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生意还是触不到的爱情?和未来“第一站姐”一起追星

″靠他赚钱,当然要为他做些什么,这是行业规矩,韩国那边传过来的规矩。″

12月的北京,娱理工作室和站姐788一起排队,等待进入某盛典的红毯拍摄区,本该是媒体记者排队区,现在涌入了大量戴口罩的女孩。

788环顾四周,“这里基本都是狗。”

所谓“狗”,指的是“追星狗”。现在“狗”们把追星变成了一种职业——

女孩们带着专业的摄影设备,紧跟偶像每一个活动,拍美图、经营粉丝站成为“站姐”,售卖Photobook(简称Pb)赚钱;有人拍自家偶像同时也拍其他明星,把图卖出去,饭圈术语称为“代拍”。

是生意还是触不到的爱情?和未来“第一站姐”一起追星

韩剧《她的私生活》剧照,朴敏英饰演的站姐,装备齐全在机场蹲拍

“我一眼就能分出哪些是狗哪些是媒体,” 788说,“因为狗的眼神里透露着一种猥琐,喜欢打量别人。”

话音未落,她看见不远处爱豆C的站姐混迹在媒体中,跟对方打了个招呼,对方立马投来 “嘘不要声张”的眼神。

“看,就是这种猥琐。”

788粉过韩国天团,追过内娱顶流,现在是爱豆H的站姐。在前前圈和前圈,她是知名大粉,在代拍圈,她的“艺名”也出现在一些路透预览图上。

“名字对我来说有什么重要的呢?我也可以叫788叫小A小B。”

在我们的故事中,她叫788,一个立志做“第一站姐”的追星女孩。

是生意还是触不到的爱情?和未来“第一站姐”一起追星

某活动盛典现场的站姐们

1

对788来说,最头疼的是媒体名额,最害怕的也是媒体名额。

有流量明星参与的活动,媒体名额动辄卖到三五千,对站姐们是笔不小的支出。在内地娱乐圈,追星成为产业,媒体—黄牛—粉丝/站姐之间的供需链也被建立。

2016年,云集马特·达蒙、刘德华等巨星的《长城》发布会,涌入大批带长焦镜头的站姐,她们的镜头只对准鹿晗和王俊凯两位流量,那场发布会的媒体名额是800元。

2019年,王一博在北京三里屯为品牌站台,媒体区涌入的几乎都是粉丝,一个名额被卖到了3000元。

是生意还是触不到的爱情?和未来“第一站姐”一起追星

王一博三里屯活动现场的粉丝们

黄牛们卖给站姐的媒体名额,分为“正规”和“非正规”。

所谓“非正规”,是黄牛通过活动场地的关系(比如认识保安)等办法带粉丝入场,入场后有被赶走却无法退钱的风险;所谓“正规”,由真记者亲自带入场,基本确保万无一失。

即便是真名额也会令站姐们紧张。从签到到安检进场,每个环节都是要过的关。几天前,有站姐通过所谓内部人士买COSMO盛典工作证,结果被发现是假证,8000块打了水漂。

是生意还是触不到的爱情?和未来“第一站姐”一起追星

黄牛们放出的相关活动信息

788这次幸运地拿到“正规”名额,顺利进入盛典红毯区。

“接xxxx之夜红毯,已入场”,站定后,788发了一条朋友圈,又把这条信息复制到近100个代拍群。

在娱理工作室进入的代拍群,“接xx活动图”、“出xx活动图”、“出xx活动名额”、“接xx艺人To签”的业务比比皆是,还有“一块钱随机拉5个代拍群,五毛钱拉一个指定群”的信息。

据观察,卖图价钱基本由站姐们自己定,一般按30p、50p、100p和全包(即拍到的所有都卖给同一个人)几种规格出售。

以30p为例,肖战、王一博、蔡徐坤大概是400元,R1SE和UNINE大约300元,时代少年团等小爱豆大约200元,基本都比较好卖。

今年,另一位爆红明星李现的图,有站姐开出400块钱100张的价格,却没有卖掉。

是生意还是触不到的爱情?和未来“第一站姐”一起追星

肖战、王一博、李现、蔡徐坤四家站姐出品的图片(和本文无关,出处见水印)

