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8年大流感幸存者警示“悲剧莫重演”,可有些现象今天还在重现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 张丛博

前不久,微软公司创始人比尔·盖茨发文称,新冠肺炎可能成为百年不遇的大流行。这让不少人联想到102年前的那场“西班牙大流感”,当时造成全世界约5000万人死亡。

据西班牙《世界报》报道,105岁的1918年大流感幸存者José Ameal Pe a近日在采访时说,他所在小镇当年四分之一人被夺去生命,并提醒世人:“我不想看到悲剧重演,人人都要当心”。

1918年大流感幸存者警示“悲剧莫重演”,可有些现象今天还在重现

然而,记者梳理发现,1918年那场全球疫情中发生的某些现象,在百年后的当下新冠疫情中竟然又逐一重现,值得警惕。

◆非发源地的西班牙“背锅”100年,新冠疫情仍有人乱命名

与1918年这场流感的传染流行几乎同时,舆论场上还开启了“甩锅”模式。当时,西班牙管这次流感叫“法国流感”,认为这次流感是从法国传过来的,而法国觉得是从西班牙传过来的,称其为“西班牙大流感”。

当时处于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参战国都实施了新闻管制,并未对外及时播报疫情。而西班牙因为是中立国,成了首个公开开放报道疫情的国家,而西班牙国王也中了招,于是被莫名其妙扣上了“西班牙大流感”的帽子。

后来查明,这场流感的起源,其实最早于1918年3月4日出现在位于美国堪萨斯州的军营。

1918年大流感幸存者警示“悲剧莫重演”,可有些现象今天还在重现

而在这期间,这场流感还曾被嫁祸到中国身上。1917年一战时,北洋政府加入了协约国,派去了几十万劳工在欧洲挖战壕,其中不少人在异国他乡病死、饿死。

疫情暴发后,就有一些欧洲人赖到了中国劳工的身上,直到后来西班牙大量发病,确认美国是发源地,中国才被摘掉了这顶帽子。

实际上,1918年的这场流感,中国也遭受重创。南方疫情严重,浙江不少乡镇,死亡率达到10%。有说法称,最先受冲击的是广州,最严重的是重庆,还蔓延到北平、哈尔滨。当年11月的上海《申报》报道说,当时中国有4亿多人口,约300万人丧命,死亡总数排亚洲第二位。

可这个命名的锅,却被西班牙背了100年。3月23日,美国《华盛顿邮报》网站一篇题为“西班牙讨厌别人把它与致命的1918年流感大流行挂钩”的文章,仍希望早日把这个冤案撇清。

事实上,这种以地域命名疫情的污名化做法已经遭到人们的抵触。2015年,世界卫生组织发布了新的疾病命名指南,“尽量减少疾病名称的不必要负面影响”“避免冒犯任何文化、社会、国家、地区、专业或民族群体”,特别建议不要用国家给疾病命名。

遗憾的是,到了2020年,仍有一些西方国家的政客热衷于乱起名、瞎起名,用污名化来为应对疫情不力甩锅。

◆1918大流感最初被用“小感冒”轻描淡写,类似轻视新冠疫情中也有

虽然最早发生在美国军营,但因为当时美国要出兵欧洲参加一战,便采取了外松政策,甚至把疫情比喻成小感冒。

“小感冒”这样轻描淡写的解释,还出现了当时欧洲许多国家。1918年5月底,西班牙媒体开始报道时,就称一种类似于时称流行性感冒(GRIPE)的疫病在马德里的蔓延。

最初,大家对此都不以为然,媒体的措辞都尽量在淡化,比如一家媒体说:“所有观察病例都向良性发展。这种流感就像早些时候媒体所提到的那样,不过是一种轻微的流行病。”

1918年大流感幸存者警示“悲剧莫重演”,可有些现象今天还在重现

西班牙主流媒体《先锋报》(La Vanguardia)3月22日刊载评论文章《1918大流感给我们传递的讯息》,回顾了1918年大流感前后发生的一些细节。

当时最初的一段时间,戏剧演出场所和电影院却未被叫停,弥撒也照做不误。巴里亚多利德(Valladolid)地方当局还拒绝官宣疫情,认为当地正值节日期间,宣布疫情势必对商业产生负面影响。当时的疫情死亡率最高的城市之一萨莫拉(Zamora),一位主教声称疫病是对教众犯下罪孽的惩罚,因而他主持了一次盛大的弥撒,结果加快了时疫的传播。

反观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一些发达国家最初的反应也不乏“轻视”的成分。回顾西方政客的一些声音,几乎和一百年前如出一辙。

最初疫情尚未大规模扩散时,西方政客常说的是新冠病毒像“感冒和流感”“大号流感”“风险低”,甚至提出“群体免疫”,这种极为轻视和不负责任的态度,浪费了防控疫情的难得时间窗口,导致如今出现的困难局面。

为何人类的记性总是这么差?有心理学家解释说,这可能是人类适应性机制的原因。人们总是突然进入、而不是逐步进入警戒状态的,逐步进入警戒状态是指先将威胁性最小化,直到发生某事件引起我们警觉为止。

◆一战时各国一盘散沙终酿灾难,百年后人类需以史为鉴共克时艰

1918年的大流感,堪称是人类历史上最致命的传染病,在全球范围引爆,在1918~1919年曾经造成全世界约10亿人感染,全世界死亡人数至少为5000万。

经历过这场流感的107岁的美国幸存者,近日提醒:“现在人们应该彼此当拐杖,一起渡过难关。”这可谓是以史为鉴的建议。

1918年大流感之所以迅速传播,与当时的历史背景有很大关系。时值第一次世界大战,交战双方都实行了军队审查制度,各国纷纷隐瞒封锁疫情,普通民众更是无法充分了解真实的情况。

1918年大流感幸存者警示“悲剧莫重演”,可有些现象今天还在重现

这种一盘散沙、各自为政的情况,助长了疫情在世界泛滥。后人总结这场流感,可以划分为三次全球流行的过程。第一波是1918年春季,美国、法国、英国、西班牙等相继发生病情,但当时病症不算严重,也未被引起足够的重视。第二波发生于1918年秋季,是死亡率最高的一波,尤其是20至35岁的青壮年死亡率特别高,其症状除了高烧、头痛之外,还有脸色发青和咳血等。第三波是从大约1919年冬季开始,在许多地方出现,直到1920年春季起逐渐消失。

一场瘟疫出现了三个波次的大流行,足以说明当时的防控水准有多么不给力,而下手迟缓,没能起到亡羊补牢作用的重要原因,便有各国之间未能抛开政见团结一心。

虽然今天全球的医疗水平已远远超越100年前,但同时也要看到今天的国际间交流密度频度更是空前水平,这也是为何疫情至今的破坏力依然如此之大。在这种情况下,更应该吸取百年前大流感的经验,树立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世界同心同德,战胜疫情。

据当地媒体报道,意大利北部城市热那亚(Genoa)老人伊塔利卡·格隆多纳,感染新冠肺炎后近日治愈出院。她出生于1917年,经历过1918/1919年的西班牙流感大流行,所以医生们给她起了个绰号“挑战者”。

这位103岁的老人一生战胜两次大疫情,相信守望相助的人类这次也一定能挑战成功。

(配图均来自网络)

来源:大河客户端 编辑:赵红玲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1918年大流感幸存者警示“悲剧莫重演”,可有些现象今天还在重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