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外贸人疾呼:2020年外贸行业真惨,再不救就迟了

口述:陆先生(外贸公司业务经理)

3月18日,我组了一个100多人的聊天群,这个群里的人都是我提供外贸综合服务的客户。

这个群里,大多数人最近晚上睡不着觉。凌晨2点,还有人在说睡不着。

我做外贸服务业务15年多,公司有外贸综合服务业务,也有自营产品出口业务。

从改革开放到现在,包括2008年金融危机,外贸行业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系统性的、全面取消订单的情况。

真的好惨!

2020年外贸行业最惨,没有之一

疫情对全世界经济的破坏度是全面的、彻底的。

原以为国内疫情控制住,就可以安心复工,回归正轨,谁也没想到,疫情不休息,它跑完上半场,还要来个下半场。

大家都说,2020年外贸行业是最惨的,没有之一。

现在全球疫情越来越严重,很多国家封城的封城,封国的封国。

欧美的许多公司,他们的融资杠杆比例很高,都是重资产,很多连锁超市、门店,从商铺到货款都是通过借贷方式来运转的,在这样的情况下,一个月不营业,两个月不营业,他们面临的现实问题就是会不会破产。

一个外贸人疾呼:2020年外贸行业真惨,再不救就迟了

这个时候,他们真的也很难。

无论订单处于什么阶段,客气的他们会说,要么先放一放,停一停,一些强势的客户,就直接取消订单。

我服务的很多客户,就这样被取消了订单。

现在连邮件都不敢收,担心又是取消订单

2月份,国内疫情严重时,我们怕中国的产品在国际市场上没有立足之地,就拼命证明给人家看,我们这边很好啊,你看我们政府是强有力的,我们疫情控制得很好,我们马上就能够复工复产了。

复工复产了,我们继续拼命证明给人家看,你看我多健康啊,我多有活力啊。

其实我们内心很虚啊,好不容易顶着压力背着责任,许多工厂机器转起来了,可因为各地疫情的影响,工人不能全部到岗,我们还不能完全恢复以前的生产,客人要的订单还是不能尽快送到客人手中。

3月份,我们喜洋洋打开门,迎客,可是客人没有来。

我们不停地跟客人确认,你们的货什么时候要,你们的订单什么时候来?结果客人说,现在我好惨。

现在我们连邮件都不敢收,因为很可能又是来说哪个订单取消了,都很慌。

转产防疫物资可行吗?许多订单根本难以落地

现在全世界紧缺的是防疫物资,口罩、防护服、消毒液。

全世界都在向我们买口罩,买其它防疫用品,造成我们整个外贸行业,感觉全民都在做防疫用品,但实际上大家都是不专业的。

从外贸的角度来讲,我们确实可以做点防疫用品,但是,由于欧美,以及欧盟之间的清关入关的一些限制,导致许多订单都在天上飘,落不了地,到不了客人手里。

就拿货运来说吧。我们要把货运到国外,最常见的是海运和空运。

一个外贸人疾呼:2020年外贸行业真惨,再不救就迟了

运输防疫物资,海运周期长,不现实。山高水远,等你千辛万苦把口罩运过去了,人家那边疫情可能已经控制住了。

而空运又不可控。

国际货运业务基本都是通过国际客运航班带货加货机包机,现在绝大部分客运航班停掉了,空运的整体运力在垂直下降。

还有,即使货进了欧洲,你也不一定能送到客人手上。

欧盟有申根条约,各个国家通行没有限制,但是疫情来了,各国边境开始到处设卡。许多航线也停掉了,比如意大利的东西,我们可能要运到比利时,或者运到德国,然后再转到意大利,中间要经过别的国家,每个国家都有它的过境条件,你拿出来的货物,很可能就被别的国家“截胡”了。

随着疫情越来越严重,欧洲国家的货运司机紧缺,路也很堵,要想把货运到客人手上,真的是千辛万苦,很不容易。

而如果你货到不了客人手上,等于贸易环节没完成,那就是一锤子买卖,不能形成贸易链。

外销转内销行不行?想得美!

