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护士在武汉被“表白”38次,太甜了!

身着一袭白衣,他们是病人眼中的希望、是天使……脱下厚重“战袍”,他们对父母有着怎样的牵挂?对爱人有着怎样的思念?对孩子有着怎样的眷恋?对所见所闻有着怎样的感动?对用心守护的病人又有着怎样的真情……

点击收听《来自武汉的声音日记》第十二期。今天的日记来自驰援武汉的北京宣武医院护士郭京。

这位护士在武汉被“表白”38次来自新华社00:0004:28

这位护士在武汉被“表白”38次,太甜了!

3月8日 武汉

今天,我收到了来自女儿和她的北京市第十五中学初一(1)班同学们的38封慰问信。孩子们质朴的话语和真挚的问候,真是让我意外又惊喜,感动又感激,谢谢大家的祝福与鼓励!

这位护士在武汉被“表白”38次,太甜了!

这位护士在武汉被“表白”38次,太甜了!

郭京收到来自女儿和北京市第十五中学初一(1)班同学们的38封慰问信。

有孩子在信中问我,当初为什么会学医。很惭愧,1998年参加高考,成绩不理想又没有服从分配,机缘巧合进入了首都医科大学护理系。在这所学校里,我开始接触医学,在不断的学习中,我对医学产生了兴趣。

毕业时的授帽仪式上,护理前辈们给我戴上了美丽的燕尾帽,我庄严宣誓:“健康所系,性命相托。”从此,肩上更多了一份责任。每每想到,患者是把健康,甚至生命托付给了你,就更不敢有一丝松懈和怠慢。

这位护士在武汉被“表白”38次,太甜了!

北京宣武医院护士郭京在病房工作。

在重症监护室工作了13年,每一次把重症患者从死神手中抢救回来,我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成就感。因为救了一个人,可能就是救了一个家庭,甚至几个家庭。对于自己的职业,我是越干就越热爱,虽然辛苦却非常有意义。

2003年,我参加了抗击非典的战斗,是当时科室第一批出征的战士中最年轻的一个。如今17年过去了,我从一名年轻的小护士成长为一名护理教学干事,当需要医护人员驰援武汉抗击疫情,我报名并奔赴一线。我觉得这是医护人员应有的担当,职责所在,所以责无旁贷。大家都说我们是英雄,其实我不是什么英雄,只是做了自己作为医务人员的份内之事。

这位护士在武汉被“表白”38次,太甜了!

北京宣武医院护士郭京在工作区。

这些孩子们不曾来到武汉,但是他们的来信,对我来说都是一种鼓励,是我前行的动力。其实在这场战“疫”中,他们的父母也都和我一样,在默默地为大家做着自己能做到的一切。他们或许是教师、是警察,或许是公司的普通职员,但他们也都在自己所从事的行业里、在自己的岗位上坚守着。

谢谢你们!孩子们,我在武汉与病毒作斗争,一战到底,不胜不归。你们在北京好好学习,为美好的明天做好准备,祖国的未来需要你们。让我们共同努力,加油,孩子们!

这位护士在武汉被“表白”38次,太甜了!

北京宣武医院护士郭京在工作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教育 » 这位护士在武汉被“表白”38次,太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