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官员,因疫情自杀

文/潮哥

有的人为保官帽,可以牺牲一切人的利益,甚至别人的生命,而有的人,在没有保护好人民利益面前,甘愿以死谢罪。

今天微博热搜之一的新闻,是德国一个州的财政部长因疫情压力而自杀。

这些官员,因疫情自杀

据德国媒体披露,当地时间28日,德国黑森州财政部长舍费尔被发现死于铁轨旁。警方调查后认定这是一起自杀。

虽然死因仍在调查之中,其自杀时留下的一封信也尚未公布。

但黑森州州长布菲耶29日表示,舍费尔的死与新冠肺炎疫情有关。布菲耶称,舍费尔担忧无法满足当地民众的巨大期望,尤其在财政方面。布菲耶认为,巨大的精神压力压垮了舍费尔。

这些官员,因疫情自杀

黑森州位于德国中部,是德国第五大联邦州,相当于中国的河南省。州财政部部长,相当于我们的省财政厅厅长。

舍费尔是颇受当地民众欢迎且备受尊敬的政治人物,平时工作兢兢业业、焚膏继晷,在位已经十年,各界长久以来看好他可能成为布菲耶的接班人。

舍费尔从小在登科普夫长大,就读于拉恩谷学校,直到1985年高中毕业在当地一家储蓄银行担任银行职员后,他在马尔堡的菲利普斯大学学习法律。1997年,他通过了第二次州考试,从1995年到1998年,舍费尔在马尔堡的德国员工学院担任私法和公法讲师。

1999年,入职黑森州。2009年被任命为黑森州财政部国务卿,2010年升任为该州的财政部长。

从履历来看,费舍尔几乎是将他全部的青春热血献给了黑森州。他本人也颇受当地人民尊敬、爱戴,口碑极佳。

直到3月25日,舍费尔还在新闻发布会中提到,将再增加10亿援助基金,从下周起尽快实施经济援助计划。

但最终却因为无法达到人们对经济的期望,而内疚自杀。

世界不乏性格刚强之人。

无论是按照中国的评判标准,还是德国的价值观来看,相比于一些没皮没脸,把官帽看得比百姓性命还要重要的人来说,舍费尔是一合格的、受人尊敬的父母官。

但好人不长命,最终因为内疚而自杀。

因没法给人民交差而自杀。更为重要的是,这种做不到并非是他个人之过,而是疫情肆虐之过。

据德国疾控机构罗伯特·科赫研究所29日上午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当天零时,德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52547例,较前一日新增3965例,累计死亡病例389例。

而到今天,这个数字已增加至62095人,较昨天增长了近一万人。目前,德国累计确诊病例位列海外地区第四位。

这些官员,因疫情自杀

受疫情冲击,全球金融市场屡屡熔断,美国已经熔断了四次。德国方面,DAX证券指数在一个月内已经下跌了创纪录的40%。

本就羸弱的德国经济增速,将面临雪上加霜局面。

2019年,德国GDP增长率只有0.6%,创下6年来新低的德国来说,目前经济形势尤为严峻。

专家预计,由于新冠肺炎影响,今年德国经济,尤其是在第二季度会非常疲软。德国经济研究所(IfW)预测2020年德国经济将陷入衰退,GDP将下滑1.5%。这还是乐观估计。

经济形势如此之差,德国的财政紧张程度可想而知。

为此,德国在23日已经通过了一项史无前例的、规模超过7500亿欧元的巨额经济纾困计划,其中包括“举债”追加总额为1560亿欧元的补充预算。德国此举也意味着放弃已连续实现6年的联邦预算零赤字目标。

但疫情不同于经济危机,不是靠刺激就能收效的。

此外,根据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实时统计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3月30日07时40分,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突破72万例,总数达720117人。

美国顶级传染病专家、有“抗疫队长”之称的安东尼·福奇在CNN一档节目中,甚至预测美国因疫情最终的死亡人数可能达到20万。

他表示,10万到20万是可能出现的死亡病例,而美国感染病例总数应该会有数百万。

欧洲方面,也仍没有看到见顶的征兆。全球经济震荡,难保不会有更多官员赴舍费尔的后尘。

事实上,在舍费尔之前,其他国家也有一些官员因为内心觉得对不起百姓,以死谢罪。

据NHK报道,2月1日上午,在日本埼玉县一处安置武汉返日人员的临时居住地,一名男性跳楼自杀身亡。经确认,死者37岁,是负责安排武汉撤侨事宜的内阁官房职员。

这些官员,因疫情自杀

据了解,该官员当时负责从武汉撤侨事宜,总共接回了近600人。

而从武汉乘坐包机返回日本的人中有8人被确诊感染新冠病毒,导致日本本土出现了许多感染者,被国内民众抨击。

该官员可能是心里压力太大,觉得对不起日本民众,自认为给国民带来了灾难,感到内疚而自杀谢罪。

日本有些民众对此表示很遗憾,也表示理解。毕竟把日侨从武汉接回来,看起来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实际上与中国的沟通与对接,还有各种各样的不同的事情需要处理,完全是不可想象的工作压力。

这些官员,从一开始就背负着很大压力,去拯救日本国民。即便是这样,没有任何一个人去赞赏他们。与其说是内疚,不如说是寒心而死。

二十几天后的2月25日,韩国法务部一名30多岁的官员,于当日凌晨在首尔跳江自杀,他生前负责防疫防控工作。

韩媒猜测,该官员自杀与防疫有关。

在如今疫情全球肆孽的背景下,这些以死谢罪的官员,可谓是有责任,有担当,有骨气,令人尊敬、钦佩。

或许是文化原因之故,日韩向来盛产这类有骨气、有担当的官员。

比如2008年日本三笠食品的社长,因为其公司出现了含农药过量的大米,被其他公司加工成酒,出口至海外,而内疚不已,选择了自杀谢罪。

2011年,日本北海道铁道公司社长中岛尚俊因为其管辖的高铁起火,导致36人遇难,歉疚不已,留下十多封致歉信后自杀。

韩国也一样。2014年,韩国京畿道城南市一名地方官员因为一起演出场地的重大坍塌事故而引咎自杀。在这起坍塌事故中,有16人死亡,11人受伤。

各国多一些这类官员,各国民众会多一分福祉。他们有为国为民之心,如果还活着,往后肯定会做更多为百姓谋福祉的事情。

那些贪污腐败,在重大工程上贪污导致工程垮塌压死民众的人,那些搜刮民脂民膏的害群之马,看到这些人的行为,是否会汗颜?

大概率不会,估计只会笑这些死者愚蠢。价值观不同,对错就不一样。

但民众心中会有一杆秤。虽然世道多半是,“为善的,受贫穷,更命短;造恶的,享富贵,又寿延。”

好人或许不长命,但会被后人孜孜不倦地称道。而那些中饱私囊之辈,危害民众的人,历史之笔自会讨伐。

君不见,岳飞坟墓之前,秦桧的石像至今长跪不起。

另外再多说一句,2020年,是全世界的灾难之年。历史似乎遵循着一定的轮回规律,因为从历史发展来看,今年好像在走80年前的老路。

网上已经有人总结出了一个有趣的段子:

这些官员,因疫情自杀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国际 » 这些官员,因疫情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