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警察近700人感染, 逾4000人请假, 疫情下的基层谁来保障?

纽约,无疑已经成为了下一个武汉,截至当地时间28日,纽约州确诊病例已超过52000例,死亡728例。

美国成为新的震中,而纽约成为美国的震中。

就在3月26日至27日,纽约市每隔17分钟便有1人死于新冠肺炎。纽约的警察局都告急了,28日的确诊警员人数已达696人(其中608人为一线警员),且有4342名警察休病假,占全市警力的12%。

副局长约翰·米勒也出现了感染新冠肺炎的症状而入院治疗,纽约警局目前已经有3名警察因感染新冠肺炎而不治身亡了。

局长谢伊发表了沉重且悲壮的悼词,他说:“我们在受伤、我们在哭泣,但我们仍将继续抗争……因为我们别无选择。”

是的,正如纽约警局局长所说,疫情中的美国基层警察的确别无选择。

他们被要求,即使与确诊病患有接触仍要继续工作。这相当于将他们完全暴露在病毒的感染范围之下,还不得不与之接触,那么后果会怎样就可想而知了。否则,也不会造成高达4000多人的请假现象了。

纽约警察近700人感染, 逾4000人请假, 疫情下的基层谁来保障?

虽然加州局长表示,基于警察的特殊行业要求,为了及时掏枪、取手铐等行为而无法“穿着生化防护服上班”,进而加大了和病毒直接接触的风险,可是这不该成为不给予警察力所能及的保障的借口。

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在美国,疫情异常严峻的情况下,要求警察牺牲自己的个人生命也要继续工作,并且还不给予他们任何补助和因公殉职的抚恤金,以及对其子女的照顾,那么谁还愿意替政府卖命?替这些往日就爱说大话的政客卖命?

在国家危难之时冲在一线的战士固然值得敬佩,可战士们也不能白白牺牲,更要明白自己是为谁而牺牲。有些人一味地要求基层工作人员为了国家而付出一切,同样是不合适的。

战士可以为了这个国家的万千人民而勇敢的牺牲,却不可以为了这个国家的某些政客而无谓的牺牲,尤其是在政府让你向前冲却还不为你做好后勤保障的时候。

纽约警察近700人感染, 逾4000人请假, 疫情下的基层谁来保障?

所以我很理解这些请假的美国警察,在没有人管他们的时候,他们只能自己管自己。

除了美国警察,一线工作的医务人员同样也是自己管自己,许多人在一周多的时间里都在使用同一个口罩,更多的人不得不重复使用防护服,这和没有防护服又有多少区别呢?

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他们只好举着牌子在街边抗议,“我们想要什么?”、“PPE(个人防护装备)!”甚至用垃圾袋亲手制作防护服。

他们没有防护装备却依然要整日奋战在抗疫一线和病毒亲密接触,比美国警察的处境更加危险。

相比于美国基层人员自己管自己,出了事也没有政府兜底的原子化状态,中国基层人员的保障还是更加到位一些。

从武汉深陷危机之时,就有不少医务人员自愿签下请战书,不计生死,不计报酬的赶赴一线,从一开始就和美国有很大不同。美国的基层人员是别无选择,而中国的基层人员是自愿选择。

他们上战场之前也虽然也从未考虑过是否有补助,有优待,但国家不应该让他们上了战场却没有枪,因公殉职却没有抚恤,更要为大后方他们的家人做好保障。

纽约警察近700人感染, 逾4000人请假, 疫情下的基层谁来保障?

对于疫情一线医务人员,财政部和人社部发了临时补助,按照风险程度,每人每天分别给予300元、200元的补助,由中央财政负担,并且免征个人所得税。

对于因感染新冠肺炎不幸死亡的一线医务人员认定为工伤,享受工伤保险待遇。并且为此特事特办,开辟了绿色通道。

更有多地对于抗疫人员的子女出台了中高考加分政策,或安排优先入学。

这些都是美国基层人员不曾有的。

虽然有一些人质疑加分政策,认为是教育的不公平,可在我看来真正的公平不是平均分配,反而是应该按照情况不同而有所区别。每个人都享有公平的上学权利,可为什么有些贫困家庭却要为此而放弃呢?因为他们没有足够的金钱。

纽约警察近700人感染, 逾4000人请假, 疫情下的基层谁来保障?

这时候,你可以说这是教育公平吗?如果谈公平,那么贫困家庭和富裕家庭的孩子应该上同一所好学校,可为什么却没有呢?贫困家庭的孩子甚至贫困到连学都上不起。

正像有人所说,“社会不公平,教育能公平吗?”

如果这次不是这些勇敢的可爱的逆行者们,我们还能安心待在家中抱怨无聊乏味吗?我们还能在这里谈教育公平吗?不能!

他们牺牲的是命。

纽约警察近700人感染, 逾4000人请假, 疫情下的基层谁来保障?

所以我认为对于一线抗疫人员的保障政策是非常有必要的,不论是补助还是子女考试加分或是其他,只要把握好一个度,不要变成事事都搞特殊权利就可以了。

总的来说,在疫情中是否为这些基层抗疫人员做好保障,也成为了一把检验政府是否合格的尺子。除此之外,更是考验各国制度的时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国际 » 纽约警察近700人感染, 逾4000人请假, 疫情下的基层谁来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