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摩斯之剑”仍然高悬:中国新冠疫情二次爆发将是大概率事件

“达摩斯之剑”仍然高悬:中国新冠疫情二次爆发将是大概率事件

一个月前,世界卫生组织(WHO)派出了国际考察组奔赴中国,实地调研新冠病毒疫情,希望快速掌握第一手资料的同时,与中国一起交流疫情防控和救急医疗等问题。

考察组负责人是布鲁斯·艾尔沃德博士(Dr. Bruce Aylward)。很多人在CCTV新闻发布会上观看了他详实讲述了考察团的所见所闻。

艾尔沃德博士说“他亲眼目睹了中国为抗击新冠病毒所做出的巨大努力和坚决措施”。

艾尔沃德博士在抗击小儿麻痹症,埃博拉疫情等国际公共卫生和传染病领域拥有近30年丰富经验。现在他又把全部时间和精力投入到阻击新冠病毒疫情上了。艾尔沃德博士是WHO总干事谭德塞博士的高级资深顾问。

以下是对博士的采访:

Q: 是否有理由担心中国会出现第二波感染?

A: 绝对可能。中国对此也非常关注。

我上次在中国考察疫情时让我感到令人震惊的事情之一,与西方国家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当我和省长、市长交流时,询问他们那里的病例人数已经直线下降了,甚至已经趋于个位数,我问“你们现在在做什么?” 他们回答说“我们正在扩建病床,购买呼吸机;做好准备。

我们不认为这种病毒会消失,我们希望尽快恢复社会的正常运行,经济的正常运行,公共卫生和医疗系统的正常运行。我们不希望再次陷入刚刚过去的窘况”。

无独有偶,国内外很多专家都有这个观点。

今天科技日报报道中国的防疫专家钟南山院士与张文宏医生也是对二次传染敲响了警钟。

3月25日的中欧抗疫视频会上,钟南山院士表示:

在全球疫情的背景下,为防止第二波高峰,仍应保持现有的防控措施,同时严格外防输入。

科技日报3月27日联系了张文宏教授,张文宏教授回应:

“保持警惕,防控措施要紧,但是方向与第一阶段有不同。”

有人认为严防输入就安全了,比如实施境外航班乘客全部隔离等措施就可高枕无忧,但相关专家表示仍存在可能的内生风险。

根据采访美国堪萨斯大学医学院教授董亚峰:“只需严防输入”的观点是片面的。目前疫情防控确实是要重点防控“输入型病例”,但二次疫情复发仍然可能由以下情况的国内患者引发:

1)治愈患者病毒转阳:这类病例之前已经有过报道。

2)假阴性病人:由于核酸技术敏感性不够,导致没有检测出来,其实体内还残留着病毒,等体内免疫力下降后,病毒又开始大量复制,从而成为病毒携带和传播者。

3)无症状病毒携带者:已经证实新冠病毒的携带者有不发病,没有任何高烧、肺炎等临床症状的,这些人不排除可能存在。

4)全新的新冠病毒患者:由于目前的病毒溯源工作还没有定论,由于没有找到新冠病毒的起源、中间宿主,理论上不排除再次形成新的病毒携带人或人群。

人类对新冠病毒知之甚少,“达摩斯之剑”仍然高悬!

“对这个新的病毒性疾病还有很多不认识的地方,还在逐渐积累经验,通过各种研究、临床观察,希望通过大量的数据观察、研究工作,能够逐渐认识新冠病毒的整体特点。”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感染科主任医师王贵强说。

例如在对病毒传播途径的认知方面,钟南山此前接受采访时表示,最开始以为新冠病毒是经飞沫传播、接触传播,后来发现在粪便和尿液中也能够分离出来,对它的潜伏期、发病特症等都是在逐步的认识中。可见,人类尚未做到“知己知彼”,仍有一把“达摩斯之剑”高悬,因此不能放松警惕。

那么“达摩斯之剑”什么时候才能消失,如何才能恢复自由生活?

美国堪萨斯大学医学院教授董亚峰讲到:

“理论上讲,只有找到治疗新冠病毒的特效药,或有效的新冠病毒疫苗研制成功才能恢复自由的生活状态。”

中国会不会爆发二次疫情呢?