红毯开始前,客户陆续涌来。788一直不停通过新的好友验证,迅速备注好客户需要拍的爱豆姓名。788目前有2020位微信好友,大部分是客户。

江湖规矩,价格谈妥后先转一半定金。

有的客户一看就是懂行情的熟客,直接问价转订金。有的客户要求比较高,“麻烦全身大头都有,直传快一点,走进来的Part能拍最好啦。”788立即回复道:“满足不了这么多要求,保证能用。”

一位买肖战红毯图的客户说,“我还有点紧张。”对方明显是初次追星买图,忙碌的788没有时间跟其寒暄。

最让788头疼的是”十八楼”(TF家族)客户,因为她们最抠门,“时代峰峻规定不能卖Pb赚钱,但她们又喜欢搞站子,所以就还价。”

早在15天前,788已在朋友圈发了一条“接xxxx之夜”,只提前接到肖战、李汶翰等四个艺人的单。

一般客户不喜欢提前预约,选择当场下单,因为不清楚代拍是否能进场,拍得效果好不好,网速够不够快。

是生意还是触不到的爱情?和未来“第一站姐”一起追星

日常繁忙的代拍群

2

红毯正式开始,788举起佳能5D4+大白兔,这是她2017年追星时入手的,相比更新更重的机型,这位饭圈女孩的老朋友轻便耐用多了。

一位客户订购了《亲爱的,热爱的》KK战队成员余承恩的红毯图,当四人组合走上红毯,788一边猛按快门一边问,“谁是余承恩啊?”旁边的站姐给她指了指,她又对准一阵猛按。

客户和站姐间有一种独特的饭圈交流话术,喜欢互喊“爹”。客户常常会催788:“爹,图可以快点吗?”

出图快是站姐圈的一项硬指标。

出图比别人快一秒,可能多500转发,一个站子的地位就是通过一次次“比别人快一秒”积累的。成为大站子、Top站之后,卖Pb才会更容易。这是一个良性循环。

拍完后,788迅速用直传器把照片拷贝到手机上,正准备给客户传图,许凯出来了。

“我靠!”788发出一阵惊呼,赶紧停下传图,举起相机。

她常年把手机挂在脖子上,方便自己随时随地放下。

是生意还是触不到的爱情?和未来“第一站姐”一起追星

某活动现场,正在拍摄中的站姐

“收李振宁红毯图,可高价”,一位客户发来消息。788看了一眼并没回复,“因为拍不过来了。”

一个红毯接六七位艺人代拍,收入四、五千是一个能正常运转的状态,但即便如此,788也累得够呛,“我真的不太爱拍红毯。”

当天的红毯媒体区,百分之六十的人是788这样的站姐。有些女孩染着五颜六色的头发,眼睛看到流量才会发光;有几位年龄不拘,穿着小裙子水手服,追的是“十八楼”(TF家族)。

还有些头发并不怎么收拾,穿得很朴素,相对低调许多,但脚上往往穿一双Prada,身上围一条LV。

788告诉娱理工作室,这种一般是很有经验的富婆站姐,是大站或者后援会的人,喜欢的不见得是流量。

无论什么身份,这群人的共同特点是——

当柏林影帝王景春走上红毯时,她们都放下了相机,利用空档传图;当蔡徐坤走上红毯时,快门声顿时交织出一首交响乐。

是生意还是触不到的爱情?和未来“第一站姐”一起追星

随电影《地久天长》参加柏林电影节的王源和他的粉丝们

活动主办方当然知道进来了很多站姐,可站姐们拿着正规媒体名额,他们也没办法。便一刀切,规定女记者不能在红毯旁拍摄,只能在距离红毯一米远的高台上拍。

这样的性别甄选在近两年开始成为行业新现象,偶像方面也更希望媒体派出男记者。

有女记者采访朱正廷,到了现场,主办方委婉询问是否可以派男记者;在肖战参与的节目《我们的歌》后台,主办方要求女记者不能摄影。

媒体把名额卖给站姐成为乱象,尽管女记者不满,但“不让女记者拍照”倒是成为一种应对之策。

现实却是,男代拍和”站哥”也越来越多。

吴京怼代拍的机场里,环绕着他的大多是男性。他们利用性别优势,混进场子更理直气壮,更容易混出头。一些媒体也发现卖名额赚不到多少钱后,转而做起卖图生意。

是生意还是触不到的爱情?和未来“第一站姐”一起追星

吴京机场怼代拍的镜头里有很多男性出现(图源网络)

3

“R1SE走V了!”

