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分批次去,今天一起回!下午,758位上海援鄂医疗队员陆续搭乘三架飞机返沪

今天,一大波上海支援湖北医疗队回家。

从下午两点起,758位上海援鄂医疗队员将被分成三组,陆续搭乘三架飞机返沪。这是上海迄今为止最大规模的援鄂医疗队返沪。

想家了,最朴实的三个字,让人无比感慨!

在回沪的医疗队中,有大年夜出发,奋战了68天的全国第一支援鄂医疗队—上海首批援鄂医疗队。

还有第二批护理队、第四批国家中医队、第六批华山医院“国家队”、瑞金医院“国家队”、第九批心理医疗队以及疾控等总共758人今天凯旋返沪。

两个多月,他们出发的情景至今历历在目:

1月24日,上海市第一批援鄂医疗队,由52家医院、135名医务人员组成的医疗队将紧急驰援武汉。

1月25日,三位疾控人员组成的上海疾控援鄂医疗队奔赴武汉,他们在设在武汉的国家卫健委防控组疫情分析组工作。

1月27日,上海市第二批50名护士组成的护理队奔赴武汉。

2月9日,上海市第六批援鄂医疗队出发:瑞金医院136人,华山医院214人。

2月15日,上海市第七批122名医务人员组成国家中医医疗队(上海)奔赴雷神山医院,他们分别来自龙华医院、曙光医院、岳阳中西医结合医院和上海市中医医院。

2月21日,上海市第九批援鄂医疗队,由49位心理学专业医师和1名护士组成,他们分别来自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及全市各区级精神卫生中心、综合性医疗机构等。

早在3月18日、3月22日,已分别有73名、160名支援湖北医疗队员相继抵沪。

明天,还有中山医院援鄂医疗队将回来。

他们分批次去,今天一起回!下午,758位上海援鄂医疗队员陆续搭乘三架飞机返沪

他们带着请战书回来:“守卫国门再上一线”

“请浦东新区区委区政府、浦东新区卫健委领导批准!”

这是来自上海市浦东新区第一批援鄂医疗队全体队员主动请缨要求返沪后再上前线,一张请战书上印满了红手印,而在医疗队的微信群中,提议更是一呼百应。

他们分批次去,今天一起回!下午,758位上海援鄂医疗队员陆续搭乘三架飞机返沪他们分批次去,今天一起回!下午,758位上海援鄂医疗队员陆续搭乘三架飞机返沪

浦东第一批援鄂医疗队队长,浦南医院呼吸科主任,赵云峰向记者介绍,

“ 目前新冠病毒肺炎国际疫情日趋严重,前期有大量国外来的人员到达上海,上海很多隔离点、发热门诊需要医护人员,我们在武汉市金银潭医院工作了2月有余,积累了诊治、护理新冠病毒肺炎的临床经验,为外防输入,内防反弹,因此特向区委区政府及浦东新区卫健委请战,隔离结束后,我们全体队员自愿到上海阻击外来病例输入抗疫战的一线继续战斗,直到这场抗疫战的全面胜利!”

他们带着胜利归来,唤醒了沉睡的武汉

以整建制形式接管同济光谷院区一个重症病区的,是来自上海市第六批援鄂医疗队瑞金医院136名队员,他们今天下午返沪。

他们分批次去,今天一起回!下午,758位上海援鄂医疗队员陆续搭乘三架飞机返沪

回忆当初的选择,医疗队员们一直记得领队、瑞金医院副院长胡伟国的一句话:“没有生而勇敢,只是选择无畏”。

瑞金医院援鄂医疗队队长,胡伟国副院长想起了

50天前的夜晚,

“瑞金医院136名医护队员驰援武汉,街上空无一人,一片漆黑,万籁寂静,武汉这座城市睡着了!我们看不见高耸的黄鹤楼,听不见湍急的长江水,看见的只有垂危的重患,听见的只有急促的脚步。随着一批又一批重症病患从我们的病房出院回家,黄鹤楼旁的樱花已经盛开,长江大桥下的船只开始来来往往,我们的早餐也有了武汉的热干面。是的,太阳已经冉冉升起,我们已经将沉睡的武汉轻轻唤醒!”

