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昌森林火灾调查:难以控制的山火

2020年3月30日15时51分,四川凉山州西昌市突发森林火灾,官方数据显示,此次西昌森林火灾过火面积1000余公顷,毁坏面积为80余公顷。

3月31日,上游新闻(报料微信号:shangyounews)记者在大营农场柳树桩看到,这里虽然距离起火已接近27小时,但起火点附近仍有明显的火点和浓烟,入夜后随着风力加剧,被控制的山火再次肆虐。此前的3月31日凌晨,凉山州宁南县宁远镇专业扑火队接到指令,前往西昌支援,他们到达火场两个多小时后,因风向突变,18名扑火队员和1名向导牺牲,3名扑火队员负伤。

2019年3月30日,凉山州木里县的山火带走了31名森林消防人员的生命。一年之后,西昌泸山的一场森林大火再次带走了19名救火英雄,他们经历了什么?阳光充沛的攀西高原,为何森林火灾频发?

西昌森林火灾调查:难以控制的山火

3月31日晚,西昌泸山火势猛烈。图片来源/四川日报

山火逼城

3月30日下午2点开始,西昌市上空开始被昏黄的浓烟笼罩,“泸山着火了”的消息通过社交媒体迅速传播开来,泸山、邛海湿地公园先后被肆虐的山火所控制。

土生土长的陈龙涛就住在泸山脚下的海滨北路旁边,他对上游新闻记者表示,3月30日下午他正在家里休息,突然听到楼上的邻居喊“着火了”。陈龙涛以为是小区里的住户遭遇了火灾,但他往窗外一看,是邛海边的泸山燃起了大火。

凉山农业学校位于海滨北路上,坐山看“海”,位置十分优越。上游新闻记者从陈龙涛提供的视频中看到,凉山农业学校背后的泸山被漫天的浓烟所覆盖,山火将整个天空映照得通红,“火势很大,感觉一下就燃起来了。”陈龙涛说,3月30日整晚,西昌城区都可以闻到浓烈的刺鼻烟味,空气中弥漫着火灾产生的悬浮物。

上游新闻记者统计发现,西昌市区包括泸山风景区、邛海湿地公园在内的多处发生了较大山火。3月30日晚19点,西昌市公安局发布通告称,因西昌市马道等地发生山火,为确保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畅通消防救援渠道,西昌市公安局拟对包括四袁公路全路段、菜籽山路口至马道方向全路段等多条道路实施紧急交通管制。

上游新闻记者从四川省消防救援总队获悉,因现场风势较大,火灾有威胁山下部分建筑的趋势。四川省消防救援总队先后调度成都、绵阳、自贡、攀枝花等14个支队共计174车905人6套远程供水系统前往西昌增援,砍设隔离带、铺设消防水枪、清除可燃物,重点保障了泸山靠近邛海侧的凉山农业学校、西昌学院、马道镇储气站等重点目标。

西昌市委书记李俊表示,泸山火灾情况危急,不同于一般的森林火灾,周边有众多重要设施,包括一处存量约250吨的石油液化气储配站、两处加油站、四所学校和州级文物保护单位光福寺以及西昌最大的百货仓库,“火势蔓延,必将会造成无法估量的次生灾害,科学扑救刻不容缓,保卫泸山就是保卫西昌”。

西昌森林火灾调查:难以控制的山火

火灾现场示意图。图源于网络

22名逆行者

3月30日15时51分,西昌市护林防火指挥部办公室接到电话报警,经久乡马鞍山方向发生森林火灾,经过初步判定,起火位置位于凉山州大营农场,由于风势较大,山火迅速蔓延至泸山。

3月30日晚20时30分,宁南县委宣传部官方账号“宁南发布”曾发布宁南21名扑火队员驰援西昌的短视频。视频显示,扑火队员们正在宿舍收拾行李、装备,后登上一辆大巴车。他们集结出发时天色已昏暗,视频配文称:“逆行英雄,最美男儿”。23时47分,“宁南发布”再次发布视频称,宁南英雄已抵达西昌大火柳树桩现场。

3月31日,四川凉山州宁南县相关部门工作人员告诉上游新闻记者,此次西昌森林火灾中牺牲的18人是宁南县森林草原防灭火专业扑火队员,他们是经过专业训练的民兵队伍。

宁南县林业局工作人员告诉上游新闻记者,宁南县森林草原防灭火专业扑火队于2019年年底成立,共有81名队员,覆盖多个年龄层次。扑火队有专门的训练营地,在聊天群里也能看到他们平时训练的视频。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宁南县政府官网曾发布消息,宁南县森林草原防灭火专业扑火队在防火期间集中驻训,实行准军事化管理。

西昌市委书记李俊在新闻发布会上证实,宁南县宁远镇专业扑火队30日22时40分许到达火场所在地西昌市经久乡蔡家沟水库后,在当地一名向导带领下从蔡家沟水库上山前往集结地进行扑火作业,“据幸存者表述,队伍于31日凌晨1时20分许突遇风向突变,致现场18名扑火队员和1名向导牺牲,3名扑火队员负伤”。

3月31日下午,上游新闻记者赶到了西昌市经久乡大营农场,虽距起火已经过去了近27小时,大营农场附近的山头上仍然有非常明显的明火和大量的浓烟。当地村民安提拉指着不远处的山头对记者表示,“19名灭火英雄就是在山顶的位置牺牲的”。

