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拒戴口罩打人”外籍男已离开西安,从上海出境

刚刚,“拒戴口罩打人”外籍男已离开西安,从上海出境

刚刚,“拒戴口罩打人”外籍男已离开西安,从上海出境

3月29日,一段外籍男子拒戴口罩并且辱骂攻击防疫人员的视频在网上传开,并迅速冲上微博热搜,据网上透露的信息显示,该视频事发西安市南飞鸿广场,外籍男子因未戴口罩被工作人员拦着不让进而突然暴怒,随后男子先是辱骂工作人员,之后又捡起地上的物品用力朝人砸去。

刚刚,“拒戴口罩打人”外籍男已离开西安,从上海出境

当晚,雁塔公安就迅速发布消息,给出了官方回复,事件缘由是“一外籍人士未戴口罩欲进入其租住小区且拒不服从物业人员管理”,而处理结果为“给予其行政处罚,并处限期离境”。

刚刚,“拒戴口罩打人”外籍男已离开西安,从上海出境

为了避免出现“国别歧视”,西安方面并没有公布该男子的国籍。3月31日,此事继续在互联网发酵,微博相关话题阅读量达到3.1亿,根据最新头条新闻,涉事外籍男子在30号晚上的时候乘航班从西安飞到上海,31日从上海出境。

刚刚,“拒戴口罩打人”外籍男已离开西安,从上海出境

刚刚,“拒戴口罩打人”外籍男已离开西安,从上海出境

刚刚,“拒戴口罩打人”外籍男已离开西安,从上海出境

这样的处理结果处理速度自然是大快人心,事件之外,不妨再来探讨一些话题。

不是不懂,是不想

有句老话说得好,人类从历史中获得的唯一教训,就是从来不吸取任何教训。

3月15日,澳大利亚籍华人女梁某妍在返回北京后,不仅不按规定居家隔离,还外出跑步,而且还不戴口罩,态度嚣张大骂防疫人员;3月17日,火遍全网的“跑步女”,被拜耳公司辞退,丢了年薪百万的工作;3月18日,北京市公安局依法注销梁某妍工作类居留许可、限期离境;3月19日,房东解约,跑步女被迫搬走;3月21日,被警方带离小区,其后未再返回。

按照常理来看,“澳籍跑步女”事件才过去没多长时间,针对此话题的讨论声也还未散尽,那些挑战当下中国疫情管控出头鸟的案例也就在眼前,如此特殊时期,还任意妄为的人,不会不知道这种行为所需要付出的代价。

刚刚,“拒戴口罩打人”外籍男已离开西安,从上海出境

尤其是当下严格疫情防控力度,“外籍人士”依然被一视同仁,也从侧面表明此次冲突事件当中的“外籍男子”,并非是刚刚入境全然不知中国疫情防控力度及规则的人。

若要按照这样的逻辑对视频中的经过做一个猜想,最有可能的是此次事件中的外国人,明知自己未戴口罩并不符合要求,但依旧想凭借外国人的身份获得特殊的对待,未果后恼羞成怒(目击者称其身上有明显酒味),而这样恼羞成怒背后最大的心理倚仗,就是过往各类涉及“老外”的事件中,对于外国人的区别对待所让他产生的幻想。

总结为一句话就是,“你不会真的处罚我”。

超国民待遇

关于外国人是否在中国享有“超国民待遇”的讨论,其实早就已经不新鲜了,这一提法最早来自经济领域,很大程度上是“外强中弱”历史格局的产物。

在改革开放早期,中国经济十分弱小,为了发展经济、招商引资,外资进入中国可享受税收等优惠政策,那时就产生了“超国民待遇”的说法和争议,而在随后的时间里,随着经济的和社会的发展,外资企业在经济领域所享受的“超国民待遇”逐渐退场,但在后续诸多社会事件中,个体视角下的对待差异所延伸的话题讨论成了更多人关注的焦点。

