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钟南山”德罗斯滕解读新冠病毒系列8

德国的新冠疫情自二月下旬开始不断升级,2月26日起德国北德广播(NDR)新闻网站专门推出了一个采访病毒专家德罗斯滕的音频节目,每期节目半小时左右,在节目中他深入介绍疫情进展和防治,并为民众答疑解惑。记者将继续为大家带来“德国钟南山”德罗斯滕解读新冠病毒系列,简要回顾每期访谈的精髓,深入了解德国对新冠病毒的防控举措和背后的原因。

上期精彩回顾:“德国钟南山”德罗斯滕解读新冠病毒系列7

喜欢的小伙伴别忘了点赞+转发哦!

“德国钟南山”德罗斯滕解读新冠病毒系列8

克里斯蒂安·德罗斯滕(Christian Drosten)

病毒会发生突变

注:本文只是对该节目核心内容的总结,并非逐句翻译,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在官网(https://www.ndr.de/nachrichten/info/podcast4684.html)收听节目录音。

“德国钟南山”德罗斯滕解读新冠病毒系列8

1. 最近,中国科学家发布研究报告将新冠病毒分成S型和L型,并指出相对来说S型病毒更温和,L型攻击性更强。我读了这份报告后,发现了很多疑点,怀疑作者可能并不具备病毒学背景,报告里面使用的很多词汇来自动物遗传学下面的种群遗传学分支,他们把病毒当动物亚种分类研究,这就毫无意义了。另外,研究报告中说武汉疫情早期主要为S型病毒,后来大爆发时主要是L型病毒,现在扩张到全球的也主要是L型病毒。但是我认为L型病毒更危险的说法,非常不严谨,因为我们后来看到武汉的死亡率也在上升,而其他国家和地区也有温和的病例,所以死亡率也可能和其他因素有关,不能笼统的说L型病毒更危险。在这个报告中使用了很多次“有可能”,对于科学研究来说非常不严谨,但随后就被媒体拿来炒作了,搞得像看热闹一样,被一知半解的外行人拿来耸人听闻。

2. 可以肯定的是新冠病毒会发生基因突变,也可以肯定病毒在发生突变的时候其特性会随之改变,但是目前还没有观察到这种特性的变化。我们要做的是,创造(可控的)实验条件,在提取病毒后进行系统发育分析,将染色体排序,然后再看其中有什么值得研究的基因突变。通过病毒谱系可以看到哪个病毒结构是新生的哪个是早就存在的,哪种病毒更具有杀伤力。这需要在实验室条件下完成,把病毒放到细胞培养皿中隔离,观察它们对人体抗体的敏感度有没有区别等等。

3. 大部分的突变对病毒来说都是不好的,会对其产生阻碍。自然选择对病毒来说,是胜出者的病毒具有更强的传播能力。病毒突变后就会具有更强传播性,而并非致命性。我们可能还需要一年半左右的时间才能研究出疫苗,但可以肯定的告诉大家,疫苗不会因病毒(在这段时间)发生突变而失效。

4. 说到突变,也就要去分析病毒怎么通过突变来提高其传播能力。比如说新冠病毒,最初它在肺部感染和传播,然后通过突变进化为在咽喉就可以传染别人了(看来新冠病毒已经进化到这步了)。病毒还会继续突变,也许下一步就是通过鼻黏膜就能传染了,那时就会有更多人被感染。

5. 我们需要知道哪些细胞组织对病毒有利,哪些对其不利。病毒突变是一种向性运动,病毒由于外界刺激而经历从肺部到咽喉再到鼻腔感染的变化,这就是表型变化,也就是可以观察到的,其基因结构并未发生变化。但是根据经验,病毒极少会发生这种(表型)变化。

6. 进化是一个适者生存的过程,如果社会中存在不同的病毒线,最终都是传染性更高的那种病毒胜出。但是现在的情况又有些不同,我们有早期的感染链, 病毒最初从动物传播到人体,现在各国都是头一次出现这种疫情,所以现在还没有不同病毒线之间的竞争。在进化过程中有个概念叫建立者效应(founder effect,亦称为奠基者效应)是遗传漂变的一种形式,指由带有亲代群体中部分等位基因的少数个体重新建立新的群体,这个群体后来的数量虽然会增加,但因未与其他生物群体交配繁殖,彼此之间基因的差异性甚小。这种情形一般发生于对外隔绝的海岛,或较为封闭的新开辟村落等。也就是说,如果我们能追踪病毒的感染链并隔离,最终病毒会因为基因差异较小而失去传播能力。但是从目前的状况看,德国不久就会出现不同的病毒线,病毒之间会产生竞争关系并因此继续传播。

7. 很多人在社交媒体上说,我在采访中美化了现实,说我说新冠肺炎只是个感冒。这些人有点断章取义,我的意思是大家不需要太恐慌,对个体来说这个病就像得了一次重感冒,但是对于社会,如果大量人同时都感染,医疗系统会出现很大问题。后面我还得和大家说说医院床位、重症监护室和呼吸机的问题,这在疫情爆发时特别重要。#德国疫情# #钟南山谈疫情# #德国单日新增近6千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德国钟南山”德罗斯滕解读新冠病毒系列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