有人说,做不成外销,我们做内销,你想得美啊。

外销转内销仅仅是理论上一个美好的假设。

外贸的产品和营销手法都和内销不一样。

外销有很多贸易的工具,比如支付上的工具,中信保,包括政府配套的一些,还有成熟的世界物流,都是对我们整个贸易链的保障。世界贸易的整个信用体系是比较成熟完备的。

在国内做生意,大多数要放账,要给客户垫款,到了年底收钱还不知道能不能收回。

现在通过国内的一些支付平台也能实现有信用的支付,但这也仅仅限于网上电商。

传统的内销市场,靠的是另外一套信用体系,而这套信用体系相较国际贸易还不是很完善,所以往往做过外销的都不愿意做内销,理念也没有那么快转过来。

当然,如果全球疫情一直控制不住,许多人确实会考虑转内销,尤其是跟网上的,包括跟一些直播平台结合,但怎么在国内开发市场,转换没这么快。

可是,就算做外贸的愿意转内销了,我们的经济体量有这么大吗?

拉动整个国民经济俗话说有三驾马车:投资、消费、出口。

我们当然也希望把内需市场搞得非常繁荣,然后把整个经济的体量搞大,但实际上这个过程很漫长。尤其是我们老百姓本身的可支配收入,并没有达到那个层次。

再说了,我们中国的经济体量再大,也没有全球的大。

中国人长期以来养成的消费观念,也让我们不敢轻易这么做,何况每个家庭都有房贷要还,有子女要教育。

我也想消费,可是我没有票子,我怎么消费?我也想救市,可我力量太渺小,怎么救?

疫情过后,大家的购买力肯定没以前那么强,再加上许多产品都是季节性的,或者说是一些快时尚的产品,你过了这个节点,就失去了销售时机。

一个外贸人疾呼:2020年外贸行业真惨,再不救就迟了

现在政府也在推出很多政策促进消费,比如杭州拿出16.8亿消费券发给在杭人员,这当然是好事,但并不是长久之计。

关键还是,政府给老百姓托底的就业、医疗、社会福利和退休保障制度,还不足以让老百姓可以放心地放开消费。

外贸行业非常脆弱,再不救就迟了!