2019年,一个外国留学生在福州街头用电动车违规载人,随后在交警与之交涉的过程中因不满处罚,和交警发生肢体冲突的视频在网上热传。

刚刚,“拒戴口罩打人”外籍男已离开西安,从上海出境

在视频的画面中,这名外籍男子在街头一边怒吼,一边多次推搡交警,迫使执法人员离开。

事件中的外国人作为非机动车驾驶人,驾驶电动车载人,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关于道路通行的规定,并且,此人明显有抗拒执法的行为,也同样违反了《治安管理处罚法》的规定,理应受到相应的处罚。

但根据福州公安后续发布的通报显示,该男子是当地某大学国际留学生,经批评教育,已书面悔过,处罚意外的轻微。

客观来看,我国相关法律都明确规定,只要是我国领域内发生的违法犯罪行为,都应适用我国法律,但在法规落地过程中,因为外交领域等多方面的原因,在针对外国人一些并不严重的违法行为时,实际的操作大都从轻。

刚刚,“拒戴口罩打人”外籍男已离开西安,从上海出境

例如去年7月,微博网友爆料称目睹了地铁工作人员“选择性执法”,区别对待国人和外国人,在同车的中国乘客和外国乘客在都违反地铁饮食禁令的情况下,仅中国乘客被罚款,针对舆论南京给出的解释是:执法人员不会说英语。

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这一个个案例,都一点点的放大了部分道德素养较低的外国人遵守中国制度法规的心理安全区,让他们在一次次的在潜意识中,调低在中国破坏规则的成本。

硬核西安

事实上,在“澳籍跑步女”事件发生不久后,针对外籍人士不服管控该如何处置,早有了明确信号。

27日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明确定调,检验检疫和防控措施对中外公民一视同仁,“这既是对中国公民负责,也是对外国公民负责,同时也是对世界疫情防控负责”。

所谓一视同仁,绝不仅仅是指依照法律法规,公平执法,对外籍人士和国内民众采取尺度一致的一体化管辖,还包括在一些具体的政策和管理上,不能有高人一等的“超国民待遇”。

刚刚,“拒戴口罩打人”外籍男已离开西安,从上海出境

一方面,在疫情之下,任何的不公平对待都会瞬间被放大至全社会关注的热点,“澳籍跑步女”以及这次“未戴口罩打人”所引起的全网全社会讨论就可见一斑。

尤为重要的是,在疫情防控已经趋于稳健推进的时期,无论是身处一线的医护人员还是参与其中的每一个普通市民,都在疫情防控工作中贡献了个体力所能及的努力,区别对待只会加剧我们的不公平感,增加“外国人超国民待遇”的反感情绪,也给疫情防线撕开了口子,徒增治理成本。

另一方面,中国社会已经拥有无比通达的信息互联网,类似这样全社会的热点话题会极其自然的与城市标签挂钩,而一旦形成负面舆论的发酵,短期内也很难将标签撕下。

刚刚,“拒戴口罩打人”外籍男已离开西安,从上海出境

刚刚,“拒戴口罩打人”外籍男已离开西安,从上海出境

客观来看,信任的建立需要很长时间,社会对于国人与外国人破坏规则后区别对待的既定印象,也很难通过这两次的事件得到大的改观,但细细想来,西安这次舆情事件所展现出的快速果断的处置,让在整个疫情防控期间表现上佳的我们再次得到了社会的肯定,也让城市形象得到了正向传播。

脚踩哪里的土地,就得遵守哪里的法律,这是最基本的国际共识。疫情防控不分国界所透露出的管理理念,既是对特殊时期的硬性规定,也是在今后的城市管理中,公众希望看到的处置态度,更重要的是要让全社会形成一种风气:平等。

法律顾问 / 宋亚锋 赵文娟

陕西大秦律师事务所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刚刚,“拒戴口罩打人”外籍男已离开西安,从上海出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