从现在情况看,非常危险,中国一系列的组合让二次疫情爆发的概率越来越高。

一、 各自为政的入境隔离政策

“达摩斯之剑”仍然高悬:中国新冠疫情二次爆发将是大概率事件

中国各地的入境隔离政策,都是当地制订执行的。上海市卫建委就可以规定谁是重点国家,谁不是重点国家。

而上海市卫建委的标准是各国公布的病例数。这个标准对发达国家有效,对发展中国家来说,它们根本连检测能力都很弱,检测数非常少,这个公布数字没有任何意义。

对于,非重点地区,上海一直到3月22日,才要测核酸,之前都是体温一量,流行病一调查就过了。

上海、广州……入境口岸都放走了大量无症状感染者。广州的传染病例,就是广州当时认定的非重点国家,体温正常,自由活动,在广州传播病毒的。

各自为政还有一个问题,是口岸对自己城市管理的好一点,对转机转车管理的送。

陕西发现一个病例是广州入境的,一个病例是上海入境的,甘肃发现一个病例是上海入境的,青岛发现一个病例是北京入境的……。

比较有代表性的是邢台下车的病例,他从沈阳入境,先坐飞机从沈阳飞到北京,然后从北京坐火车到邢台被找到,带下火车。

期间在北京停留了整整一天,在北京机场、火车站,出租车上活动。

而北京的防疫对这个人一无所知。

就是说,由于口岸入境隔离失败,没有做到全部人员入境就地隔离,而是放走了一批非重点国家的。

对所有转机转车的自由放纵,允许其乘坐飞机高铁出租车。

造成了疫情在中国二次爆发的源头传染源。

二、 健康码互认的隐患

为了加快省际人员流动,国家要求各地互认健康码,只要是低风险地区健康码是绿色,就不用隔离了。

这个措施本来没有问题,但是因为口岸管理不严格,让非重点国家的无症状感染者自由行动,让所有国家转机转车的无症状感染者自由行动。

这就造成了健康码不健康的问题。

一个人在上海有健康码,是健康的,但是他要去济南,只要是乘坐高铁、飞机、出租车、公交车,他就有机会同转机、转车、乘坐出租车、公交车的境外病毒携带者同行。

如果在交通工具上被感染,这个持有健康码,不用隔离,自由行动的人,就会成为超级传染者。

一直到他发病入院以前,整个潜伏期,他可以在承认健康码互认的城市中自由传播。

如果健康码不互认,这个人到了济南还是要隔离14天,就会在隔离期暴露,病毒就传播不开。

所以,交通工具传播和健康码互认制度是中国疫情二次爆发的扩大器。

三、 摘口罩,外出吃饭的问题

对于新冠病毒来说,主要的传播途径是飞沫传播。而且它的传染力非常强大。

由于在入境检疫漏了传染源,又靠交通工具感染和健康码互认把传染源感染的国内人员大量引入城市。

这个时候,以口罩、不聚集为重要防御点的城市扩散防御,就很重要了。

如果,所有人戴口罩,不聚餐。那么发病的就是境外病毒携带者,交通工具被传染的绿色码中国人,以及他们的亲密接触者。

一个城市引入10个传染源,最后传播数量级可能就是几十个,几百个,发现后可以控制,是个问题,但是问题不大。

而目前一些地区在提倡摘口罩聚餐,那就会引发大量的本地社区传播,类似于2019年12月的武汉。

摘口罩,大量聚集的城市,也引入10个传染源,等到发现的时候,就是传播几千个,几万个,已经到了不封城不能控制传播的时候了。

这个时候,就不是一个武汉加油了,而是全国多个城市要一起加油。

所以,口罩和堂食,是一个城市小规模爆发和大规模爆发的区别。

“达摩斯之剑”仍然高悬:中国新冠疫情二次爆发将是大概率事件

高度重视“防治无症状感染者”。

“达摩斯之剑”仍然高悬:中国新冠疫情二次爆发将是大概率事件

总理3月26日主持召开中央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会议时强调:高度重视“防治无症状感染者”。

会上指出,疫情发生之初,我们集中主要精力救治新冠病毒有症状感染者,尤其是重症和危重症病人。现在要持续巩固国内疫情防控阶段性成果,在全力救治重症和危重症病人、做好社区防控的同时,高度重视“防治无症状感染者”等群众日益关注的问题。

目前政府已经注意到此类问题,加强各种措施也已经加强防范。国家建立整体数据中心系统,将出行数据、感染数据、检测场所数据、收治场所数据、诊疗机构数据统一收集、指挥、调度,实现“一旦发现、秒级反应”的健康码系统的2.0版本。

实现精准隔离防控,就是通过对感染者实现最大的精准,以换取普通公众最大的自由。

但是,我们民众还是不能掉以轻心,少给国家造成麻烦。

文章转载自于 :小北财经,文章不代表本媒体观点,如文章或文中图片等涉及版权,请及时联系本媒体删除。

技术编辑:黄碧辰

责任编辑:陈姗

审核:付必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达摩斯之剑”仍然高悬:中国新冠疫情二次爆发将是大概率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