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砍伤的陶勇医生开直播,“还想回临床工作”

◎ 科技日报记者 付丽丽

2个月前,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眼科陶勇医生遭遇伤医事件一事,牵动着亿万网友的心。3月28日19:00,应好大夫在线邀请,陶勇在受伤后首次公开直播,回应这段时间以来公众对他的关心与支持,并分享自己从一名医生变为患者的心路历程。

被砍伤的陶勇医生开直播,“还想回临床工作”

微博截图

以下为‌‌‌陶勇在线分享的内容:

以后还愿意继续做医生吗?

“从重症监护病房要转到普通病房的时候,‌‌我看到‌‌楼道里满满的鲜花,‌‌我就问护士,这都是谁送的呀?她说其实我们也不知道是谁送的,很多花上面也没有名字和标签,‌‌那一刹那,我的眼泪都快下来了。”直播中,陶勇说。

有人问我“以后还想不想回到临床,‌‌还想不想为患者继续服务?”说实话,我还想继续在临床工作!

被砍伤的陶勇医生开直播,“还想回临床工作”

直播截图

‌‌工作的过程中,你会发现,‌‌绝大多数人都是怀有爱心的,只有极少数人是的‌偏执的,‌‌救死扶伤的同时,也得到绝大多患者的认可。

这些年包括带病坚持工作、各种加夜班、手术台上这些辛苦,在看到满地鲜花的那一瞬间,我觉得这一切是值得的。

为什么能这么快调整好心态?“患者是我最好的老师”

在回答这个问题前,我想先讲两个我亲身经历的故事。

第一个故事,是2002年我在北大人民医院读研究生的时候,一位两岁的小男孩得了视网膜母细胞瘤,孩子来的时候病情特别严重,一只眼球已经被肿瘤占据,像个拳头从眼睛里伸出来,没有办法,只能摘除眼球。另外一只眼睛的肿瘤比较小,需要通过激光、冷冻、放射敷贴、化疗等保守方法治疗,所以孩子每2-3个月就得复查和治疗一次,但孩子家庭条件非常糟糕,她爸爸带着她从河南的农村出来,在北京居无定所,医院附近的地下通道都住过,有时候去火车站,白天卖报纸晚上在车站躺椅上休息。这个父亲还是比较伟大的,坚持给孩子治病,一直治了10年,孩子的命终于保住了,但遗憾的是,另一只眼睛也没有保住,双眼都摘除了。

被砍伤的陶勇医生开直播,“还想回临床工作”

直播截图

我和孩子爸爸一直保持联系,他经常发来孩子的视频,永远都是笑声,一些孩子看见打针吃药觉得很痛苦,但这个孩子经历了化疗、手术,他的内心还能如此开心,我非常震撼。

第二个故事是5年前,大年初一在医院值班时遇到的一个孩子,白血病骨髓移植术后,免疫力特别差,得了巨细胞病毒视网膜炎,双目失明。这个孩子只有6岁,但非常勇敢和坚强,每一次治疗都需要往眼睛里打针,从来不用全麻,她只需要点一点儿表面麻醉药。我问她为什么?她说她要把钱省下来,想让家里头过的更好。

后来这个小女孩参加了一个绘画比赛,获得了一等奖和5000元的奖金。她参赛作品是《我的世界》,她把医院里头打针、输液、治疗等等这些都通过画笔展现出来了,感动了绝大多数评委。

特别让人难以置信地是,她从这5000元奖金中拿出来1000元捐献给了上面那个双眼摘除了的孩子,她觉得那个孩子比她更困难,这实现了一个爱的交流和互动。事实上,我当时给这个孩子进行治疗的时候心里也有极大的顾虑,因为给这样的一个孩子,万一治疗结果不好,我很难说清楚是我治的不好,还是她的病本来就这样,因为这是一个疑难重症,但是那一刻我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被砍伤的陶勇医生开直播,“还想回临床工作”

“患者是我最好的老师。”直播中,这句话陶勇说了好多遍。

在面对病痛折磨、家里经济情况又不好的情况下,他们用人性的坚强不停调整心情,用一种开放、乐观的心态生活,正是因为有很多很多这样的患者的故事,才让我在自己遭遇到这么大的痛苦时,从阴影中迅速走出来。

想对伤害你的人说些什么?

我想和大家分享的另一个故事,是一个艾滋病病人的故事。这个病人是大连某单位的锅炉工。当时,是病人哥哥陪他一起来找我的,病情已经非常严重了。

由于这个病人患有艾滋病,很多人由于恐艾症不愿意给他治。经过检查发现是梅毒引起的,于是我给他进行了相应的治疗。

那一年正好是国庆节,在国庆节结束后的10天左右,这个病人的视力恢复到了0.4。两个月后来复查时,他的哥哥给我发了一条短信,说他弟弟现在视力已经恢复的可以了,能够自己独自一个人来北京复查看病,不需要再由哥哥陪护。

被砍伤的陶勇医生开直播,“还想回临床工作”

实际上,如果要问在整个治疗过程中难不难?真的很难,首先,这个病人患有传染病,医生也很害怕;第二病人的经济情况也不好;第三,他的眼睛视力也很差。我也很多次问自己:做这样一个吃力不讨好的事情究竟有没有价值?

但是往往在一见到病人的时候,我就会妥协。因为我已经不完全把临床工作和医学工作当成一个职业,用来养家糊口,也不完全当成一个事业,当作自己成名成家的一个途径,我觉得现在的医学工作对我来说是一个幸福的事情,我坚信通过临床工作、通过提升自己的医学素养,从而提升自己的格局和境界。

所以,假如以后再遇到这样的患者,我还是会选择去帮助他们,就这一条短信,让我觉得一切的付出都是值得的,因为你拯救了一个人、一个家庭,而这个人正因在他最困难最黑暗的时候没有被人拒绝,所以他仍然会对这个世界抱有感恩之心。

这是我特别想表达的,也是为什么我自己在遇到这次劫难后,仍会告诉自己不要埋到仇恨中。

而那位伤害我的患者可能就是充满了痛苦和仇恨。他肯定是在生活工作中,感受到了很多的痛苦和仇恨,所以他才会做出这么极端的行为。

但事实上,如果有朝一日,他了解到当时我忍着巨大的腰痛和背上的6颗钉子,给他做了两个多小时如此复杂的手术,终于保住他的眼睛和视力,他的内心还会不会如此阴暗?是否能够感受到整个过程中别人对他的关心和爱呢?

有一句话说的很好:我们的世界充满了阳光和鲜花,但是你一定要用你的眼睛去看到它。

现在医患之间存在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就是互相不信任。所以,在治疗过程中,我会完全相信我的主治医生,因为只有你将100%的信任交托给别人,别人才有可能跟你一起共赴难关。在我们面前只有一个敌人,就是疾病,战胜这个疾病需要什么?需要医生和患者成为一个坚固的盟友。

我需要做的,就是怎么配合好医生,做好康复训练。事实上,这两个月确实有明显的改善,之前我的手打了一个月的石膏,真的是很僵硬,关节也掰不动,而现在手的柔软度、肌肉的柔软度、关节的柔软度都已经比原来要好很多。

被砍伤的陶勇医生开直播,“还想回临床工作”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被砍伤的陶勇医生开直播,“还想回临床工作”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