他们分批次去,今天一起回!下午,758位上海援鄂医疗队员陆续搭乘三架飞机返沪

3月30日下午,随着领队胡伟国副院长一声“瑞金医疗队顺利关舱”,武汉同济医院光谷院区的E3-4F病区贴上了“新冠,再也不见”的封条。他们在武汉奋战的50天里,共收治90名新冠重症、危重症患者,其中81名患者的新冠病情得以治愈,治愈率达90%;死亡1人,死亡率仅1.11%。

他们分批次去,今天一起回!下午,758位上海援鄂医疗队员陆续搭乘三架飞机返沪

一名党员一面旗帜。

医疗队里有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张剑同志;巾帼英武、不让须眉的罗宁迪同志;坚守责任、肩抗担当高琛妮同志;挺身而出的吴璟奕同志;坚守岗位的陶晴岚同志;爱岗敬业的龚瑶同志;多专多能的钱文静同志;认真负责的翟容城同志;心系学生的李菲卡同志;关爱团队的徐雯莉同志……他们说,防护服里不能带党徽,但是只要看,冲在最前面的都是党员!这65名党员带动了周围队员,如今有50名队员打了入党报告,18名党员火线入党。

他们带着诞生于武汉的“上海发明”回来

他是“前线金点子发明家”,是一次性医用防护鼻罩的发明牵头人,是掀起前线抗疫“上海发明”的第一人。

他们分批次去,今天一起回!下午,758位上海援鄂医疗队员陆续搭乘三架飞机返沪

作为上海市首批援鄂医疗队队员,中山医院呼吸内科副主任蒋进军带着小发明回家。

两个多月来,作为第二治疗组的组长,同时也是金银潭医院联合专家组成员,蒋进军制定出一系列个体化的策略,包括结合医师、护士、病人和家属四位一体的综合体系。

为了解决临床医务人员在医院病房就餐区就餐时容易发生病毒或细菌感染的高风险问题,擅于观察和思考的蒋进军同后方中山医院呼吸科主任宋元林协商,成功构思并制作出一种结构简单、成本低廉、使用方便、用后即抛的一次性医用防护鼻罩,并获得了专利授权,与厂家签订专利实施许可合同后,仅仅三天时间,诞生于武汉金银潭医院的“上海发明”,就从图纸变成了戴在医护人员脸上的防护用品!

他们分批次去,今天一起回!下午,758位上海援鄂医疗队员陆续搭乘三架飞机返沪

这个医学专利产品化的奇迹速度,以高效和精准体现了抗争新冠肺炎疫情的“上海速度”!第一批样品已在武汉前线投入使用。

如何在培训穿脱防护服的时候让大家感知到看不见、摸不着的病毒?

上海市第六批援鄂医疗队瑞金医院感染科项晓刚医生想到,用面粉洒在防护服上来模拟沾染的病毒,有助于医护人员在穿脱防护服时提高警惕性。

医疗队员林靖生、院感医生石大可与后方科研团队合作,第一时间开发了“人工智能防护服穿脱助手”,通过视频传感器实时捕捉病区内的环境和行为信息,精确的识别人体行为姿态。

瑞金医院援鄂医疗队还申请了和防护有关的两项实用新型专利,分别是“面部防压伤保护组件”、“咽拭子取样防护装置”,前者可以帮助医疗队员免受变成“大花脸”的痛苦,减少因压伤而暴露的风险,后者则确保咽拭子取材工具顺利伸入病人口腔,同时防止病人口腔中飞沫和气溶胶的喷出,从而大大降低携带大量病原体的飞沫传播的风险。

雪中而去,春萌而归。

惟愿岁月静好,你我余生无恙!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他们分批次去,今天一起回!下午,758位上海援鄂医疗队员陆续搭乘三架飞机返沪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