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建言|王小鲁:疫情对经济的影响及应对考虑

中国智库

智库建言|王小鲁:疫情对经济的影响及应对考虑

文|王小鲁

疫情之前,经济增长持续面临下行压力。疫情更带来了巨大冲击。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数据,一二月份经济已呈大幅度负增长,虽然国内疫情已出现缓解,但危机期间部分产业供应链断裂、居民收入和消费下降、投资下降,仍将对经济产生持续的负影响。在估计这些影响因素时,还要考虑到乘数效应的放大作用。此外,世界疫情正处在大面积爆发期,多家专业机构预测2020年欧美和全球经济将进入衰退,经济负增长,有可能爆发大萧条。世界经济将进一步对中国经济产生影响。预计2020年经济在排除统计水分后很可能为负增长,不排除进入萧条的可能性。

面对这种情况,需要如何应对?以下看法供参考:

宏观管理需做出应急改变。停止增长率考核,转向危机应对模式。以解困政策代替刺激政策,以民生优先代替投资优先,社会安全第一,不以保增长为目标。这同时也是一个统计挤干净水分,回归统计真实性客观性的契机。

预计近期将有相当大量的中小微企业倒闭。失业增加,居民收入消费下降,农村居民务工收入大幅减少,经济会受重创。面对这种情况,如果用大规模政府投资和大水漫灌式的货币宽松来应对,不仅远水不救近火,而且会挤占有效资源,不利于大多数现有企业解困和困难人群救助,并留下结构失衡加剧的后患。

当前迫切需要的是紧急救援。救活更多企业,恢复市场活力,复苏就多一份希望。减少一批失业和困难人群,促进收入和消费回升,经济就多一份拉动力量。有限的财政和金融资源应首先用来帮助企业解困,防止资金链断裂,纾解三角债,降低税费和利息负担。失业保险金需要及时发放到位,包括失业返乡的农民工在内。对未纳入社保的失业和困难人群,要进行大范围紧急救济。对受疫情影响的商家和租房户实行紧急保护措施,一定期限内豁免租金,禁止业主驱赶,政府对困难业主给予一定补偿。

财政大幅度增支减收已经不可避免。各地政府已有的投资计划规模巨大,会占用大量财政金融资源,对已经面临困难的现有企业产生挤出效应,需紧急叫停,进行严格筛选。除少数经济社会意义重大的政府投资项目应照常进行,其他非急需、尚未开工,或虽已开工但尚未发生重大投入的项目均应下马或暂停。近期媒体讨论较多的“新基建”项目也需要慎重分析,其中属于政府投资部分,除确有长远重大意义和近期紧迫性者外,不应单纯为拉动增长而仓促上马。政府鼓励、民间投资部分,凡涉及政府优惠政策,也应慎重分析。

财政政策可首先考虑把减免税政策扩大到所有中小微企业并延长期限,给困难企业提供贷款贴息,对遇到困难的大企业也需要有相应的帮助措施。对失业和困难人群提供紧急救助,重点救援未被社保覆盖的失业人群和因疫病受困的家庭。

第二是考虑一批能尽快带动就业、社会效益好的以工代赈项目和劳动密集型投资项目。可以社会招标,公助民办,不必都由政府投资。

第三要尽快完善社保对农民工的覆盖,扩大保障房建设,把新城镇居民纳入保障房覆盖范围,促进城乡转移人口市民化,促进消费回升。

所有政府救援项目都要完全向社会公开,接受公众监督,防止营私舞弊。

货币政策要在一定期限内有针对性地适度放宽,银行放松银根集中用于企业解困,增加流动资金贷款,提供纾解三角债专项贷款,减免利息,压缩中长期和大项目投资贷款,避免挤占现有企业需要的信贷资金,造成资源错配。

货币政策绝不能搞大水漫灌,不和美国搞放水比赛,否则后患无穷。美国放水由全世界买单,中国放水由国内老百姓买单。学不起,不能学。

作者为国民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

文章来源:网易财经

|相关荐书|

智库建言|王小鲁:疫情对经济的影响及应对考虑

《中国:增长与发展的路径选择》

王小鲁 著

中国发展出版社2018年6月出版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财经 » 智库建言|王小鲁:疫情对经济的影响及应对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