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Rapper再不红,我就要对中文说唱绝望了

这个Rapper再不红,我就要对中文说唱绝望了

这个Rapper再不红,我就要对中文说唱绝望了

如果没有人尝试做那么一点点改变世界的事情,那世界岂不是永远不会改变。

1.

2019年冬,不知名说唱歌手姜云升宣布,他即将发布新专辑《初》。

相比之下,说不定帮他制作专辑的并参与合唱的制作人朴冉,或许还更出名一些。

毕竟大众了解中文说唱主要还是靠一年一度的新说唱。而在新说唱2019总决赛上,黄旭和杨和苏最终对决的两首歌曲,朴冉都参与了制作。​

小众歌手发专辑一般都不会怎么顺利,宣布和专辑发货中间还有个漫长的过程。

在这期间,姜云升和朴冉共同举办了全国巡演,为新专辑预热,我一时兴起就买了票,第一次去现场看了地下rapper的演出。

这个Rapper再不红,我就要对中文说唱绝望了

现场

受综艺节目以及网上视频的影响,我之前觉得说唱表演现场的画风应该是这样的:

一帮年轻人穿的花里胡哨,台上的人嗨到不行,喊着whats up,伴随着粗口,然后再往台下撒点水啥的。

然而这第一次接触,就改变了我的刻板印象。

这个Rapper再不红,我就要对中文说唱绝望了

姜云升在现场演唱了他新专辑的主打歌《28.7》。

28.7,一个看上去莫名其妙的数字。

但实际上,这是一首严肃作品。

自2000年至今,中国每年约有28.7万人死于自杀。

这个Rapper再不红,我就要对中文说唱绝望了

除了周杰伦和宋岳庭,我真的很少听到中文说唱歌手关注如此严肃的社会问题。

于是我静下心来,改变了来燥一下的初衷,认真的听完了这首歌。随后就开始后悔嫌贵没买这张专辑。

2.

在这首歌中,可以明显的感受到一种叫做诚意的东西。

为了这个主题,姜云升几乎放弃了曾经最拿手的押韵技术。

这个Rapper再不红,我就要对中文说唱绝望了

作为中国地下当代最优秀的Battle MC之一,押韵和玩梗可以说是姜云升之前最锋利的武器。

但是这首歌如果单论韵脚,真的太普通了,只有简单的单压和少数几个双押,甚至很多地方都不押,更没有什么特别炸的punchline或wordplay。

这个Rapper再不红,我就要对中文说唱绝望了

从技术角度来看,可以说是一首没有什么爆点的歌。

结果就是这么一首歌,会有种直击人心的窒息感。

也正因如此,虽然姜云升的粉丝数只有十几万,但这首歌在网易云上线以后,短短几天居然有了过万的评论数,完全不输很多在新说唱已经成名的当红rapper。

这个Rapper再不红,我就要对中文说唱绝望了

在这首歌中,姜云升似乎走进了潜在自杀者的内心世界。

或许说唱歌手本身也被社会当做另类,也曾活在被定义的痛苦中,所以让他对那些人感同身受。

这世界上有太多人,因不同而被当做异类,被定义成病态,明明被伤害,却被贴上“脆弱”或“幼稚”的标签,被拿来嘲讽。

更有太多的"好心人",只会不痛不痒地命令他们变坚强。

一个拳击手打了另一个拳击手一拳,那个人说不疼,又打了另一个拳击手一拳,他也说不疼,这个时候过来一个路人,他又打了他一拳,路人说疼。

然后所有的拳击手都笑话他:你这么这么弱?

或许在这个世界,弱也是一种罪。

我无法否认这种社会达尔文主义无比真实地存在着,但我同时也在想,只有这一种运行逻辑的世界,真的是一个好的世界吗?

那些人和姜云升大概不会这么认为。

生而为人,你不必抱歉,该道歉的不该是那些作为加害者的人吗?

或许有人会说,这世界就这样啊,你改变不了只能适应。

是啊。

可是,这世界有太多为既定规则说话的人。

可能,也需要那么几个人,为那些“弱者”说点什么。

如果没有人尝试着做那么一点点改变世界的事情,那世界岂不是永远不会改变。

在歌曲结尾,朴冉一遍又一遍地唱着:

活下去吧!

3.

从2017年中国有嘻哈开播,中国说唱开始正式进入主流市场。三年来,这个节目确实为中文说唱的推广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不过回首这三年,从地下冲到地下的说唱歌手们,虽然贡献了不少脍炙人口的作品,但百分之八九十都是千篇一律的主题:

"我多牛叉,从地下混到地上,我白手起家,现在身家百万,我开豪车坐私人飞机,hater只是妒忌我,键盘侠恶臭……"

即使少有一些走心的类型,也大多数是情歌,或者是讲一讲自己的个人经历和感受。

中文嘻哈音乐里,real talk的部分似乎只剩下"我就是爱钱",除此之外,似乎只是换了个形式的流行音乐。

所谓内核,似乎早已无人思考。

然而中文嘻哈是一开始就这样吗?

