之间,跌去近350亿人民币的市值。

惊雷再起!业绩造假22亿,市值一夜蒸发350亿,瑞幸为何翻车了?

而这只是开始。因涉嫌证券欺诈,多家美国律师事务所已对瑞幸咖啡公司和特定管理人员提起集体诉讼,目前法院已正式立案。

如今看来,一切来得十分突然,但其实早在两个月前,瑞幸崩盘就开始露出端倪。

春节期间,一份长达89页、针对瑞幸咖啡的未具名报告在网上流传。做空报告的细节相当让人震惊:报告作者称,组织了92名全职和1418名兼职调查员,收集了25000多张小票,进行了10000个小时的门店录像,并且收集了大量内部微信聊天记录,发现瑞幸是个大骗局。

这份报告中,直指瑞幸存在财报造假和商业模式问题:“在2019年第三季度和2019年第四季度,每店每日商品数量分别夸大了至少69%和88%,有11260小时的门店流量视频为证。”

国际空头公司“浑水研究-MuddyWaters Research”认为这项报告是可信的,所以做空瑞幸。消息一出,瑞幸盘中大跌24%,当天,瑞幸股价下探至27美元/股,市值约83亿美元。一夜之间,跌去近10亿美元。

当时,瑞幸连忙发布一份SEC文件,对报告中包含的误导性和虚假指控作出强势回应,坚决否认报告中的所有指控,但回复内容却有些苍白无力。之后瑞幸的确扛住了下跌,并一度被股东称为“国货之光”,扳回一城。

如今,这一反转却让所有股东哑口无言,甚至走上追债之路。绝对实锤,自认造假,也是对瑞幸在前期针对浑水回信的自我打脸。

02.

名为“自爆”,实乃自保?

瑞幸咖啡先是否认,后又自曝造假,或许事出有因。

有业内人士称,一般来说,当有机构发布报告,指出一家美股上市公司的财报造假后,SEC都会介入进行质询,并要求上市公司成立独立委员会进行调查。

也就是说,并不是瑞幸的董事会和管理团队“良心发现”,主动回应浑水公司和资本界的关切,决定调查公司可能存在的问题,在很大程度上,瑞幸可能是迫于SEC的要求和压力,必须给出交代。

举个例子,2001年,美国当时最大的能源公司之一安然被质疑公司利润和经营现金流不对称,美国证监会致函安然开始正式非正式调查。

随后,安然承认在过去5年内虚报盈利5.86亿美元。当年12月2日,安然向破产法院申请破产保护,破产清单中所列资产高达498亿美元,成为美国史上第二大企业破产案。

为了提振美国投资者对资本市场的信心,美国国会和政府在当时加速通过了《萨班斯法案》。简单来说,就是要求上市公司必须"遵守证券法律以提高公司披露的准确性和可靠性,从而保护投资者”,并且必须考虑控制各种风险。

这项法案规定,对编制违法违规财务报告的刑事责任,最高可处500万美元罚款或者20年监禁。篡改文件的刑事责任,最高可处20年监禁。证券欺诈的刑事责任,最高可处25年监禁。

也就是说,造假上市公司不仅面临巨额罚款,破产退市,还可能会承担刑事责任。这对上市公司和高管来说,无论哪一条都是致命的。

其实不仅是美股市场,中国香港也严惩造假上市,并会对保荐人进行终身追责。据了解,2009年登陆港股的瑞金矿业因大股东涉违规押股事件,被香港证监会勒令停牌并被诉讼。

同样,2014年在港交所上市的天合化工,上市不足三个月就遭到沽空机构狙击,指控其账目造假、夸大盈利、与客户关系不可信等,由此导致天合化工停牌至今。这与瑞幸面临的指控内容几乎如出一辙。

照此推算,瑞幸咖啡在集体诉讼截止日期前主动“自我引爆”,确实极有可能是为了自保,避免破产清算。

但在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学院助理教授张巍看来,问题的关键还在于“其它被告”是否知道数据虚假这一前提。且如今瑞幸自爆的目的也是为了与“责任人”完全撇清。

张巍称:“瑞幸的高管不在美国,公司资产也不在美国,美国法院判了也执行不了,只能要求中国司法协助,但中美之间也没有引渡条款。”

不过,根据新《证券法》要求,“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外的证券发行和交易活动,扰乱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市场秩序,损害境内投资者合法权益的,依照本法有关规定处理并追究法律责任。”

所以,瑞幸咖啡仍有可能在境内受到法律追责。

03.

