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新冠肺炎,中国失去了一位好朋友

亚太日报记者 Melo M. Acuña

编译 道格

近日,菲律宾大学前亚洲研究中心主任Aileen San Pablo Baviera因严重肺炎去世,与新冠肺炎有关。她曾在中国生活近50年,是菲律宾很有名的“中国通”, 去世前曾在法国巴黎军事学院参加会议。

因为新冠肺炎,中国失去了一位好朋友

菲律宾驻华大使何塞·圣地亚哥·罗马纳说,他从20世纪80年代初就认识这位已故学者,当时大使还只是北京大学的学生。

“她深入的学术研究、富有洞察力的著作和精心准备的演讲构成了她有影响力的思想和政策建议,这是一份永远的遗产。”大使在一份声明中说。

他还说,Aileen San Pablo Baviera因其“国际公认的学术成就和对中国研究和亚洲事务问题的客观分析”而被人们铭记。

大使评价她说,她“积极倡导将交往和学术对话作为人文交流和‘第二轨道’或非政府外交的一部分”。

“2013年,菲律宾和中国之间的官方关系在黄岩岛对峙之后恶化,她邀请我参加她的学术代表团访问中国,我们坦诚友好地,与中国研究人员讨论这些争议问题和可能的解决方法。”大使回忆道。

曾任CNN何时代周刊北京分社社长的Jaime Flor Cruz称Aileen San Pablo Bavier是一位“优秀的政治科学家和安全分析师,一位受人尊敬的教授和受人爱戴的导师。”

因为新冠肺炎,中国失去了一位好朋友

他将这位已故的学者描述为“崭露头角的中国学者”。他说,20世纪80年代初,他们是北京大学的同学。虽然他们有不同的课程或项目,但他们经常在课后见面,分享经验和见解。

他回忆说,Aileen San Pablo Bavier教授是菲律宾大学派来研究汉语和国际政治的政府学者。

“她很好地适应了那个时期相对简朴的学生生活,我们洗衣服,在食堂吃饭,那里的食物很丰富,但很简单。”

他说,这位“中国通”对中国有着强烈的好奇心,她勤奋地做功课,进行采访,尽可能多地旅行。

“作为一名学者,她在研究中严谨而又谦逊,承认自己不知道或不理解的东西,一心一意地寻找答案。”Jaime Flor Cruz补充说。他说,在北京大学的这段经历让她对中国有了一个清晰的“视角”,引导她成为一名中国观察家。每当她分析中国正在发生的事情,以及这些事情如何影响全球事务时,她都能看出其中的复杂性和细微差别,但她也会把中国的利益放在心上。

Jaime Flor Cruz说,这就是为什么决策者和记者会向她寻求有关中国和国际研究问题的评论、背景和细微差别。

“我们在菲律宾失去了一个中国研究的支柱。 我们失去了北京大学留学生校友会的一位坚定的成员,”Jaime Flor Cruz总结道,是他创立了校友会。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北京分社社长Ericson Baculinao说,他认识Aileen San Pablo Bavier是在80年代初上北京大学的时候。

因为新冠肺炎,中国失去了一位好朋友

他说,Aileen San Pablo Bavier对这个“变化中的中国”的方方面面以及相关的历史背景充满热情和好奇。

他回忆说:“那时我们已经在中国生活了十年,并与她分享了我们在中国积累的观察,这些观察既反映了我们对中国的理解,也反映了我们在工厂和农场与中国人互动的经验,即使那时我们还不知道中国研究将成为她的终身事业。”

Lucio Blanco Pitlo II博士是Aileen San Pablo Bavier创立的“亚太进步之路”(Asia Pacific Pathways to Progress)的研究院。他说,她是一位“伟大的学者、导师和榜样”。

在她的论文“20世纪菲律宾-中国关系:历史与战略”中指出,早期的菲律宾王国与中国之间的关系是“丰富多彩的”,因为中国的消息来源称,郑和的军队于1409年在苏禄登陆。据记载,1417年,东苏丹国王帕度卡·巴塔拉率领穆斯林代表团访问中国,并与皇帝成为朋友。

这位老国王死后葬在山东德州,在那里他的后代继续信奉伊斯兰教,并与中国的回族建立了紧密联系。

Aileen San Pablo Bavier说,菲律宾的马科斯总统在1967年开始探索向社会主义国家开放的想法,“表面上是出于扩大贸易伙伴以减少对传统市场的依赖的考虑,但也是出于安全方面的考虑”。

“我们必须准备与共产主义中国共存。”据报道,马科斯总统在1969年1月发表国情咨文时曾这样说,正如Aileen San Pablo Bavier教授在她的文章中所写的那样。她还写道,这份声明“很明显,与北京的友好关系并非来自马尼拉方面在意识形态上的改变,而是出于纯粹的现实考虑。”

她在1978年将中国经济发展战略方向的“战略转变”归功于邓小平。她写道:“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政策打开了中国对外贸易和投资的大门,在那一刻,中国果断地向世界其他国家敞开了友好的大门。”

她从1975-1995年菲律宾的角度描述了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关系,“在政治层面上是友好的,在文化和人文方面是热情的,但在经济目标上成就有限。”

考虑近几年的关系起起伏伏,Aileen San Pablo Bavier曾表示,对中国的恐惧来自一种夸大的威胁,“被过于富有想象力的媒体煽动起来,试图否定与中华人民共和国25年的友好关系和一千多年的民间交往。”

好在如今中菲关系改善,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最近在回答:“中俄能给菲律宾什么美国无法给予的东西?”的问题时说:“没什么,除了他们尊重我们的主权,因为美国一直都把我们当作是附属国,在菲律宾的历史上美国曾经占领了50年,在我们独立之前,他们就从中赚到盆满钵满,为此历史上我们不惜与之一战。”

“所以如果菲律宾不能从美国那里得到应该得到的尊重,我们可以从中俄政府那里得到。”杜特尔特说。

(来源:亚太日报APD News)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国际 » 因为新冠肺炎,中国失去了一位好朋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