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奇帆建议取消公积金,各地纷纷减缓收缴,公积金要消失了吗?

面对近期的中小企业生存问题,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黄奇帆在上月12日,提出了四方面的长期改革建议,其中之一便是“取消企业住房公积金制度”。取消公积金制度从他口中说出,一度引发了巨大争议。事件一度降温,但在两周之后,又发生了新变化。

各地公积金政策频出

南京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发出通知,结合南京市实际情况,就疫情防控期间实施住房公积金阶段性支持政策。

黄奇帆建议取消公积金,各地纷纷减缓收缴,公积金要消失了吗?

具体内容涉及四点,其中最被人关注的是第一点——受疫情影响的企业可以降低存缴比例;企业与职工协商一致的,可凭协商意见及补缴方案申请在2020年6月30日前缓缴住房公积金,不影响职工正常提取。

这难道是逐步取消公积金的前奏吗?而更令人浮想联翩的是,该通知数日后便从网站撤下。

其实,对住房公积金进行调整的城市并非只有南京。比如,东莞也有所动作。

黄奇帆建议取消公积金,各地纷纷减缓收缴,公积金要消失了吗?

新政内容包括,新增商转公贷款顺位抵押方式;新增可贷额度上浮情形;贷款最长年限统一设定为30年;新增等额本金还款方式;新增展期做法;取消提前还款、期限变更的已还款时间限制;贷后连续停缴满12个月将被收取违约金;购买再交易商品住房在办妥过户手续后应及时申请贷款;调整供收比核定方式。

各地公积金政策频繁出台,其核心的内容就是降低公积金存缴比例。这再度引发了大家对公积金政策取消与否的大讨论。

我国公积金的由来

我国当初建立住房公积金制度,主要是向新加坡学习,希望通过这种强制性缴纳的办法,集合政府、企业和职工三方的力量,解决民众的购房问题,我国和新加坡也是全球唯二实行住房公积金制度的国家。

上世纪90年代末,我国停止住房实物分配,实施房改,当时的制度设计也是要“建立和完善以经济适用住房为主的住房供应体系”,具体设想是“高收入者购买商品房,向中低收入者供应经济适用房和向最低收入者提供廉租房三个层次”。

这和新加坡模式基本一致。而作为我们学习的对象,新加坡超过80%的人口居住在组屋里,只有10%左右的高收入和外国人购买私人住宅。最重要的是,新加坡政府不搞土地财政,使得过去几十年来,新加坡的房价一直非常稳定。

但是,随着房地产被定义为中国经济的支柱产业,土地财政成为地方政府的重要收入来源,我国的住房制度大大偏离了当初的设想,20多年来房价持续高速上涨,住房公积金的积累速度远远跟不上房价涨幅。因此,我国的住房公积金制度引起人们不满,也就毫不奇怪了。

早有废除的呼声

当然,呼吁废除住房公积金制度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

早在2015年,就有媒体报道,北京的住房公积金使用比例仅占缴存职工的1.5%左右,这让住房公积金的使用效率大打折扣。对此,有专家表示,住房公积金主要是被高、中收入者所获得,同时给企业带来沉重的负担,建议取消住房公积金。

2016年4月,国务院常务会议规定,住房公积金缴存比例高于12%的一律予以规范调整,同时由各省(区、市)结合实际,阶段性适当降低缴存比例。于是,住房公积金将被取消的舆论开始出现,但官方没有做出正面回应。

2017年底,东南大学经管学院名誉院长华生建议废除住房公积金制度,引发网友争议。但经过这次“论战”,争议双方都不否认“取消公积金”只是时间问题。

2018年9月,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杨伟民建议,逐步取消强制性住房公积金。由于杨伟民具有官方背景,而且此前担任中财办副主任,因此这一建议被外界解读为官方释放的政策气球。

经济学家马光远,也在过去多年曾多次发文建言。不否认住房公积金制度在中国住房市场化过程中发挥的作用。但随着过去多年房价今非昔比和房地产的发展,住房公积金制度已经无法适应住房实践的需要。

可见,“取消企业住房公积金制度”已经是老生常谈了。

取消公积金是最好选项吗

那么,取消公积金,谁最受益?谁受损最严重?对于降低企业成本和遏制房价上涨,到底有没有帮助?是不是最好的现实选项?

黄奇帆建议取消公积金,各地纷纷减缓收缴,公积金要消失了吗?

众所周知,公积金强制缴存,个人和企业分别缴纳一部分,比例从5%到12%不等。如果单纯取消公积金而不做任何补偿,在目前的劳资关系博弈环境中,这相当于挪员工福利为企业所用。

那么,从短期看,受益的一定是企业。对于不少人来说,房贷、租房、子女教育可以用个税抵扣,单纯取消公积金,相当于变相增加个税。与此同时,员工购房的成本会大大提高。

但从长期看,员工的收入减少,必定会寻求增加收入的方式,比如跳槽,对企业来说,也许得不偿失。

取消公积金谁担心呢?中小企业普遍选择最低的选项,而体制内单位则普遍选择最高的一档。从表面看起来,体制内单位更不希望取消公积金。但体制内单位很容易出现新的东西自动补偿,而民营企业一旦取消,想要补偿性恢复,谈何容易。

取消公积金固然有企业成本的现实考虑,但这也是职工权益普遍受不到重视的尴尬现实。

公积金制度已经融入到人们的生活中。如今,随着公积金提取范围不断扩大,公积金的使用效率已经有所提升。不仅租房可以提取,而且大病也可提取。面对疫情,有关部门已经发出通知,患者可提取本人住房公积金用于医疗支出。

就理论而言,取消公积金,以国家住房银行取而代之,无疑是更好的选项。回到现实,必须承认,增加公积金透明度,扩大提取范围,可能是更加务实的选项。

无论如何,单纯为了企业减负,在没有任何补偿性方案的前提下取消公积金,恐怕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房产 » 黄奇帆建议取消公积金,各地纷纷减缓收缴,公积金要消失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