12月7日,788和偶像男团R1SE买了同一班飞机去澳门,一到机场就收到朋友发来他们走VIP通道的消息。

站姐圈有个不成文的共识——爱豆的信息,包括活动地址、酒店位置、航班信息,是可以共享的,花几块钱也能在黄牛那里买到。

与媒体圈不同,独家对站姐来说并不值钱,反而有风险,如果一个活动只有一个站姐拍,往往会被定义为“追私”,即所谓的追私人行程。

做大一个站子,几乎需要场场不落地跟艺人所有活动,意味着大量时间和财力的投入。在微博上搜粉丝站,相关用户多达1500个,市场规模已经足够大。

因此尽管每场活动都有几十个站姐跟拍,代拍图还是很有市场。

职业代拍在站姐们的大量需求中应运而生。

是生意还是触不到的爱情?和未来“第一站姐”一起追星

各路站姐的日常,图源网络

机场是职业代拍最常出现的场合。

专门在机场蹲点,卖机场出发到达的图,不跟飞的话,是一个无本生意。如果想要拍到更多的画面,一部分机场代拍会下一点“血本”,用“刷关”方式跟明星到登机口。

刷关指的是买一张和明星航班相同、或者起飞时间相近的机票,入闸后再选择退票,这样既能拍到明星,又不用真正上飞机,损失的只是几百块钱的退票费,如果买公务舱,甚至可以零成本退票。

在#卖图#超话里,随处可见出xxx机场图的帖子,拍到就是赚到。

不管是谁,拍了先说,是机场职业代拍的工作原则。

是生意还是触不到的爱情?和未来“第一站姐”一起追星

作者镜头下的站姐拍爱豆过廊桥

站姐们自觉谨守着她们和职业代拍的界限。

在内娱圈,公开活动可以拍摄,但对机场出发到达、广告物料拍摄等性质的活动,每个粉圈的定义也不同。

同样是拍私人行程,UNINE粉丝只要看到爱豆就开心,但R1SE粉丝会首先质问,非公开行程为何要追。

肖战后援会曾公开发微博,禁止发机场图,号召粉丝与偶像在公开场合更好的相见,在非公开场合给予偶像私人空间。

之后,站姐不再第一时间出机场图,粉丝也不再大力转发,再有粉丝发布机场相关,也会被其他粉丝劝删。

是生意还是触不到的爱情?和未来“第一站姐”一起追星

图源微博@肖战全球后援会

UNINE、R1SE等男团并没有禁止机场拍摄。据站姐介绍,UNINE甚至不会进贵宾休息室,而是坐在登机口给站姐们拍。

跟拍外地活动,站姐们首选和爱豆们同航班跟飞,拍到机场出发、到达、廊桥、候机等多组图,尤其是国际航班,封闭的接驳小火车可供长时间拍摄。

如果爱豆们选择走VIP通道,可供拍摄的地方就大大减少。

“他们没走V,马上进闸了!”788发现消息有误,找了一圈后,在值机柜台看到R1SE的11位成员正在自己托运行李,身边没有保镖。

这给她提供了不少拍摄便利。

在验票闸口,三三两两的年轻女孩戴着口罩,有的染绿色头发,有的脖子上挂相机,嘴里嘟囔着“快来了,快来了”。

R1SE11个人在机场里很显眼,列队刚走来,就被几十位站姐围住怼着脸拍。

是生意还是触不到的爱情?和未来“第一站姐”一起追星

在机场快轨车上的站姐,以及她们拍到的R1SE成员

在站姐中,788并不显眼,不是典型站姐打扮,没有五颜六色的头发,全身上下也没名牌。

跟娱理工作室的几次见面,她都穿着黑色老爹鞋,单肩帆布包,里面常年放着相机电池、直传器、手机充电宝和钱包,相机被套上了保护壳。

通过验票口,下了楼梯就是国际航班的接驳小火车。

因为人数太多,11位成员分别上了两辆小火车,788随便挤上一辆,张颜齐、刘也、赵让三人坐在车头,对面站着七八位站姐,姚琛一个人倚在栏杆上,也被几个站姐围住。

车厢另一半是一群小学生和上了年纪的人,投来诧异的目光。

周震南、任豪、焉栩嘉三人从后一班小火车下来,身边也围了很多站姐。一位大妈看到这架势,斩钉截铁地跟大叔讲,“这是TFBOYS!”