通过这次疫情,我切实感受到外贸这个行业是非常脆弱的。

我们目前最需要救的是做实体经济的企业,他们辛辛苦苦养了这么多工人,如果不救,那社会就容易出现问题。

也只有这些实体经济才是解决就业的主力军,只有他们立稳了,我们的经济才能形成一个良性循环。

像我们做外贸的,我们从国外拿进来一个订单,几十万几百万,或者一年千把万,那么我们就可能解决七八十个人的就业,这七八十个人的背后就是七八十个家庭。

从这个角度来讲,我觉得政府通过这次的疫情,会更多地为我们这些实体经济,出台一些能够落地的实实在在的政策。

一个外贸人疾呼:2020年外贸行业真惨,再不救就迟了

事实上政府也已经在不断出台助企惠民政策,比如提高出口退税率、减免企业社保,等等。

像我们这些做实业的,可能更关心与业务息息相关的一些细枝末节的政策。

目前政策层面所制定的一些政策和措施可能是宏观的,更长久性的,但是反映在我们这些小的实体经济,传导到我们的时候,很可能已经迟了。

你翻山越岭的来,我也知道你是爱我的,可等你到我身边,我已经没法救了,或者已经熬过去了。

政府不要担心税收减少,流失也是百姓得利

我们思想要更开放一点,不要担心税收流失或减少,其实非常时期,流失也好,减少也好,都是惠民的,都是在我们自己的土地上,都是百姓得利。

比如原来4月15日要开的春季广交会,现在已经正式推迟,但推迟到哪一天没有说。

实际上,具体到我们去参加广交会的人,大家都希望迟点开。

广交会是一个全球性展会,来的买家全都是境外的客人。在这样一种状况下,老外会不会来,有没有航班来,或者说,来了之后他们要不要隔离,都很成问题。

摊位就那么大点地方,就算老外来了,你能不能跟他密切、细致地去谈产品、谈价格,也是很现实的问题。

一个外贸人疾呼:2020年外贸行业真惨,再不救就迟了

在一些实实在在的政策上,我们私下里想,可不可以把后面两届广交会的参展费大部分免掉?

还有就是增值税的税率,国家确实也在出台政策降低税率,但还可不可以再进一步的改革?

比如,可以用来抵扣的税项,除了采购原料,买设备,包括买一些固定资产等可以抵扣,人工成本是不是也可以抵扣?

许多劳动密集型行业更大的一块成本,就是用工成本。在现在这样残酷的形势下,可不可以搞一些试点,把人工成本也作为增值税部分进项抵扣?

具体操作的话,可以用社保来作为监控指标,这样也能鼓励企业积极缴纳社保,社保的盘子也能做大。可以说你这里失去了一块,那头得到了更大的一块,未尝不可。

总之,政府可以再给贸易松松绑,腾出更多精力投身于公共卫生、医疗、就业、脱贫、养老等基础性的社会托底领域。

这样的话,对我们这些搞实体、搞贸易、搞双创的人能够有一个更大的市场空间,整个市场整个经济才能够慢慢地恢复起来。

不妨利用强大外汇储备,维持汇率在适当区间

还有一个非常直接的措施就是汇率“维稳”。

现在国际上除了美元是强势,其他的货币几乎都在贬值,国际货币贬值,就意味着你进来的东西成本在增加。人家老外买你的东西,按之前的合同付钱,货到了他手里,成本就增加了,从这一点上来说,他也会想方设法取消订单。

改革开放40年,我们创造了这么多外汇,积累了这么多外汇储备,

上世纪80年代初期,我们的外汇储备可能只有几十亿美元,后来最高有4万亿美元。

这主要还是我们这些外贸人,一个订单一个订单做,一千美金、两千美金、几万美金积累起来的。

一个外贸人疾呼:2020年外贸行业真惨,再不救就迟了

所以,能不能利用我们的外汇储备优势,把我们人民币汇率保持在一个相对比较稳定的区间范围内?

金融市场要开放,我们的资本市场也要走向市场,汇率要随着市场波动,理论上这么说没毛病,但是不同的时期就要有不同的政策去对待它。

假设我们跟人家签的出口合同是10美元的生意,签的时候汇率是7,如果汇率急剧波动,等收到货款,汇率变成了6,这就意味着,我们拿进来的10美元,本来是70元人民币,现在只有60元人民币了。

这样剧烈的动荡,会让整个外贸行业失去利润,也会失去订单。

虽然我们也有很多金融工具可以锁定或对冲汇率波动,但面对突发疫情,又有多少人能够未卜先知?何况金融工具也有做反的可能。

如果政府能通过外汇储备,想办法把汇率稳定在一个合理的区间范围内,做外贸的就会心里有底,跟老外谈再大的单也不会怕。

做生意的人都喜欢锁定成本,图个心安。进口生意也一样。

当然,这也只是在当前这种特殊的形势下,我们可以充分发挥一下外汇储备体量大的优势,让人民币的汇率维持在一个适当的区间内,有一点波动不怕,但不要惊涛骇浪。

我们做外贸的人,无论从哪方面来说,最盼望的是全球疫情尽快控制住,不然这将是全球的灾难,将会是整个经济、社会和文明的倒退。

我们已经如此繁荣,又怎么能再退回十八、十九世纪的农业时代?

整理/蔷薇

编辑/孤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财经 » 一个外贸人疾呼:2020年外贸行业真惨,再不救就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