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名因疫情而自杀的高级官员

◎智谷趋势(ID:zgtrend) | 堂本

第一名因疫情而自杀的高级官员

“我们会一起度过这场疫情危机!”

三天后,说这话的人,托马斯·舍费尔(Thomas Schafer),被认为坚如磐石的德国黑森州财政部长,却卧轨自杀,年仅54岁。

这震惊了所有德国民众。无论是朋友、同事还是政治对手,都纷纷在社交平台上悼念他。

第一名因疫情而自杀的高级官员

3月28日,黑森州财政部发布了“舍费尔再次要求欧盟委员会迫切改善国家援助法”的报道,配图中的舍费尔面带亲切、乐观的笑容。

第一名因疫情而自杀的高级官员

然而仅仅过了几个小时,照片变成黑白,新闻变成讣告,一切化成深深的悲伤和哀悼。

黑森州州长福尔克·布菲耶(Volker Bouffier)在讣告中说:“他找不到出路,绝望地离开了我们。”

警方尚未公布告别信的内容,但据州长布菲耶所说,舍费尔非常关注如何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经济危机,他很担心政府的措施尤其是财政援助,不能满足民众的巨大期望,而这些忧虑使他不知所措。

舍费尔出生于一个啤酒厂之家。他的父亲在当地经营了30年的啤酒厂,最终因为选错了接班人而宣告破产。

相比之下,舍费尔的政治生涯还算顺风顺水。他在政坛活跃了二十多年,在黑森州财政部长的位置上干了十年,更被视为黑森州州长最有可能的继任者。

在民众和同事眼中,这位接近2米高的“巨人”幽默、坚定、可靠,哪怕是政治对手,对他的能力和经验也鲜有争议。

没有人想到,舍费尔会在政治生涯走向顶峰之际,匆匆结束自己的生命,留下他的妻子,两个孩子,和一封告别信。

第一名因疫情而自杀的高级官员

黑森州地处德国中部的美因河平原上,是德国最重要的金融中心,GDP总量在德国排第五。该州最大的城市法兰克福,是德国乃至欧洲最重要的航空铁路交通枢纽之一,汽车、航空、化工、机械是该州的经济强项,汉莎航空、大众汽车、西门子等大型企业都坐落于此。

面对新冠肺炎对全球的袭扰,尽管德国的病死率仅0.81%,但截至3月30日,该国的累计确诊病例已突破5.8万,在全球排名第五。

第一名因疫情而自杀的高级官员

更严重的是,疫情正在重创欧洲经济。整个欧元区3月PMI指数都在崩塌,跌幅甚至超过全球2008金融危机最严重时的水平。

德国作为欧元区最大经济体和一个出口型国家,感受最为强烈。德国伊福(ifo)经济研究公布,3月份德国ifo商业景气指数跌至86.1,是2009年8月以来的最低水平。

出口的下滑在一些领域尤为显著,比如汽车工业、机械工程等,而这些正是黑森州的强项,因此,遭受的打击更大。

也许,过去父亲啤酒厂破产的故事,令舍费尔格外警惕接下来要面对的重大经济困局。

3月24日,在州议会上,他比其他发言人都更清楚地表明,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经济后果是无法想象的。

为了保护黑森州经济经受得起疫情的惊涛骇浪,挽救小型企业,舍费尔在德国各州中率先撑起“保护伞”。

就在一周前,他几乎是一夜之间就拿出了德国历史上最大的追加预算——20亿欧元,用于购买医疗设备,以及为中小型企业和个体经营者提供现金流等援助。

自此,黑森州的援助金额已经达到至少85亿欧元,包括一系列税收减免和贷款担保政策。

在舍费尔看来,没有人能独自应付新冠肺炎疫情危机,也没有人可以确保克服这场疫情危机要多少钱。但有了这笔援助资金,对抗疫情就有了重要的基础。

第一名因疫情而自杀的高级官员

除此之外,他还代表黑森州政府向民众保证:我们将使用一切必要的行动对抗疫情。

遗憾的是,正是这样一位与黑森州民众风雨同舟近十载,努力建立市场信心的财政部长,用坚强的外表隐藏着内心巨大的痛苦,独自忍受着焦虑和压力。

其一是债务压力。对于一直奉行低债务的德国政府来说,在公布高达7500亿欧元的一揽子救助措施后,德国联邦政府的新债已经超过德国《基本法》规定的上限,甚至超过“债务红线”的1000亿欧元。

其二是资金的推进压力。尽管州政府已经同意援助,但贷款资金还需要欧盟委员会批准,因此舍费尔不得不一再敦促欧盟抓紧时间采取行动,放宽因金融危机而导致的法律收紧措施,为企业提供贷款。

“否则就什么也没有了。”话语中,迫切、愤怒和无奈交织在一起。

然而,这份责任感最终压垮了他的心理防线。

五天前他发的一篇推文,如今引起了人们的关注。他写道:也许对于当代人来说,已经不再能真正听到响亮的和有前途的东西了,我们不能变魔术,我们只能做出人类力所能及的事来避免对我们国家的破坏。

一场疫情,我们已经失去太多,但愿所有人都能坚强,因为,转机就藏在危机之中。

愿逝者安息,愿值得尊敬的人能盼来美好的结局。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国际 » 第一名因疫情而自杀的高级官员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