是生意还是触不到的爱情?和未来“第一站姐”一起追星

看到R1SE三个成员的阵仗,路人大妈斩钉截铁地说:这是TFBOYS!

普通人分不清年轻爱豆,更分不清占据小火车一半空间的到底是站姐还是职业代拍。

“他们也很可怜,就像被围观的动物一样”,拍完四位爱豆后,788小声说。

是生意还是触不到的爱情?和未来“第一站姐”一起追星

被站姐们强势围观的R1SE成员们

11位爱豆过海关,站姐们唯恐在过关时慢了一步而跟丢。日本资深女星工藤静香在海关柜台后,默默注视着通关处11个爱豆和大批追逐者引发的骚动。

过海关时,788和一位站姐朋友借电池,耽搁了一分钟。

过检后,788沮丧地发现,R1SE和其他站姐们早没了踪影,不知道到哪去了。她飞速地跑向登机口,发现没有人,推测爱豆进了贵宾休息室。

788决定放弃寻找,把刚才拍的图赶紧卖了。朋友还有更急的事,自家爱豆也有活动,因为没办法去现场,必须买图才能保证站子不落下这场活动。

在代拍群里找卖家,收到图那刻,刚还为跟丢R1SE抱怨的朋友终于笑了,打开P图软件,花了几秒钟给爱豆磨皮,一边上传微博,一边说,“他其实不怎么需要P图的。”

是生意还是触不到的爱情?和未来“第一站姐”一起追星

站姐(哥)正在拍摄中

4

站姐们拍摄的时候,爱豆们几乎不作任何回应。

大多时候,站姐感受到的是明星的冷漠。“眼神中就能看出来,比如xxx是让你滚,xx是礼貌地让你滚。”

一位站姐不喜欢一位流量女爱豆,“她是那种我必须得接粉丝的信,但我们感觉到她转头就会把信扔进垃圾桶的那种不屑。看眼神就看得出来,她绝对很看不上粉丝。”

另一位站姐在拍过一位顶流男爱豆一段时间后,默认接受了他从不回应的冷漠,拍完转头就走。

“感觉他随时会打人,在他旁边你就像个虫子一样。他的眼神都是下垂的,不看镜头,我觉得他特别害怕和女性接触,可能害怕粉丝误会,站姐也不接触,谁都不接触,他也很怕和男性接触,我觉得他就是人群恐惧症。”

站姐们偶尔能得到来自爱豆的回应,夏之光会看每个镜头,李汶翰还会回应站姐的需求,这会令她们一秒陷入“爱”里。

是生意还是触不到的爱情?和未来“第一站姐”一起追星

上图:澳门机场,因为看到爱豆R1SE喜极而泣的粉丝

下图:站姐说,“光光照顾好自己”,夏之光点头回应

有的爱豆团队会主动和站姐联系,通过站姐向外界传递信息。曾几何时,艺人会和狗仔团队合作主动放料,如今站姐承担起了这项工作。

当站姐成为饭圈具有话语权的“大粉”,粉丝们愿意给一个站姐带来过万转发、赞和褒奖,站姐便拥有了某种不可言说的底气。

肖战在爆红前,曾凭借站姐的机场图成为“饭圈百家墙头”。

去年5月,X玖少年团给九位成员的粉丝开了购买团体专辑单链。当时,肖战并不是团内人气Top,最后Battle阶段,一位站姐把卖Pb赚来的钱给肖战打榜,帮肖战锁定胜局,拥有了《满足》这首单曲。

是生意还是触不到的爱情?和未来“第一站姐”一起追星

站姐拍摄的肖战早期机场图(图源水印)

作为爱豆H的知名站姐,788也带头打榜、买代言、做公益,“靠他赚钱,当然要为他做些什么,这是行业规矩,韩国那边传过来的规矩。”

在偶像未红时就跟拍,站姐大粉在某种程度上还能塑造爱豆的公众形象。

“一个人做不到这种影响力,几个大粉联合起来就可以,我们会找一种贴合他本人的又能红的人设。”788也摸索出了一套如何成为大粉、如何引领粉圈的方法论,“但这是我的商业机密”。

比起纯粹的“彩虹屁”,如今在站姐圈流传的一招是“辱骂式”追星。

788做了个示范:“‘TM的今天也太好看了吧”,这看起来在骂人,但又不会觉得是骂人,又不会觉得很土,叛逆期的饭圈女孩们很喜欢。

是生意还是触不到的爱情?和未来“第一站姐”一起追星

某《陈情令》播出时崛起的大粉微博也是这样的风格(与本文无关)

