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个难听的名字:春禄

我有一个难听的名字:春禄

嗨,我是彭春绿

文 | 彭春禄

今天早上跑步时,同事打来了电话,老远听到电话响,连忙跑了去接,刚按了接听键,就听到性急的同事用普通话大声喊我名字:“春绿!……”接下来传达了一些学校的工作。我被她的叫唤点燃了,一个劲点头说“好、好、好”。忙完同事传达的工作,继续着我的跑步,边跑边还沉浸在同事对我的称呼里:刚刚同事这声叫唤,让我倍感亲切。

小时候,我却是很不喜欢自己的名字的,觉得难听还俗气,尤其用我们地方的方言叫唤——盘春炉,简直难听得不要不要的。很羡慕别人有好听的名字,心下总埋怨,父母为什么就不给我取个好听又有内涵的名字呢?又是春又是绿的,这么俗气难听的名字,听着真没面子。等到上了初中,学了英语,还不认识几个单词,就忙不迭的给自己取英文名字,记得最清楚的一个是Cinty,中文音译成“仙蒂”。作为刚学了几个英文字母的我,觉得这就是最好听的英文名字了,还沾沾自喜了一阵,嚷嚷着要同学都叫我这个名字。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的事,村上造册上户口,村干部把我的名字写成了彭春禄。那时候,人们对名字中的字没有现在的人讲究,尤其对女孩子,名字就是一个代号,方便交流就行。又因为我们家乡的方言“绿”“禄”同音,而在很多人看来,禄是有福气的意思,似乎比“绿”寓意好,所以村干部想当然的就把我的“绿”写成了“禄”。这是我中考时才知道的事,老师说填写的名字必须与户口本上一致,每个人都要回家看户口本。于是,从此以后,我所有的证件上就都用这个“禄”字了,但我心里是很不乐意的,因为觉得这名字更难听,更俗了。

走入社会后,越来越多的人却说这名字像男人的名字,便更让我反感。若是小时候,别人这么说,可能我还不太会去深究。因为小时候的我,上山下河,爬树摸鱼,样样精通,说我像男孩子,也不可否认。但一天天长大后,我就越来越反感了。我心想:我一个地地道道的女人,一个很女人的女人,却被说成是一个男人的名字,让我变得好像不男不女、不伦不类的,实在是难堪。

所以,每每被人问起名字,我还说是绿。这时候,我坚持绿这个字,不仅因为觉得,至少,与禄相比较而言,绿,还能像一点女孩子的名字;也因为,学了王安石的“春风又绿江南岸”,我便开始认为,我的名字还有点出处、有点“诗意”呢!于是,以后再有人问起我的名字,我就会充满豪情壮志地说:“彭春绿,彭德怀的彭,春风又绿江南岸的‘春、绿’。”不出所料,很多人都会赞叹一番:“好有诗意的名字啊,我记住了”。这赞叹刚好满足了我的虚荣心,让我忍不住暗暗得意。也于是,以后这样的介绍就经常出现在我的生活当中了。

我有一个难听的名字:春禄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不再跟人说彭春绿这个名字了,因为嫌弃介绍时的过于繁琐,一不小心,可能还会引起误会呢。禄就禄吧,一个代号而已,何必在意那么多,给自己平添麻烦呢?比方说吧,去应聘,我介绍的是彭春绿,写的却是彭春禄,又不免被盘问一番:“你刚刚说你的名字是‘绿’,是不是读错了?”然后,我又不得不作一番绿变成禄的来龙去脉的解释;如释重负般地解释完了,很多情况下,得到的回复倒是:“禄很好、禄很好。”而其实,我是真不喜欢,不是不喜欢“禄”的有福气,是不喜欢禄的不女人,我觉得这禄字实在太没女人味了;但也不置可否,沉默以对,就让人家以为我是默认吧,说不定人家还在心里想:“你这不是歪打正着嘛,运气好啊。”我心里这样想着,也忍不住呵呵了。

但现在,我却是越来越喜欢这个绿字了;而且,越是年长,就越喜欢。因为,绿,是生的、康健的象征(小孩子是很难深刻体会什么是生机勃勃的,因为他们本身就是生机勃勃的象征,是不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呢?也是也不是吧。)。

我喜欢一切生机勃勃的景象,尤其喜欢看绿色植物带给我的强烈的生发向上的感觉,那感觉冲击着我的心灵,让我觉得,生活是充满希望的,这希望带给我动力,这动力让我心情舒畅,朝气蓬勃,总觉得,生活当中随处都是美好。我甚至以为,我的性格之所以阳光,与我名字当中的绿是很相吻合的——我,就是绿;绿,就是我。曾经,我还幻想,如果有一天,我当班主任,我一定要在教室贴一个标语——盎然,春绿。

我有一个难听的名字:春禄

我用拼音打出春绿两个字的时候,对话框里更多次出现的却是——蠢驴。刚说了喜欢春绿,却又遇见蠢驴,这让我情何以堪啊,呜——

作者:天边雁(彭春禄),双峰县曾国藩学校教师。本文系作者投稿作品,除题图外,其余配图均来自网络。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我有一个难听的名字:春禄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