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吧皮卡丘

去吧皮卡丘

晚上在学校跟同学一起吃中餐外卖的时候,台湾同学Ethan在群里说:

剛被兩個路邊死小孩叫coronavirus,差點爆氣!

有人说:那你就冲他们假装咳嗽,吓吓他们!

有人说:西班牙的小孩儿是这样的,太讨厌了。

有人说:好过分啊。

有人说:看看是哪个学校的,我帮你给校长写信,告老师。

对面同样来自东北的Jason一边吃水煮牛肉一边说:我有一次,那帮小孩儿冲我就直接叫我皮卡丘。

我问:为啥叫皮卡丘?

他说:因为黄种人么。

我差点儿把嘴里那点儿炒饭笑喷出来,暗暗为西班牙小孩子神奇的想象力鼓掌称奇,亏得他们分得清,知道皮卡丘是日本的,海绵宝宝是美国的,不会喊错。

去吧皮卡丘

我倒是觉得这件事情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是小孩子不懂事的一时之举,我们没有机会去纠正他们的过失,是因为语言不通,是因为我们的反应会造成他们的反抗,如果他们在老师和家长面前也表现出这样的情绪,他们是会得到制止的,他们会被告知这样笼统地归因、贴标签和情绪发泄和转移是不对的,这是一种表面勇猛,实则畏惧的表现。

所以遇到这种事情,消消气,没有必要生气,过去了也就没事了,难不成还要去把他们打一顿不成?那就成了我们的不成熟。

前几天在荷兰的朋友跟我说:现在在荷兰,因为这个病毒,对华人的歧视闹得挺凶呢,在大城市都有袭击华人的案例了。

我说:这个正常,哪里都有愚民。

对于一件事情,孩子的反应和成人的反应不是一个概念,因为这两个群体从接收信息到处理信息到产生行为的脑回路是完全不同的。孩子从电视上看到新冠状病毒的报道,从学校听老师或者同学的叙述,接收了信息之后,不用非得家长和老师告诉他们要把矛头和指责指向所有的中国人,他们自己也可能会产生这种情绪,因为他们的思维逻辑和价值观还不成熟,他们可以犯错。

去吧皮卡丘

而成人不一样,成人的理性思考不需要别人的耳提面命,成人也需要为自己的任何行为负责,如果仍像孩子一样用“病毒来源于中国,那么所有中国人就都有病”这样的逻辑来思考,那么只能说明他们没有活出理智和智慧。他们用最简单的思维进行思考,他们仇富,他们不患寡而患不均,觉得富人的钱来的不公平,应该多给富人征税这样政府就有钱给他们发更多的补贴和失业补助。

这样的人,同样也不值得跟他们有什么较量。

恶人是无处不在的,但是我永远都相信善人才是生活和生命中的绝大多数。然而信念不是对策,如果真的遇见这样的袭击暴力事件,我没有想过我会怎么做,我猜测不到自己在这种极端情况下的反应。

去吧皮卡丘

在国外,我不能继续发扬东北“能动手就绝对不吵吵”的优良传统,也不会盲目地去彰显“威武不能屈”的节气,因为我时时刻刻都要想着我的家人和朋友,把自己推入危险的境地也是对他们最大的不负责任。

正吃饭的时候Jie给我们看他昨天晚上在家看到楼下聚众打架的视频,赤膊上阵,刀子挥舞。我跟Jason一边吃红烧肉一边瞟,都觉得这个段位实在不高,放在我们左青龙右白虎,大金链子小手表的东北真的是上不了台面。

去吧皮卡丘

明天是IESE的Multiculti,我们学校特色之一就是多样化,Multiculti顾名思义就是多个国家文化展示的意思,说得更直白一些就是一个群魔乱舞,喝酒喝到凌乱的大狂欢。届时,我们中国代表团会用东北大秧歌和野狼Disco的舞姿来弘扬东北文化,具体效果如何,且听明天分解。

像话不像话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去吧皮卡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