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确诊累计超70万人,疫情会不会击垮世界经济?

海外确诊累计超70万人,疫情会不会击垮世界经济?

■文丨市井财经专栏作家 宋清辉

截止2020年3月31日17:20,海外确诊705183人,不可不谓惨烈。海外疫情对全球经济影响几何?疫情会不会击垮世界经济?我认为短期有负面影响,中期不好断定,长期不会有影响。借鉴近二十年相关案例,全球相对影响力较大的疫情有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MERS)、甲型流感病毒、寨卡病毒等。当这些大面积蔓延的疫情得到控制后,全球经济以及人们的生活方式并没有发生重大改变。

同样的,全球各行业产业的发展也不会因为疫情而现重大转变,依然会按照近年来红火的工业4.0继续向前,其中数字经济还会继续占据主导地位。

短期负面影响

受疫情影响,全球经济短期受到负面影响是理所当然的,多国采用了包括“闭关锁国”、停工、停课等方式使人们远离病毒、避免交叉感染。这种不出门、不聚集,直接导致社会、市场的无生产、少贸易,这种状况不利于各国经济和全球经济的发展。我认为,贸易、消费频率降低,只是从人们的多元化消费短暂转变为日常生活所需的购买。在各国全民哄抢、各类物资供不应求的情况下,各国的GDP也不一定会因为这种萧条而下滑,市场必然会出现供不应求、价格上涨乃至飙升的情况,CPI、GDP等一系列数据在这段特殊的时期内会失真。

在当今世界格局愈发“地球村”的情况下,一个国家所采用的防控方式,也将影响到其它国家的贸易行为,例如我国在停工停产期间,许多外国企业无法从中国进货,计划内的贸易因不可抗力被取消,双方的营收、利润都会受到影响;再例如我国大面积复产复工、有企业接到海外订单正兴冲冲生产之际,忽然接到对方因疫情防控出现停工、员工罢工等不可抗力取消订单,双方都很郁闷。即在全球疫情尚未全部得到控制前,全球产业链中的部分环节会受到重大冲击。

因为长时间停工,许多企业因为无法生产但又有必要支出而倒闭,虽然很无奈,但这并不会成为影响经济的理由。我可以确定,无论疫情是否发生,相当多的企业都会因为各式各样的因素如经营不善、员工不足、融资困难、存货积压、行业竞争、内部不和等问题而倒闭。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这样的状况都大量存在。

还会有大批的有志之士投入到新一轮的创新创业浪潮之中,他们未来会否成功,将取决于未来的各种因素如政策、市场、环境、员工、理念、技术等。无论疫情是否发生,各国都会有一大批新兴企业诞生,其中也都会涌现出未来的巨头企业,虽然都和疫情没有直接关系,但都能在后期被人们强加上这一层具有历史意义的时代背景。

特殊的时间节点可能会对一些特定的国家产生影响。例如全球体育赛事的停摆,门票、广告、衍生品不再产生收入,世界各国体育方面的收入受到严重损失,好在一些重大赛事宣布延期而非取消,举办地得以“止损”。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延期,将使日本承担不小的经济损失,只要全球疫情在延期后内的时间得到有效控制,世界各国和地区代表团都如期参加,日本就需要灵活开动脑筋,想办法通过奥运会的衍生产业如旅游、商务、科技、广告等方式弥补或减少延期的损失。换句话说,只要人活着就有希望,只要人努力干,就能够创造收获。

海外确诊累计超70万人,疫情会不会击垮世界经济?

中期影响不确定

在全球疫情防控取得实质性成效,全球各产业全面复工后,负面的边际效应会逐步递减至零,随后将出现如同报复性的经济增长。经济颓势无法立刻止住,是因为全球产业链中部分破裂的影响还会因蝴蝶效应继续发酵,有企业直至找到替换品来重新打通上下游产业链。即失去合作伙伴的企业找到一家能够提供高度类似服务的新伙伴,将已经断裂的产业链重新整合,恢复到正常的生产经营中。

此次新冠病毒肆虐全球,看似能够给我们带来许多投资机会,实际上大量的投资机会都是浮云,不同产业出现了“虚假的萧条”和“虚假的繁荣”。相信在疫情过去之后,许多虚假的繁荣将消失,大量虚假的萧条会重振,因为这类“繁荣”“萧条”是临时情况,是不可抗力的前提影响而非消费者主动意愿,“全民隔离”期间因生活方式和需求的改变,让消费者暂时被动接受了一种消费习惯。真正能令消费者生活习惯发生改变的,是产业的更新换代能让消费者的生活更加舒适方便。

可以预计,会有以赚快钱为目的的资金进入这种虚假的繁荣,以期待繁荣持续带来新一轮的爆发式增长;也会有资金从虚假的萧条中流出,以躲避萧条带来的损失。预计后期将会出现的是,虚假繁荣行业泡沫的破裂和行业的重新整合,以及虚假萧条行业的价值重现和行业的新一轮强强整合,即各行业在疫情之后都很可能出现来回的“冷热折腾”,最终都归于新一轮的整合。

同样的,全球疫情结束后一段时间,产业前景、资金情绪变化、避险品种转变等不稳定性,可能会令全球经济经历一些波折。待波折平静后,全球经济才会向着大趋势方向行走。

长期无影响

许多负面的影响,主要会集中家庭和个人身上。失去亲人之后的伤痛,治疗之后可能产生的后遗症,都会成为相关人群一辈子的负担,他们永远也忘不了。但对一个国家、一个星球而言,永远忘不了只是挂在嘴边或写在历史里,等到全球疫情稳定一段时间后,便会很快地遗忘掉这段疫情,转为大力发展经济。

相对国家经济、相对全球经济而言,因疫情悲痛万分、家庭破裂的人们,他们的痛苦对经济的影响微乎其微。相信许多国家政府会在疫情结束后强化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会增加医疗以及相关应急物资的储备,会鼓励成立相关的医疗机构,会刺激社会培养更多的医疗人才,这些举措会在一段时间内推动医疗事业的发展。

随着疫情过去后长时间未出现类似紧急事件或大规模事件,相信又会有许多国家认为过度的医疗事业会是一种负担,会减缓或暂停甚至停止应急物资的储备,会不再鼓励建立医疗机构、不再鼓励医务人员培养,行业发展又会回到从前。我虽然只是猜想,但不是毫无逻辑。我国经历了2003年的SARS,理论上有着丰富的经验总结,然而武汉市2020年1中上旬的种种处理方式令人不满;美国在2009年经历了H1N1,理论上有着优越的医疗技术,可在面对新冠病毒时又显得无能为力。

好了伤疤忘了痛,在伤痛远去之后,各国最为关注的依然是如何让自己的GDP变得更加美好,人们的目标依然是努力提高自己的可支配收入。增加投资、扩大内需、扩大出口贸易,这将会成为大多数国家和地区再度驱动经济的传统法宝。考虑到世界各国都在以工业4.0为目标大力发展数字经济,世界未来将会围绕互联网、万物互联等研发、生产,并以此推动各国经济进入高质量、高水平发发展。

不排除依然会有国家继续我行我素、继续贸易保护主义、继续霸权主义,这种野蛮、目光短浅、破坏世界正常贸易秩序的行为,对全球经济的产生的不良影响,要比疫情所造成的不良影响大得多。

(作者系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著有《床头经济学》等书)

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市井财经立场,且不构成投资建议。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国际 » 海外确诊累计超70万人,疫情会不会击垮世界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