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急如焚,5个留德中国中学生确诊,回国还是留当地?

今天上午还是风和日丽,邻居在院子里放了躺椅,安详地做起日光浴来。可下午又转阴了,感觉风也冷飕飕的。这就是巴黎的天气。但我的心情依然是阴雨天气。

昨天(19日),德国法兰克福做媒体的朋友修海涛说,他在“德国侨胞防疫工作委员会”的微信群里看到,有一个语言学校的中国小留学生发生群体性感染。据德国巴符州洪堡语言学校的中国学生家长讲述,目前学校有29名中国学生,均为年龄在14-16岁之间的未成年人,在学习德语,因受一名他国学生传染,有18位中国孩子被确诊。海涛表示,这29名学生中只有一名男孩的父母在德国,其余都是独自在这里。据了解,这是所语言学校的德国知名的德语学校,在多地有分校。这29位中国孩子先在这里学习德语,之后将进入不同的德国寄宿学校读书。在这里学习德语的学生来自61个国家。

我可以想象无论是在德国的孩子的监护人(按照欧洲国家的规定,未成年的学生来欧洲,一定要有法律监护人)还是国内的家长在得知这个消息时心急如焚的情况。未成年的孩子,父母不在身边,感染这样的病毒,家长们肯定像热锅上的蚂蚁。给中国外交部写信,找当地侨团帮忙,希望给孩子提供帮助。得到这个消息,当地侨领自是十二分热心,海涛联系了在德的学生家长,并找到了这个学校,因为学校已经全面封闭,任何非相关的人员不得进入,因此也无法核实具体的情况。当时传出的消息是有18位中国同学被确诊为新冠病毒感染者。病患者全部被安排在学校的单间宿舍,隔离治疗。而另外11位同学尽管目前没有出现疑似病症,但也被安置在学校隔离。每天两次测试体温。

今天得到中国驻法兰克福总领馆的消息,经总领馆与校方联系确认,学校是有18名学生检测结果为阳性,其中5名为中国籍学生。确诊的中国籍学生目前均为轻症或无症状,根据德方相关处置流程仍须留在学校隔离观察。总领馆表示,总领馆已要求校方密切关注确诊中国学生的病情发展,做好其他中国学生的隔离、检测工作,提供必要的生活保障和心理疏导,及时向学生本人、家长和我馆通报情况,患病学生如有病情加重迹象须及时送医院治疗。目前,总领馆馆已与所有确诊学生取得了联系,确认其身体和心理状况均稳定,相关情况已通报学生家长。这让人稍稍放心。

心急如焚,5个留德中国中学生确诊,回国还是留当地?

中国驻法兰克福总领馆发布5位学生确诊的同胞

今天,海涛也发信过来说,是传消息的人把确诊的总人数和中国学生确诊的人数弄混了,给大家传递了不实消息,很抱歉。其实这也是常有的事。这种事,校方会因为涉及个人隐私的问题,非官方交涉,肯定难以透露具体消息,特别是这种时候。我们说:“病毒无国籍”。对于学校来说,不管是来自哪一个国家的,都是学校的学生,自然一视同仁。我相信,虽然得到了中国驻法兰克福总领事馆的消息,家长们也不得安心。可能后悔、自责、焦虑交织在一起。我想这也是一种选择的代价。当初就应该考虑到,既然将孩子放手放到国外独立生活,无论孩子还是家长,从心理上就应该有所准备的。有很多不可预知的事情会发生。现在唯一可做的,就是相信学校,相信中国驻法兰克福总领馆,相信德国政府,相信德国卫生部门和洪堡学院正在按专业的标准来处理该事件,保持和学校及总领馆的联系,了解孩子当前的状态。