5

商人,是788对自己的定位。

有一部分站姐会精心打扮,在788看来,她们希望被偶像注意到,但“穿得再漂亮也没什么区别,就是很卑微的,一旦成为他的粉丝,就已经低人一等,你们建立的不是一个对等的关系。”

拍了爱豆H这么多次,788没有问过对方认不认识、记不记得自己,“这种话反正我是开不了口。”

工人家庭出身,自认没什么浪漫幻想,788调整心态以应对追星中的卑微姿态。

她不会为爱豆冷漠而不开心,但会因为赔钱而”骂人”。

是生意还是触不到的爱情?和未来“第一站姐”一起追星

韩剧《她的私生活》里站姐拍爱豆遇到真爱的剧情,现实里也不会出现的...

飞去澳门,788主要目的是拍TMEA音乐盛典,有TFBOYS、张艺兴、R1SE等艺人出席。朋友圈认识的黄牛不多,或许因为认识太少,她因为提前买门票亏了一千多。

这场原来传言有肖战出席的活动,当天开演前门票大跳水,甚至最后有人免费送票。

该场盛典禁止携带相机入场,788用了站姐们常用的“裤裆里藏镜头”方法,把相机偷运进现场。

入场后,因为用专业相机拍摄,又被保安请出去好几次。

一番折腾,788卖出近5000元,算上往返机票、澳门昂贵的住宿及高价门票,这趟行程赔了。

是生意还是触不到的爱情?和未来“第一站姐”一起追星

某盛典红毯边聚集了大量站姐

拍完TMEA盛典后,788回去用电脑分图,所有图分类打包存进网盘,工作到凌晨四点。

因为团粉、个人粉、CP粉需求不同,除了现场直传,对于不急着要图的粉丝,图片还有机会再售卖。

随机搜索微博,偶像湿身、组合团舞、两个爱豆绝美错位等不同图片,都很有市场。

站姐有两种人,一种是富二代,“你知道一个公务舱有多贵吗?其实就是为了在哥哥面前有存在感。有的站姐私联小爱豆,每上一次飞机给爱豆送一次奢侈品,你爱豆不看你都难,这都是金主啊,能不回应吗?最不好打发的就是那些不缺钱、希望得到爱的回应的女孩子。站姐之间很多矛盾,有的就是吃醋,可能爱豆对你好,不对我好之类的。”

另一种则是靠爱豆赚钱,对他们的吃喝拉撒睡私生活毫无兴趣,工作实在太忙,每天拍完图分完图卖完图,剩下的时间都用来睡觉了。

“有的人是为了爱情,有的人是为了钱。”788可能是第二种,爱豆的事业跟她的事业是挂钩的。

是生意还是触不到的爱情?和未来“第一站姐”一起追星

作者镜头下的站姐拍爱豆

“我当然希望他越红越好。他对我来说不仅是爱豆,他是我事业的一部分。有的人觉得追星是单纯喜欢,但对于我们来说,喜欢里包含着很多社会层面的东西,我们是商人,我的爱不可能只有纯粹的喜欢和单纯的爱,当然我不否认有这样的人,从我的情况和我身边所有人的情况来看,没有很单纯的爱。”

几年前追顶流,788带着初恋追星的劲头,一年就在他身上花了数十万,用光了之前做小生意得来的积蓄。

全国各地的活动要跟,路费和住宿费是一笔大开销;活动要门票,买媒体名额更贵,788迄今为止买过最贵的门票,就是有顶流参与的某年盛典,价值近万;爱豆的杂志、代言都要支持,花费10万起步。

回想起来,788说,首先作为大粉要做出表率,其次当然是要支持爱豆。

但她很快发现,别人做顶流的大粉和站姐基本都赚了,只有自己亏了。

“之前不知道怎么卖,也不想靠他赚钱,会觉得我拍了他,用他卖图赚钱就是对他不尊重或者对自己不尊重。”

是生意还是触不到的爱情?和未来“第一站姐”一起追星

看到爱豆抵达机场,飞速奔跑的站姐们

788跳出自设的框框,逐渐摸索出门道。

做站姐,最重要的是资金积累和循环——

站子做大后可以靠卖Pb赚钱;做某人的站姐并不意味着只能拍一个人,代拍其他人赚钱,可以让站子有更多资金维持;

