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线上的意大利市长

当塞里奥河流淌到小城切内,已没有了上游意大利最高瀑布塞里奥瀑布的恢宏气势,安静平和下来。

狭长的切内小城,依塞里奥河而建,70岁的市长乔治·瓦洛蒂一直服务于这个4000多人的小城市,直到因感染新冠肺炎离世。

据报道,瓦洛蒂是意大利第一个因新冠肺炎离世的市长,他生前非常受市民欢迎,在政坛人缘很好,被其他同事称为“将自己的灵魂真正献给了城市”。

3月7日,身处一线组织抵抗疫情的瓦洛蒂身体不适住院,检测呈阳性,12日病情恶化。

切内所在的意大利伦巴第大区是意大利疫情最严重的地区之一,也是最早采取限制人员流动措施的四个大区之一。

在此之前,不会有人想到全意大利第一个倒下的地方行政官员会是瓦洛蒂,毕竟切内离大都市米兰还有60公里左右,人口规模不大,每平方公里居住人口不足500人。

得知瓦洛蒂去世的消息,意大利副总理萨尔维尼专门找出自己与瓦洛蒂的合影,发在社交平台上,说:“感谢乔治·瓦洛蒂为这个城市奉献一生。”

瓦洛蒂的儿子亚历山德罗说,同一天有90人在贝加莫的主要医院内去世,病毒“正在屠杀这个山谷,每个家庭都在失去亲人”。

对意大利来说,这是历史上最惨痛的时刻之一。

截至当地时间21日18时,意大利累计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升至53578人,累计死亡病例4825例,单日新增793例死亡病例,不断刷新新冠肺炎暴发以来全球单日死亡的最高纪录。

意大利各地的市长们是搏命在疫情第一线的人。

距离切内60公里左右的小城镇梅佐尔多市市长拉伊蒙多·巴利科,是瓦洛蒂生前的好友,77岁的他曾是意大利越野赛跑国家队教练,感染后在家休养了两周,于3月18日去世。梅佐尔多是比切内更小的城市,人口只有百余人,每平方公里不足10人。

除两位去世的市长外,皮亚琴察市市长巴比里早在3月初就表示自己已被确诊感染新冠肺炎,居家隔离。59岁的巴比里当时表示自己不会放弃,希望大家可以各司其职确保市政系统正常运转。

在意大利,新冠肺炎已经在城乡四处蔓延,而战斗在一线的市长们,承担着巨大的风险与压力。

3月16日,意大利南部西西里岛德利亚市市长班凯里在社交媒体发布视频,和市民们发了火,原因是在政府要求大家尽量待在家里后,该市跑步市民却突然增多。班凯里在视频里“咆哮”:“我坚持跑步20年了,城市常年跑步的就20个,一封闭你们就爱跑步了?”

班凯里在线上喊话,意大利南部第二大海港城市巴里市市长安东尼奥·迪卡罗则直接冲到了现场,当他看到很多人还和往常一样在公园里打球、散步,直接走上前去驱散了人群,让大家回家待着,最后还亲手关闭了公园的大门。

除了“发飙”的一面,迪卡罗也是一个容易伤感的人。据报道,在巴里市宣布开始实施禁令的当晚,他看着往日喧闹、而今却已经变得空荡荡的街头,流下眼泪:“这些年来,为了让这座城市充满活力,我们做出了很大的牺牲,我们要有信心,我们一定可以的。”

残酷的疫情面前,没有国界与地位之分。唯有信心与共同的努力,才能重还世界于美好,这是意大利市长们的心愿,也是每一个人的心愿。(董沛)

责任编辑:曹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国际 » 生死线上的意大利市长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