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脑补的大脑,原来“戏”这么多

你有没有过这样的经历,盯着一个字看久了,这个字就会变得越来越扭曲,到最后都不认识这个字了。像这个字,你盯着看一会儿,是不是越看越像一张脸?

喜欢脑补的大脑,原来“戏”这么多

换个字再挑战一下,这个字原本很常见,但看着看着,是不是越来越陌生,甚至....看着像是一只小龟: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喜欢脑补的大脑,原来“戏”这么多

一个字盯久了不认识,是大脑在偷懒

网上有“一个字盯久了就不认识了”的话题,参与讨论的人也不少。还有人表示不光是盯久了,一个字写久了也会有出现相同的感觉:

不光我们,和我们有着相似语言符号的日本网友们,也纷纷点头赞同。

喜欢脑补的大脑,原来“戏”这么多

甚至在《名侦探柯南》里,还有犯人利用这种情况完成了一次谋杀。柯南为了解释疑犯的手法,让毛利大叔盯着一个“若”字看了许久,然后马上让毛利大叔写下这个字。

不仅仅是汉字和日文,同类的现象在其他语言国家也经常出现。

其实,这一现象在心理学上被称为“语义饱和”现象。早在上个世纪60年代,就有心理学家开始研究它了。

现象我们都经历过,那这其中究竟蕴含了怎样的科学原理呢?

喜欢脑补的大脑,原来“戏”这么多

简单理解,就是盯着一个文字盯久了,我们的大脑便只重点关注它的字形,从而忽视了它的语义,产生了短暂的陌生感。

喜欢脑补的大脑,原来“戏”这么多

受教了受教了,没想到这是一部科普动画片!

迷信的产生居然与大脑的脑补有关?

喜欢脑补的大脑,原来“戏”这么多

由于大脑在看到我们熟悉的字的时候,要不停的脑补它的字义,所以时间长了,就会偷懒,

喜欢脑补的大脑,原来“戏”这么多

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我们看到这个biangbiang面的biang字的时候,不论我们盯多久,都不会在我们大脑里分崩离析的原因。

没错,此刻我脑海里除了不认识,只剩下不会写了!

喜欢脑补的大脑,原来“戏”这么多

不过,人类爱脑补的习惯,可不仅仅是在看字上面,当人们看到图片的时候,这种现象更为严重。1975年,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向火星发射了“海盗1号”探测器,它的任务之一就是探测火星上是否存在过生命。

可是,“海盗1号”探测器却在1976年拍到了一张怪异的照片,似乎推翻了这种观点。

喜欢脑补的大脑,原来“戏”这么多

这张被称为“火星人脸”的“脸”仿佛有魔力。一传开,它便马上引起了无数关于“火星人”的阴谋论。大众开始热议,火星上很可能存在着未知文明。

喜欢脑补的大脑,原来“戏”这么多

直到2001年,NASA公布了另一组火星高清图片,真相才大白。全球探勘者号更清晰的画面显示——“火星脸”不过是一个布满岩石的高山。真相总是索然无味的,但谣言却从来不会消停。毕竟这类古怪的“人脸”,是真的遍布了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喜欢脑补的大脑,原来“戏”这么多

例如911事件中,被攻击后起火的双子星大楼,便在黑烟中出现了一张“恶魔的脸”。

其实,这是一种叫“空想性错觉”的现象。在外界毫无意义的刺激下,如模糊、随机的图片,大脑却赋予了其一个实际的意义。但眼中所见的事物根本不存在,在俗话里也就是“脑补过多”。

明明只是一堆衣服鞋袜、瓜果蔬菜,我们却能从中看出一张夸张的人脸。这与大家小时候观云,是同一个道理。

喜欢脑补的大脑,原来“戏”这么多

所以,接下来就是“空想性错觉”不好的一面。因为这种人类皆有的错觉,经常会被用来宣扬迷信。那么,这种“脑补”能力是怎么来的?早在1952年,生物学家赫胥黎就已提出,

喜欢脑补的大脑,原来“戏”这么多

空想性错视源于人类演化的过程。人类衍生出这与生俱来对“脸孔”的辨识能力,其实是一种保护机制。

我们知道,大脑无法接受不可能的事情,所以再奇怪的情况,大脑都会编出一个解释,想办法解释眼睛看到的一切,让混乱的信息回归秩序感。人类的生存和安全,就取决于能否实现秩序。也正因为这样,有时候就会给迷信趁虚而入的机会。这一切的源头,都怪我们的大脑无时无刻不在脑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喜欢脑补的大脑,原来“戏”这么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