这个Rapper再不红,我就要对中文说唱绝望了

要知道,早在2001年,周杰伦已经发行了批判家庭暴力的歌曲《爸,我回来了》

二十年前的周杰伦已经在思考,如何用嘻哈音乐讲述思想,输出观点,反映现实社会,甚至是写和欧美不一样的中国嘻哈音乐之路。

二十年后的这些后辈们,却还只想着拾人牙慧,只是模仿者西方音乐中最表面的那些东西。

这个Rapper再不红,我就要对中文说唱绝望了

2003年,家人从已经过世的宋岳庭遗物中找到了一张名为《Life's a Struggle》的专辑,歌曲中充满一个嘻哈少年对社会现实的思考和痛苦。这首歌也获得第15届台湾金曲奖最佳作词人奖,成为中文说唱历史上永恒的经典。

我并非那些排斥那些自我认同的曲目,那当然是那些rapper真实的内心产物。

只是希望他们从一夜暴富的喜悦中醒来之后,能够用一些时间冷静的想一想,是否可以为中文说唱制造些新的可能性。

曾经唱出"穷人的头啊你莫忘到天"的Gai,成名之后却说"我不想和坐经济舱的rapper有任何交集"。

当然我很钦佩他握着麦克风,声嘶力竭地喊"祖国万岁"。

真心的。

直到听到《28.7》,我发现原来中文说唱歌词,还是有另外的可能性。

4.

让我们回过头再聊一聊姜云升这个人。

如果你以为他是个忧郁才子的人设那就错了。

他不但不忧郁,要真凶起来,新说唱一大半人都干不过他。

这个Rapper再不红,我就要对中文说唱绝望了

姜云升,圈内人称僵尸。来自云南的Batlle Mc ,同时还有一个不可思议的身份:他是一个道士……

而且是那种真正的宗教人士,拜过师、有传承那种。

年纪虽然不大,但已经是说唱圈的老炮儿了。他是小青龙之后,云南地下rapper中的佼佼者,多次拿到铁麦、地下八英里、干一票等freestyle比赛的分站冠军。并在2018年干一票的全国总决赛上拿到了亚军,真正的batlle King。

在场上骂人的时候,你可能很难与作品里的他联系在一起。

真正让他有开始在圈外有一点名气的是他同时diss gai、那吾克热还有杨和苏的一首歌《这首歌没唱直接听》。

这首歌将他押韵技术和玩梗的能力发挥到了极致。

如果说某B打头的rapper是押韵技术的标杆,但比玩梗,恐怕他也要逊色姜云升一筹。

这首歌几乎是一句一个包袱,一句一个梗,每一句都是有的放矢,瞄准对方的痛处打,有人甚至形容第一次听骂人是乐着听完的。

姜云升自己也对这首歌相当满意,新专辑中曾得意洋洋地唱"都想听我diss,认为我的东西才算狠,这首歌没唱直接听,成为了多少rapperdiss的范本"。

后来,杨和苏与他不打不相识,甚至还成了朋友,或许这就是所谓惺惺相惜。

不过也就因此,后来演出时,姜云升再也没唱过后面diss杨和苏的段落。

聊这些只是想说明,我从未看轻过说唱歌手diss或者自我认同等元素的因素,这绝对是嘻哈文化的一部分。

好像武林高手的马步,相声演员的贯口,都是必须的能力,但如果到了一定高度的说唱歌手,还仅仅停留在这个层面,未免故步自封,难以让中文说唱更上一个台阶。

早在2018年的说唱大赛listen up中,姜云升已经奉献了一首感人至深的作品《网易云》。

这首如同喃喃耳语的歌曲描写了成年人在冰冷社会中的痛苦与挣扎,其中"这微信把你我变成游子,浮躁且容易厌倦;沟通只需动动你的手指,连分手都不用见面。"堪称是把多字押韵技术和表达内容完美融合的金句。

这届比赛的最后阶段,姜云升由于公司未能解决伴奏的版权问题,他只能以阿卡拍啦清唱的模式来呈现,即使面对这样的的窘境,他依然拿出了一首如泣如诉的《离开》,将游子如浮萍一般的窘境,在艰难中依然坚持的勇气写的直击人心。