谁搞垮了瑞幸?

接下来,我们回到两个最核心的问题上来,瑞幸为何会陷入业绩造假泥潭,又是谁搞垮了瑞幸?

先看第一个问题,瑞幸为何要业绩造假?这与其背后一直存在的三个症结紧密相关:

1.瑞幸自称的商业模式并不成立

瑞幸自称是“低价”“性价比很高”的咖啡,然而,瑞幸咖啡的价格其实并不便宜——即便在58折到66折下,它的价格一般也不比湃客咖啡(全家便利店)、乔雅咖啡(罗森便利店)、麦咖啡(麦当劳)、K记咖啡(肯德基)等便宜,或者只比它们便宜一两块钱。

在上海、深圳这种便利店文化发达的城市,满街都是湃客,瑞幸可以说毫无价值;在北京这种便利店荒地,瑞幸也很难与遍布各地的麦咖啡、K记咖啡竞争。

2瑞幸咖啡的管理层一直在盗用、滥用很多“互联网思维”词汇

例如,瑞幸的首席市场官发明了一个“流量池”理论,意思是“用廉价咖啡去吸引流量,构筑瑞幸咖啡的流量池,然后把流量导出到其他有利可图的领域”。包括瑞幸的高管在演讲时,满口也都是新奇的互联网、新零售、新消费概念。而这恰恰是一种强烈警报:公司不靠谱。

要知道,真正的“互联网公司”很少跟你提“互联网思维”,凡是跟你讲什么“流量”“粉丝经济”“降维打击”的企业家,往往是想把你当韭菜割掉的。

3.瑞幸咖啡的PR(公关)活动特别活跃

有一段时间,我们在市场上很难找到批评瑞幸的媒体文章,更不要说研究报告了。有业内人士称,即使在此时此刻,瑞幸公开承认造假之后,很多媒体、咨询公司甚至连朋友圈都不敢转发。

不要误会,这不是指企业不该做PR,很多优质公司的PR做的很好。然而,瑞幸过于活跃的PR行为,导致市场上一度不存在负面评价,就连一些明显的问题也无人指出,这就很不正常了。

尤其是与上面两条结合起来,就更不正常:一家商业模式有问题、高层满口假大空“互联网思维”的公司,偏偏对PR极端重视,2019年下半年以后甚至更加重视了。这种情况正常吗?

再看第二个问题,谁搞垮了瑞幸?

现在看来,瑞幸内部的初期调查后已将矛头全部对准公司首席运营官(COO)刘剑,认定是他和几名手下,凭借自己的力量,为瑞幸咖啡的业绩粉饰了22亿元人民币的太平。

如果真的是这样,在瑞幸所持股份比例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刘剑,真算得上是全世界最有责任心的上市公司高管了——凭借一己之力,不计个人得失,冒着终生无法在上市公司供职重要岗位的风险,瞒住了董事会、首席执行官和首席财务官,给公司“造”出来22亿元人民的纸面业绩。

公开资料显示,刘剑2005年毕业于中央财经大学社会发展学院的劳动与社会保障专业。2008年至2015年担任神州租车车辆管理中心副主任和收益管理负责人。2015年至2018年担任神州优车收益管理负责人。瑞幸上市前,他担任瑞幸咖啡COO,进入高管层。

在一本名为《瑞幸闪电战》的的书中,刘剑接受了作者的采访。“简单来说,与收入、成本相关的所有事务我都要管。从成本的角度来讲,产品、门店运营成本、广告营销成本,以及公司总部的运营成本也都包括在内。”他在书中对作者说。

“实际上,所有的业务以及与业务相关的环节都属于运营,没有哪个部分是与公司没有关系的。这是我对运营的定义。”如果真的如其所说,那么刘剑还真的是最适合担起这22亿元“罪名”的人,也意味着此次调查将波及瑞幸的所有业务线:产品、门店、广告营销和总部运营——这是一场浩大的22亿元造假系统工程。

只不过这高达22亿元的造假数额,是否真的能躲过创始人陆正耀、钱治亚以及首席财务官等众高管的目光,实在是一件值得玩味的事。

多说一句,公司CEO和CFO在独立调查委员会的初步调查结果中丝毫未被波及……

04.