一个站姐并不是只能拥有一个站子,很多资深站姐手里都有几个站子,顶流爱豆的很多站姐都是从“十八楼”过来的,TF站姐们不仅有TF家的大站子,也手握着很多小糊咖的站子,A站赚到的钱可以反哺B站,如此循环,就算某天其中一位爱豆不红了,生意也不会垮。

788很羡慕一位站姐朋友,对方运营的站子,一条微博互动量近万,是那个爱豆的Top站。

朋友其实早就对爱豆脱敏,支持她早出晚归拍图的动力,仅剩下运营站子的责任。以代拍养站,追随的粉丝还大多表示理解,朋友跟788说这是站姐的终极梦想,788很认同。

是生意还是触不到的爱情?和未来“第一站姐”一起追星

微博搜索TF后得到信息页(部分)

6

从澳门回北京,788接了几个代拍,接着又要去另一个城市拍演唱会。常年在外奔波,像明星一样,每天醒来,都有一种“我在哪儿”的恍惚感。

788没有家,全国各地也没租房子,平时最多的时候在北京,在朋友家蹭住。她不想租房子,开销大,没必要,买几十块钱的便宜衣服,常常穿过一次就再见不到第二次了。

随身28寸大箱子,里面有半副身家。佳能相机、小米笔记本、苹果手机都是吃饭的家伙,衣服有几件,化妆品必备,不管有没有化精致的妆容,788都会刷长长的睫毛。

做站姐的这一年,她没有男朋友,也没时间谈男朋友。追星,是788生活中的新乐趣。

“你会觉得每天都有不同的事情干,每天也能看到帅哥,每天也在见到别人可能见识不到的事情,而且还能赚钱,肯定比你正常的办公室工作要多姿多彩。”

788大学毕业前,曾经有一段给领导端茶递水的经历,让她坚定了不做朝九晚五上班族的想法。

大学毕业前追爱豆,花光20万积蓄,让788的人生迈入另一个世界,“如果我没去前线追他的话,可能现在不知道在干什么,我对自己的未来也很迷茫。”

做站姐和代拍在她眼里是一片前景广阔的蓝海。她奋战在每一个有可能赚钱的前线。

是生意还是触不到的爱情?和未来“第一站姐”一起追星

登机口,站姐们“守株待兔”,拍摄最后一秒才登机的R1SE成员们

拍明星,横店当然是首选。

剧组也发现,需要严防死守的,从过去的记者偷拍变成了如今的站姐追随。

在现场,大多时候站姐之间并不会叽叽喳喳交流,大家戴着口罩很沉默,只有快门声响成一片。

每位站姐会有几个相熟的朋友,朋友的朋友可能是自己看不顺眼的人,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只有关键时候抢位置,会成为矛盾爆发的导火索。

在横店待过的一位站姐跟788说,那里一个星期能赚两三万。“每天都有好几个剧组在拍,每天可以先卖上下班的图,再卖剧组图,就算一个人两三百块钱,一天也能赚个两三千三四千。而且那个地方没有成本,横店消费水平很低。”

是生意还是触不到的爱情?和未来“第一站姐”一起追星

肖战、杨紫《余生,请多指教》,王一博、赵丽颖《有翡》均有被路透照流出

肖战和王一博大火后,788考虑过跟拍肖战的《余生,请多指教》剧组。她发现酒店地库有三个出入口,每天拍上下班都得碰运气,转而决定投奔王一博的《有翡》剧组。

《有翡》当初在四川康定开机时,788的朋友第一时间从黄牛手里花了三四百买了剧组的酒店信息,从成都驱车两天赶了过去。

找到拍摄地后,在一众偷拍的站姐和代拍中,率先把《有翡》首日工作照、赵丽颖和王一博的造型拍好路透全网。

这组图,788说她的朋友赚了一万多。这让她颇为心动。

是生意还是触不到的爱情?和未来“第一站姐”一起追星

《有翡》剧组最新流出的路透照,赵丽颖、王一博等主创相谈甚欢

7

今年暑期,肖战和王一博让一批站姐赚得盆满钵满。

788估算,两人CP站“限时狂想”是目前市场上最赚钱的站子,几个月靠卖Pb赚了几百万。

“我的目标是成为第一站姐,别人能赚这么多,我为什么不可以?你看我晚上不睡觉,都要把拍完的图分好,我相信努力不一定成功,但一定不会白费。”