兴许是卧室的床太过硬吧,

所以才会每天晚上通宵的工作,

是洗澡水不够烫吧,

所以没有办法把你不安全部冲落,

是天生不爱权力,

所以什么都没抓在掌心,

在路边摊吃面,

告诉家人公司刚发了几万的奖金,

兴许是天气太过冷吧,

所以推掉了所有的Party,

是啤酒很难喝吧,

所以选择一直都呆在家里,

兴许是天性孤独吧,

所以才把伤口主动撕裂,

朋友问我有什么心事,

我却说我最近刚失恋,

兴许是外卖填不饱胃吧,

才总感觉自己很快力竭,

是卧室是单人床吧,

所以那天才选择把她给拒绝

当他唱完,台下的许多观众早已红了眼眶。

除了《28.7》之外。新专辑还有一首优质作品:《你一定能够成为你想要去成为的人》。

我甚至认为,这首作品很有可能成为中文说唱的经典。

歌曲一开头就有种俯视芸芸众生的苍茫感,他描写着在这个城市中川流的人们,各自有不同的幸福和悲伤,人们忙碌着也孤独着,有表面浮华背后的伤口,也有自以为是的优越和空虚的灵魂。

姜云升的歌词很少像现在流行的风格那样,过度写比较虚的那种境界型的心理感受,拼凑高级的词汇来制造氛围和精致感,看似深刻,常常让你叹服了半天,其实并不知道作者想表达什么。

他喜欢写具体的事物,写平凡人的经历和处境,用故事来打动人,而不是形容词。

这个Rapper再不红,我就要对中文说唱绝望了

这个Rapper再不红,我就要对中文说唱绝望了

这个Rapper再不红,我就要对中文说唱绝望了

而这种区别,常常是文字水平的一道阶梯。

太多作者和读者都停留在执着辞藻的阶段,只会欣赏形容词的美,对所谓的"意境"捧到了天上,而对写实派或者质朴的文笔不屑一顾。

最好的例子就是很多人认为古龙的文笔比金庸好……

然而文字更大的魅力在于返璞归真。白居易写诗给老太婆看,唐伯虎的桃花源诗句句大白话却是千古名句,老舅的野狼Disco,土嗨表面下,写尽了那个时代人的情怀和回忆的感受。

再看那些鸳鸯蝴蝶派,有几个成了大师让历史记住?

年纪轻轻的姜云升,居然已经迈过了那道坎儿。

当然,姜云升还有很多优秀的作品,描写原生态家庭关系的《爸爸》、《致郁》,励志的歌曲《毕业典礼》,讲述自己个人经历的《自白书》,诠释北漂一族辛酸的《日记》。甚至还有一首专门骂自己的《人生指导》,开创了diss作品自残的先河,大概也是告诉可能会diss他的人:

骂我?你们都比不过我自己骂,所以还是歇歇吧……

这个Rapper再不红,我就要对中文说唱绝望了

《初》这张专辑在淘宝上已经卖光,搜索出来的链接全部都是加价求收的,虽然没抢到很不甘心,但我也很欣慰好的东西被人欣赏,尤其是说唱听众还是以90后甚至是00后为主。这说明年轻人并不只会欣赏流量,他们同样不应被贴上某些标签,或是套进审美的鄙视链。

5.

说唱音乐来自于美国的街头和社会底层,是美国乡亲们喜闻乐见的音乐形式,类似于中国诗经中的《风》、戏曲和信天游这类民间艺术。

这类草根文化的核心都应该是表达内心深处的东西,为真实生活发声。

诗经中有《硕鼠》、《采蘩》这种劳动人民对剥削者的反抗,信天游更是陕北底层人民最原始的呐喊,2pac、JAY-Z、埃米纳姆等美国嘻哈巨星,都曾经在自己的音乐中对种族,贫困,毒品、同性恋等美国社会现实问题发声。

底层文化的内核都是类似的,只不过中国老百姓有中国老百姓的经历,美国人有美国人的声音,我们可以喜欢美国人音乐形式,但没必要非逼着自己也要讲美国人的故事。

明明家庭美满生活幸福,非要为赋新词强说愁,那叫矫情;明明是普通老百姓,非要满嘴跑车名牌,那叫装*。

不论音乐或其他艺术形式,包括我们文字工作者,输出内容都是正事。能够揭露真相、提出观点,是最酷的。

如果你做不到,单纯的娱乐也不算错,起码让人高兴也是好事。

但用毒鸡汤或者靠故意地宣扬一些本来丑恶的东西来迎合人的负面精神需求来换取利益,那就令人不齿了。

丑恶,不代表real。

平心而论,姜云升的说唱技巧不是顶级,嗓音也不算讨喜,但以歌词而论,新生代的说唱艺人中,他绝对是顶级的。

我希望有一天,中文说唱除了娱乐之外,也能带给人思考,也能成为一种表达内心的方式。

据说姜云升正在考虑2020要不要上新说唱,或许他的风格未必能走的多远,但如果能让大众看到中文说唱新的可能性,能让其他rapper看到,不只是炸的、燥的才能让听众接受,那也是一件值得欣慰的事情。

所以趁他还没大火,赶紧听听,以后万一火了,你也能跟身边人说一句:

我早就看好他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娱乐 » 这个Rapper再不红,我就要对中文说唱绝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