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带货直播首秀:靠讲相声,他能成为“罗佳琦”吗?

罗永浩带货直播首秀:靠讲相声,他能成为“罗佳琦”吗?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俞任飞

距离首场直播还不到3小时,罗永浩的微博依然在更新。

几分钟前,他刚刚回应了另一家巧克力品牌,大方承认了将为其带货的事实。“罗永浩要卖什么”的噱头才刚上热搜,小米、联想、金龙鱼、安慕希等厂商,就按捺不住地跳出来宣布,已与老罗达成合作。

宣传海报上,罗永浩被冠上了“(也许是)中国第一代网红”的头衔。这位出道十七年的网红宝刀未老,短短5天9段视频,他已经在抖音收获482万粉丝。从3月19日宣布进军“电商直播”后,罗永浩带来的轰动效应,已经远远超出了这个行业此前任何一次营销活动。

网站、培训学校、手机、电子烟、新材料,再到直播……又一次“高调入场”后,这回老罗的创业能够成功吗?

这一次直播,是为了还钱

有关罗永浩“首秀”的消息,网上仍旧猜测不断。

下午1点,又有一则消息传出:因消协介入,罗永浩4月1日直播带货产品被要求检验,直播延期。

随后,罗永浩很快出面澄清,“假的,请不要造谣传谣”。他也在个人微博,否认了盛传的几份带货名单,并强调“一大半选品尚未被公布”。

只有一件事是确定的,做直播的一大原因——是为了还钱。

在回应粉丝的失望时,他这样写道:失望?怎么会,我在想各种办法赚钱还债啊,做主播赚的又不是脏钱。……当然,有些对我失望的我也理解。我这一路走过来,都是按自己兴趣或责任需求选择行业,从来不会在这些选择上考虑“粉丝”感受。

其实,粉丝们的质疑不无道理。

就在去年6月锤子科技深陷破产疑云时,他还发微博怒怼,“每天都有比我穷了不知道多少倍的穷人围着我说,‘你选错行了’,你应该去说相声/做脱口秀/开广告公司/办自媒体/做营销顾问……接下来的后半生,我希望我能继续做我想做的事,同时不让这么多无辜的笨人出丑。”

还不到1年,罗永浩想法的巨大转变,自然是“钱”。

去年10月,罗永浩在微博发布长文《一个“老赖”CEO的自白》。内文中称锤子科技(北京锤子数码科技有限公司)自2018年下半年开始出现经营危机,最多时共欠银行、合作伙伴和供应商约6亿元左右,而他在10个月内偿还了3个亿左右的公司债务。随后,他用马克·吐温和史玉柱自勉,即便“卖艺”,也会还清债务。

根据企查查等数据表明,从2019年5月起,他向49家企业陆续出质锤子科技股权,出质股权数额从数百元到上百元不等,窘况可见一斑。

这一年里,他急着找钱,为此倒腾过不少行当。

先是换壳亮相的“聊天宝”运行还不到两个月,就因部分功能BUG正式解散;之后他又高调宣布,以联合创始人身份投身当时大火的电子烟产业,结果也因为国家烟草专卖局的一纸通告偃旗息鼓。

熟识的好友评价老罗几次转业,都是“急着挣快钱”。

雷声大,雨点小,甚至成为“风口终结者”,这似乎成了老罗近年来创业的宿命。

罗永浩带货直播首秀:靠讲相声,他能成为“罗佳琦”吗?

网友对老罗创业以来的收入估算。

上一次直播,半小时打赏26万元

在解释为何转型直播时,罗永浩说是因为看完了招商证券的一份调研报告。

根据这份1月5日发表的《新零售研究之直播电商系列》显示,到2019年直播电商仅用时四年,就达成年总交易额超越3000亿元大关,未来甚至有望冲击万亿体量。

在经历了数次不算成功的创业后,有不少网友这次选择看好他的新尝试。“过去,他是以个人身份出名的,但之后,自建公司的创业均告失败,现在又回到了靠IP的路子,我觉得这次能成。”一位粉丝如此回复记者。

的确,这个永远穿着深色宽松唐装,大腹便便,顶着一对眯缝小眼的中年人身上,有着难以言说的魅力。

2018年5月15日,3万多名观众在雨中等着罗永浩站上发布舞台。生动的东北方言被他自洽地插入到无喘息的大长句中,很少有起伏变化的平淡语调却总能引来阵阵高呼。不少人相信,罗永浩能在“直播”界发挥自己最大的优势。

对于直播,罗永浩其实早就做过尝试。

2017年他在陌陌首开直播推荐“年度好物”,他推荐了钢笔、鼠标、台灯等产品。这种形式和如今的直播卖货,其实十分相近。当时,最多时的在线观看人数达到24万,一个半小时内他的打赏超过26万元。

但用罗永浩本人的话说,他自己并不喜欢借口才为生。在去年年初上映的创业纪实电影《燃点》里,罗永浩强调并不愿意当众演讲,是因为性格里有些内向。

如今,面对一场动辄数十万人观看的直播,他能否转型成功?

罗永浩带货直播首秀:靠讲相声,他能成为“罗佳琦”吗?

短短5天9段视频,他已经在抖音收获482万粉丝。

直播三国杀:头部网红放话,“干倒罗永浩”

陈星也在期待着罗永浩开播,“肯定要看啊,不知道他能有什么新花样,最不济我就当看个热闹了。”

陈星是杭州某家MCN机构的管理人员。在他们的圈子里,罗永浩也成了近来最火热的话题。“其实老罗只要迈出这一步,那他就一定是最大的流量主播了。”陈星不会质疑罗永浩背后的话题度,但流量能否带来销量,他还要打一个问号。

在主流语境里,罗永浩的粉丝们大多是男生,身上带有理想主义的标签。至少过去购买锤子产品时,驱动他们的并非实用和性价比,而更多来自审美和情怀。但这一套放在直播带货上,是否依然可行,陈星也和圈子里不少同行聊过,大家对此看法不一。

“现在最火的直播,要么是粉丝取向的,粉丝花上几十块钱买些小东西,权当是支持自己偶像;另一种是价值取向的,观众们更看中的,是主播能为他们带来全网最优惠的价格。”罗永浩这次的直播带货,包括不少数码科技向的产品,但推荐别人家的产品,对这些相对理性的男观众们能否奏效,这也是陈星最关注的一点。

同样是在4月1日,淘宝直播宣布,网红主播薇娅将在直播间直播卖火箭,并确认该商品为火箭实物,但具体形式并未公布。

网传,快手网红辛巴的一个24岁女徒弟,也将同日直播销售华为手机,放话“干倒罗永浩”。

两家直播平台在同一天推出类似营销吸引眼球,让罗永浩的“首秀”平添了一些“火药味”。

罗永浩本人倒是很自信,早在那天入行微博上,他就再次宣称:“虽然我不适合卖口红,但相信能在很多商品的品类里做到带货一哥。”

结果如何,拭目以待。

罗永浩带货直播首秀:靠讲相声,他能成为“罗佳琦”吗?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传媒 » 罗永浩带货直播首秀:靠讲相声,他能成为“罗佳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