早在《陈情令》拍摄期,一批追星女孩跟到横店、贵州,甚至爬悬崖峭壁偷拍剧组日常。这批站姐像投资了两支绩优股,看着相机里的两人从娱乐圈小透明变成顶流,站子也成功运作了起来。

是生意还是触不到的爱情?和未来“第一站姐”一起追星

《陈情令》拍摄期间的路透照,出自@此霄何忆@一站到达 两大粉丝站

788并非没想到,但当时犹豫了。

“肖战和王一博都长在我审美盲肠上了,我不喜欢脸长的,让我花600块钱买他俩30p的照片,我舍不得,可能买其他人就可以”,788喜欢许凯、姚琛这一类长相。

她从市场行情层面也做过一番分析,最终选择放弃:

一、肖战王一博都不是新人了,他们在《陈情令》还没播之前,已经有很多站姐了;

二、不确定他们会不会红;

三、剧没播之前根本没有切入点下手,所以开始就阻断了很多人去投资。

《陈情令》火了后,肖战和王一博一夜之间又多了几个站子,“博君一肖”一夜之间又多了几十个站子,火前100块能收30p,现在需要五六千。

788估计自己分不到这杯羹了。

是生意还是触不到的爱情?和未来“第一站姐”一起追星

限时狂想镜头下的肖战、王一博

是生意还是触不到的爱情?和未来“第一站姐”一起追星

许凯站姐眼中的许凯,姚琛站姐镜头下的姚琛(图源见水印)

从小到大,母亲不怎么管她,只需要知道她能赚钱,没有违法犯罪就行。即将到来的农历新年,她也没回家的打算,想四处拍点东西,搞下一个大项目。

今年一年,她只存了几万块,没房子,没五险一金,没世俗眼光中的“正经工作”,某种程度上当然有一种不安全感。

“搞站子是要资本积累和循环的,我不知道这个钱是为谁准备的,但这个资本我必须要有”。

错过了《陈情令》,788的职业观也被改变了。

“马上要去搞女孩子啰,” 788下一个大计划是搞选秀节目《青春有你2》,对女爱豆没有兴趣、连《创造101》都没看,她决定硬着头皮也要上,“这是每个人都会参与的项目,钱得赚啊,我也得为了之后的大项目存钱呀。”

选秀节目和耽改剧,是当下站姐们眼中的猎物,是人人趋之若鹜的两类大项目。

“今年的博君一肖对我而言就是一个失误,现在每个人都在打听各种各样的影视剧消息,都想先走一步,先占个坑,你只要沾上老站子三个字,就会比别人好很多,粉丝心里会觉得你陪伴了很久,不是来圈钱的,但其实只是提早做好了圈钱准备而已。

如果《撒野》要拍,我肯定去,现在传出的阵容,我觉得红不了,但不能主观臆想,我之前也觉得王一博不行,原著粉会骂,最后博君一肖爆成这个样子。”

是生意还是触不到的爱情?和未来“第一站姐”一起追星

电视剧《陈情令》剧照

左手选秀右手耽改,作为秀粉,788认为爱豆的出路还是做演员。她希望爱豆H也赶紧转型走演员路。

“现在发展情况最好的就是易烊千玺,易烊千玺粉丝就算爬10个圈,最喜欢的人还是易烊千玺,现在的环境如果非要执着于音乐,一辈子不演戏,就等着拜拜吧。”

788觉得,像肖战和王一博这样的例子,未来还会更多。爱奇艺和腾讯等平台层出不穷的选秀节目和大IP剧,让站姐成为一个充满希望的行业。

“现在的追星女孩有什么长情的呀?如果有长情的话,怎么可能一年爆一个?所以没有什么绝对顶流,也没有什么绝对糊咖,每个人都充满希望,对我们站姐来说也是,每个人都充满希望。”

788的手机屏保是红底的财神图,她的微信名叫“暴富的XXX”。在她的人生计划中,赚钱,赚到几百万,是她现在的梦想。

——“那赚到之后呢?”

——“我不知道。”

是生意还是触不到的爱情?和未来“第一站姐”一起追星

在站姐的跟拍照中,肖战被爆也曾用过财神壁纸(和本文无关)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娱乐 » 是生意还是触不到的爱情?和未来“第一站姐”一起追星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