瑞幸何去何从

很多人第一次接触瑞幸咖啡,往往是从朋友圈里刷屏的“邀请好友,各自得一杯”开始,从2018年试运行开始,瑞幸咖啡通过大额补贴消费者,和疯狂开店,迅速壮大,经过1年多的高速发展,瑞幸咖啡建立了一个庞大的咖啡帝国,包括截至到2019年底的4507家门店,还有数量未知的小鹿茶加盟店。

对于瑞幸咖啡而言,业绩造假带来的后果可能并不乐观。

“在美国上市容易,但如果你没说真话,就会被告,然后赔到底掉。”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上市律师称,等待瑞幸咖啡的结果可能是集体诉讼,甚至可能退市。

更为惨烈的是,在瑞幸股票熔断的带动下,连续多日下跌的中概股被“捅了一刀”。还可能导致一连串的连锁反应——在华投资的美元基金会何去何从,甚至还有更深远的影响正在慢慢浮现。

因为一杯咖啡的荒诞故事,整个投资圈昨夜一片哀嚎。“这无疑会对中国创新股会带来负面印象”,“中国的公司以后就别老想着美国上市了,这个桥极有可能就被瑞幸这种烂公司给拆了,想想阿里巴巴为啥要回港股,连锁反应还在后边。” 两位VC/PE机构投资人厉声道。

“这种从一开始就是攒局的公司要把中概股的脸都丢尽吗?”从一些投资人言语中,不难看出这次瑞幸财务造假对中概股的影响之深。

而瑞幸此番数据造假也可能对其IPO时的中介团队——瑞信、摩根士丹利、中金国际、海通国际,审计机构安永产生不利影响,参与者或将承担部分连带责任。

那么,瑞幸的终局是什么?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表示,后续可能会有三种走向:

第一瑞幸咖啡将遭遇集体诉讼;

第二瑞幸咖啡的相关负责人,不仅仅是目前抛出来的几个,都将面临被刑事调查,甚至起诉判刑的可能。

第三,瑞幸咖啡或将被强制退市,就像之前的安然一样。

眼见他起高楼、宴宾客,然后楼塌了。曾一度对标星巴克,要成为中国第一咖啡品牌,瑞幸一手导演了这场荒诞闹剧,最终也亲手毁了自己。

05.

结语

再漂亮的商业故事,最终都需要回归到商业的基本常识——成本和收入。如果成本和收入持续处于失衡状态,只是依靠外在的宣传“包装”和内在的数据造假,这样的商业模式很难持久。

这些年来,无论是在大洋彼岸的中概股,还是此岸的资本市场,有些公司讲故事的能力令文学爱好者都自叹弗如。可需要看到的是,当用资本讲故事成为一家公司的核心竞争力,再漂亮的泡沫,也总有破灭的一天。

巴菲特说,潮水退去才知道谁在裸泳。反过来看,其实也只有潮水退去之时,我们才能够真正完成优质公司的价值发现。

在全球经济遭遇巨大不确定性的当下,商业是经济复苏的希望,而商业的良性运转,更加需要的是那些专注于技术研发硬实力的创新公司,而不是热衷于“故事创新”的公司。

瑞幸的“东方咖啡故事”要续写,也得回到真创新上。

参考资料:

《深度 | 谁搞垮了瑞幸咖啡?》 硅星人

《瑞幸一夜跌去350亿:让所有中概股陪葬》 投资界

《从一年前开始,我就觉得瑞幸咖啡有问题。为什么?》 互联网与娱乐怪盗团

《财务造假,支撑不起瑞幸的“东方咖啡故事”》 沸腾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财经 » 惊雷再起!业绩造假22亿,市值一夜蒸发350亿,瑞幸为何翻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