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手记|疫情下的河南某村镇“封村”始末

大年初二(1月26日)早上8点许,一个被拆开的大纸箱经打孔后,被尼龙绳穿过,开始悬挂在进出村子的路口,纸箱的正反面均用粉笔字写着几个大字“外来人员,禁止入村”,右下角缀有稍小的字眼“XX村执勤点”,旁边有2个戴有红袖章的村干部把守。

这样的执勤点,显然让河南省郏县的一些年轻人不再纠结“要不要去串亲戚”,也让一部分村民提起了警惕,挡住了他们串门的去路。由互联网快速传播的肺炎疫情,经由年轻人和部分熟练使用手机的村庄里的中年人,发酵数天后,经由村委会采取举措,终于直接对村庄产生了影响。

村子里的“聚集性人群”

一条横亘在村子中间的水泥路,将《中国经营报》记者所居住的村子分为两部分,路的一端是村子超市的所在地,其中日常聚集着打牌的人群,某种程度上亦是村里的“休闲中心”与“新闻中心”,村庄里各家各户外出打工、日常农业种植等等的消息往往在这里汇集、碰撞,然后传播。

大年初一(1月25日)早间,地方媒体消息显示,截至1月24日24时,河南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32例,追踪到密切接触者698人,确诊病例中,平顶山(郏县所在地级市)1例。

如果从更大的方向来看,“武汉肺炎”疫情蔓延的背景下,河南省迅速应对的相关举措显然赢得了网友的赞许,“河南,中”“来抄河南作业”等相关舆论在微博上、媒体上不断传播,并登上微博热搜。

但农村市场惯常存在的“聚集性人群”,以及这个“聚集性人群”背后拥有的一些特质,如对互联网不熟悉且不擅长从互联网途径获取消息、文化程度及科学素养较低等,这让一些返乡的年轻人担忧。

大年初一,江苏返回郏县过年的王伟向本报记者表示,其村镇上聚集性人群较多,并担心这会是控制农村疫情的隐患。

当天上午,本报记者走访自身所在村庄,发现街头巷尾聚集着一些年龄较大的村民,或在烤火,或在打牌,或在敲锣打鼓,不过更多的则聚集在一起聊天,内容涵盖打工的情况、婚丧嫁娶等等。亦有大量外出打工归来的村民前往关系较好的村民家中,聊天联络感情。不过,对于外出打工盛行的农村,某种程度上这也是很多村民们一年中仅有的联系机会。

下午,本报记者前往周边4个村庄,发现情况具有较多类似度,鲜少有戴口罩者,期间未曾听到有喇叭播放相关疫情提示信息、未看到街头巷尾有疫情提示的横幅、未看到有不允许外来车辆进入的情况。

不过亦有村民称,很多村民在疫情背景之下已经放弃了赶庙会等。

“封村”

大年初二是本报记者所在镇“走亲戚”的高峰,以往的这一天是人流的高峰期,村民将举家携礼物前往家庭单元中女方的父母家探亲,虽然微信朋友圈中关于“待在家”的言论不断刷屏,但作为维系氏族关系的重要仪式之一,走亲戚仍为年龄较大者看重,亦有本科学历、年约30岁的年轻人向本报记者表露此次是否该如期探亲的纠结。

大年初一晚上,“封村”的消息开始在微信群里流传。

本报记者注意到,大年初一下午4时许,河南省人民政府官网挂出消息,称省长尹弘主持召开全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电视电话会议,省委、省政府决定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

微信群流传的消息称,“尹弘省长宣布全省进入一级应急响应。明天初二开始就是走亲戚串门子的高峰,请各村马上行动,做到以下两点:一是要求本村村民不要外出!二是以村委单位组织人员设置卡点,对入村人员尽量劝返!坚决打好村自卫战!”落款为镇疫病防控指挥部,值得注意的是,消息为文字版,并非纸质盖章文件。

大年初二上午,本报记者前往村口走访,发现3个进出村庄的路口均有戴红袖章的村干部把守。沟通中对方表示当天早上8点即开始布置相关执勤点,每个执勤点由2个村干部值守,禁止相关人员出入村庄。

有村干部向本报记者核实了相关微信群消息的内容,并展示了相关工作群中的动态,翻动中本报记者看到至少有4个镇所辖村庄建立了执勤点的相关照片。有村干部家属表示,他们也是前一晚接到消息,然后对封村工作进行部署和分工。

此外,村主任开着放有喇叭的“宣传车”走街串户,关于“封村”以及“疫情”的相关消息不断从里面传出。

在与年龄较大的村民沟通中,当谈到什么时候获悉“封村”时,是否看到前一晚的相关微信消息时,对方表示就是刚刚从喇叭中获悉的。

值得注意的是,在村口不断有前往观看“封村”情况的村民,并很容易形成“聚集性人群”。村民们谈论周边各个村的封村情况、疫情的严重性等等,不过口口相传的消息真真假假,更有村医谈及美国每逢疫情使用机器人治病以防感染,亦有村民谈及从武汉跑回家的被警方抓住要判刑七年。在村庄内,依然有较多的“聚集性人群”,不过大家谈论的话题转为“疫情”。

但“封村”的成效亦明显可见,在这种“不可抗力”的因素里,本报记者随机与多个村民的沟通中,对方均表示放弃“串亲戚”,这一举动亦让很多村民开始警觉,走访中约有2成的村民已戴上口罩。

特别是在对比之下,同为毗邻湖北的省份,一名身处湖南省邵阳市乡村的人士向本报记者表达了对“封村”相关举动的艳羡。对方表示,截至大年初二下午,据其个人以及家人的观察,虽然公交已停运,但村子里无关于疫情的相关提醒,她个人对于疫情非常警惕,且要求家里人出门戴上口罩,但在大年初二上午,仍被父母要求去隔壁村的亲戚家,饭桌上谈论的话题是肺炎,但“午饭是火锅”“大家的筷子在火锅里搅来搅去”。

不过,走访中,记者亦看到有村民将家中的电瓶车推出,在村口亦有村干部表示“都认识”“不让过面子上不好看”并对个别执意探亲的人员放行。

截至1月26日晚5时许,本报记者查询肺炎疫情实时动态,发现河南确诊案例为83例,平顶山为2例。

江苏确诊首例新型肺炎病例水路、公路客运等“停发”武汉

山东多地积极部署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控工作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记者手记|疫情下的河南某村镇“封村”始末
© 2015-2020蛋蛋赞 看你所看,想你所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