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勇医生遇袭后首次面对公众:不想把自己埋在仇恨中

陶勇医生遇袭后首次面对公众:不想把自己埋在仇恨中

2个月前,北京朝阳医院眼科陶勇医生遭遇伤医事件,牵动着亿万网友的心。3月28日,应好大夫在线邀请,陶勇医生在受伤后首次公开直播,回应这段时间以来公众对他的关心与支持,并分享自己从一名医生变为患者的心路历程。

“从重症监护病房要转到普通病房的时候,‌‌我看到‌‌楼道里满满的鲜花,很多花上面也没有名字和标签,‌‌那一刹那,我的眼泪都快下来了。” 陶勇表示,自己还想继续在临床工作。

陶勇医生遇袭后首次面对公众:不想把自己埋在仇恨中

“我特别想表达的,也是为什么我自己在遇到这次劫难后,仍会告诉自己不要埋到仇恨中。而那位伤害我的患者可能就是充满了痛苦和仇恨。因为他肯定是在生活工作中,感受到了很多的痛苦和仇恨,所以他才会做出这么极端的行为。但事实上,如果有朝一日,他了解到当时为了给他完成这么复杂的手术,我忍着巨大的腰痛和背上的6颗钉子,在这种情况下给他做了两个小时手术,终于保住他的眼睛和视力,他的内心还会不会如此阴暗?是否能够感受到整个过程中别人对他的关心和爱呢?同样的东西,如果用一双能发现美的眼睛去看,你就会感受到身边的温暖和大家对你的关心,就能感受到这个世界的美好。而且你自己也会愿意用爱和美好来回馈这个世界,而如果你只能看到阴暗,把自己埋入无限的仇恨中,你就会与这个世界的美好无缘,这些就是在这两个月中,我自己的心路历程以及战胜疾病的心态。” 陶勇说。

陶勇认为,现在医患之间存在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就是互相不信任。患者不信任医生,患者会觉得:医生给我开的这个药到底管不管用?医生到底是不是用心的给我治疗?是不是就是为了拿回扣,所以才给我开很贵的药。而医生也不信任患者,总是会想:患者兜里的手机是不是开着录音功能,老是在监听监视我,万一治疗效果不理想,就要告我。这种双方彼此怀疑,彼此的不信任,是造成我们疾病治疗不好的一个最大的一个障碍。

陶勇介绍说,慢性疾病是非常消耗人的,如果隔几个月就要跟单位请假看病、由家人陪同往返当地和北京,很有可能把你的信心都给耗没了。此外,一个大夫一辈子能做的手术是有限的,自己最高的记录是一天86台手术,哪怕自己能做更多,也只能帮助到一小部分的患者。

“如何高效和科学的看病?我认为有一个很关键的环节,就是要跟地方医生联合起来形成一个团队,我自己也做了很多尝试性的工作。北上广的专家和地方医生形成团队,是一种多赢的模式。”陶勇分析说:

第一,患者不需要老跑北京,因为很多时候病人复诊就得到一句回复:没事,回去吧。为了这一句话,他折腾了一圈儿,花了好多钱。

第二,地方上的医生也能获益,以往患有疑难疾病的患者会直接去大医院,地方医生接触不到患者,而如果首诊在北上广,复查在地方医院,地方医生可以接触到治疗的全过程,有助于提升技术水平。

第三,北上广的医生也能松口气,从下午1点多一直看到夜里9点多,要看六七十个患者,体力和精神的付出,完全是透支的,有时候秩序不好,诊室就像菜市场一样,对患者和医生来说都是煎熬。

“如果我们能够通过科学的模式建立起团队,通过团队作战的方式,减少北上广的就诊量,让那些可以留在地方医院解决问题的病人留在地方,把就诊机会给到那些真正需要到北京治疗的患者,大家都受益。所以我建议慢性病的患者,通过地方医生和北京的专家建立联系,沟通病情和检查结果,放下自己内心的焦虑和完美主义,不要指望北京的医生能给你解决一切。”陶勇说。

陶勇认为,现在的医疗模式已经不再是头疼医疼、脚疼医脚,而应当是疾病-心理-社会医学模式,除了要解决患者肉体上的疾病,还要有心理上的干预,治疗的最终目的,是要使患者像正常人一样去生活和工作,否则整天跑医院,别的都不能干了。只有借助互联网的就医模式,借助科技的力量,跟地方的医生联动,才有把患者从从慢性疾病中解脱出来,提升患者的就医体验。

陶勇本人也一直在实践这一想法。2012年3月陶勇医生开通好大夫在线个人网站,在线回复眼科患者的疾病咨询,其中绝大部分是葡萄膜炎的患者,8年来已经累计帮助了4566人,收到了310位患者在线发表的感谢信。通过好大夫在线,陶勇医生为全国的葡萄膜炎患者带去了希望。

来源:经济日报新闻客户端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陶勇医生遇袭后首次面对公众:不想把自己埋在仇恨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