西昌森林火灾调查:难以控制的山火

3月31日,大营农场柳树桩火灾现场。图源于网络

安提拉说,3月30日晚,西昌当地政府已经连夜组织村民撤离,“政府出了通知并安排了公交车让我们赶快撤到山下去,挨家挨户确认人都出去了,人命第一”。安提拉对上游新闻记者表示,31日上午,自己在火势受到控制后返回了家里,发现自家背后的山林已经过火了,“树下面基本都烧完了,幸亏我们这边森林防火一直在提防,住房距离林子都还比较远,火烧不过来”。

安提拉家背后的林地原本茂密的树林只留下了不多的几根树桩,林下的灌木丛已经化为了灰烬,林地间还有缕缕青烟产生。在靠近居民住房的林边,上游新闻记者看到有多处被砍伐的林木痕迹,安提拉表示,“这就是昨天砍设的防火带痕迹”。

年过七旬的柳树桩村民李兴亮告诉上游记者,3月30日晚8点左右,政府便组织了柳树桩的村民撤离下山,“后来农场的领导说有专业队员要上山灭火,想让我家儿子给他们带路,但是我儿子都去外地打工了,这才找到了冯才勇”。根据官方公布的名单,冯才勇就是跟随宁南县21名扑火队员上山的民间向导。

根据西昌官方公布的资料,冯才勇是四川金阳县人,在西昌农垦农场从事蚕养殖工作。李兴亮对上游新闻记者表示,冯才勇今年42岁,平日里就是一个热心肠的人,“经济收入主要就是靠养蚕、种花椒这些,家里有两个儿子两个女儿,最小的还在读学前班,最大的在读中专,家里还有老人,平日里负担就有点重,这下不知道怎么办了”。

对于冯才勇的不幸遇难,柳树桩的村民都十分的惋惜,一位老人边说边流下了眼泪,“平日里我们这些老年人做不动什么事了,他马上就过来帮忙,说话都很温柔,从来不和别人吵架”。

西昌森林火灾调查:难以控制的山火

西昌当地志愿者向参与扑火的民兵送餐食。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胡磊

夺命山火

3月31日,上游新闻记者在西昌农垦农场柳树桩遇到了前来支援灭火的樟木菁镇民兵,带队的达副镇长面对山上越来越大的火势,也表示无可奈何,“风助火势,现在整座山都烧红了,人工基本无能为力,只能等烧完了,我们再去做火场清理,人若出现爆燃的火场中,最多能呆三秒钟”。

柳树桩当地一位林管站的工作人员张运(化名)向上游新闻记者介绍,泸山上茂盛的植被也带来了大量的可燃物,“我们这里主要树种是云南松,松节油含量高,燃点低,尤其是最近天气干燥,遇到火星就有可能燃烧。”不仅树木含油可以燃烧,树叶树枝落地后也成了易燃品。张运表示,森林地面植被长期堆积后,容易发生腐烂,腐烂过程中会产生大量可燃气体,一旦遭遇明火,将会短时间内出现火势快速蔓延现象,甚至出现爆燃,加上地形等因素,对扑火人员会带来致命危险。

柳树桩当地居民庞方刚向上游新闻记者介绍,来自宁南县的21名扑火队员和向导冯才勇遇难的地方就在柳树桩蔡家沟水库的对面山上,“那里应该是一个山坳处,谁知道风向突然变了,他们22个人一下就全部被山火吞噬了”。

知情人介绍,3月31日凌晨相关部门就在寻找消失的宁南县专业扑火队22人,但一直没有结果,“直到天快亮了,幸存的3人才通过通讯器材进行呼救,西昌来的特警才发现了他们”。

西昌森林火灾调查:难以控制的山火

西昌当地群众参与火场清理。图片来源/西昌市委宣传部

驻守在柳树桩的多支民兵和专业森林消防队伍告诉上游新闻记者,3月31日下午最开始的起火点附近火势又开始复燃,到了晚间随着风力加大,火势随之加大,“从30日晚到现在一直在这边监控火场,我们又不能去正面狙击火线,只能等待合适的战机”。

上游新闻记者在柳树桩区域发现,西昌当地干燥、高温的气象条件让此次火灾变的更难控制。气象资料显示,3月30日下午西昌最高气温达到了31.2℃,空气湿度为10%左右。李兴亮、安提拉等长期生活在经久乡的居民回忆,从2019年10月份开始,西昌当地就没有下雨,“水库都干了,人都是全部吃机井井水,林子里一点火星都碰不得,风随便都是四五级”。

西昌市委书记李俊在新闻发布会上介绍,3月以来,西昌进入干风季节,晴热天气异常,已连续20日无任何降雨,湿度仅为5%-10%,“特别是3月下旬以来已连续4天高温天气,30日最高气温达到31.2℃,风力7-8级”,后因风向多变,火情扩散迅速,并伴多处飞火,造成多处多线速燃态势。

根据公开资料,凉山州火灾频发。西昌的森林覆盖率高达近49%,日照充足,春季干燥。3月10日至27日,四川省森林草原防灭火指挥部办公室共发布三次高森林草原火险橙色预警,其中凉山大部分县区的森林草原火险等级都达到4-5级。

四川省林业和草原调查规划院副总工程师刘波则认为,火场的风向突变现象时有发生,火灾风向突变存在不确定性和难以预测性,“当风向变化时,就会将林木燃烧时形成的浓烟吹向消防人员,烟尘会快速笼罩一大片区域。”刘波说,一旦浓烟导致扑救队员窒息,就十分危险。

记者在采访中,所有的森林消防和民兵灭火志愿者给出了几乎一致的说法,“科学灭火最重要”。

上游新闻记者 胡磊 发自四川西昌

西昌森林火灾调查:难以控制的山火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西昌森林火灾调查:难以控制的山火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