海涛也联系到了一位和学校有合作关系、也是当中某些学生的监护人的当地华人,介绍了学校目前对孩子的护理情况,3月13日,洪堡学院发现有学生感染冠状病毒的事件,洪堡学院立即向当地卫生部门报告了,并在卫生部门的指导管理下,立即进行全院隔离中,任何人不能离开学院,防止继续感染外界。3月19日,学校在晚间还增派了3名工作人员加入护理团队,以便丰富孩子们的生活,避免孤独和无聊。洪堡学院让同学们各住了一个单人间,每日送3餐,期间还会探问2-3次,每个房间安装电话,家长可以随时和孩子电话联系。晚上布置德语作业,第二天发答案。这位华人也表示:“目前我们遇到了史无前例的困难,随着时间的推移,感染的风险很可能会越来越大。我们大家只有精诚团结,相信德国学校和德国伙伴,才会取得理想的结果。”

德国20日新增3930例,总数达到19753例,新增死亡12例,总数57例,其单日确诊数仅次于意大利,但是病死率却只有0.3%,大大低于欧洲平均病死率约4.5%。根据统计,死亡者绝大部分是60岁以上有陈病的人。而目前德国还没有宣布全国学校停课。而法国在民众的强烈要求下,已经在16日开始全国停课。

停课和疫情自然让中国留学生进退两难。但是有一种恐惧是妈妈的恐惧,可怜天下父母心,他们比身在疫区的孩子可能更着急和忧虑。前不久一位深圳妈妈向媒体哭诉引起关注。她说,她11岁儿子去年9月去英国读书,现在国际航班一票难求,即便花了人民币几万元甚至几十万元都买不到一张回家的票,对于11岁以下的孩子,有些航空公司也取消无人陪伴服务,买到机票也无法登机。她希望政府包机接回这些孩子。据报道,有166位英国小留学生家长向中国外交部、驻英国大使馆发送了一份《关于对滞留在英国的未成年中国小留学生开展领事保护的申请》,呼吁中国政府尽快组织包机,接这些孩子回国。面对日趋严重的新冠病毒肺炎疫情,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18日宣布,英国各地的学校将从21日起关闭。

对此,中国驻英国大使刘晓明接受央视连线采访时表示,目前中国在英国有22万名留学生,在154个大学就读;另有1.5万名小留学生,在英国1,000多所中小学校学习。关于学生提出回国的问题,使馆也帮助他们分析。刘大使说,使馆的热线电话,高峰时候每天接到600起。我们首先帮助他们分析自身形势,如果是马上要毕业的学生,学校网上授课了,那么回国可能是自然的。但是有很多学生是刚刚入学、甚至还有一半学业没有结束。疫情毕竟是暂时的,希望他们做好规划,跟校方保持联系,跟内政部门了解好签证情况。刘大使表示,我们特别关注小留学生,他们很多都是寄住在一些英国人的家庭,不少是老年人家庭。现在按照英国政府规定,70岁以上老人要居家隔离。所以我们也在努力帮助他们寻找一些托管单位。现在我们已经联系了一些部门,帮助他们解决实际的困难。我们希望学生能密切跟踪使馆提供的信息,密切跟踪英国卫生部门发布的各种信息,还有世界卫生组织提出的指导性意见,就是尽量减少国际旅行,尽量减少走动,避免交叉感染。同时我们也在同全英学联等学生组织、英国校方等保持密切联系,要求校方保证我们留学生的安全、健康。学生们也组织起来了,成立了志愿组织,守望相助,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对于那些希望回国的同学,我们根据他们特殊需要,正在努力跟国内部门进行协调。刚才你讲中英来往很密切。正常时期,中英之间每周有168个航班,现在由于疫情原因已经减少到23个航班。所以航班也面临一些问题,我们正在努力跟国内主管部门进行沟通,努力解决那些确实有特殊情况需要回国学生的困难。

心急如焚,5个留德中国中学生确诊,回国还是留当地?

发在朋友圈中的飞机上的照片,一脸的幸福

留学生的问题是共同问题,是去是留,也可能不是留学生自己能决定的,不仅是小留学生,大留学生也一样。法国虽然小留学生不多,但也有近5万在各类大学和商校、艺术学校里读书的留学生。我的朋友程女士家里住了两个成都来的女留学生,一个已经研究生毕业等发文凭,还有一个还没读完。她们坚持到18日,最终在父母的催租下,回国了。学业完成的回国等文凭是没有问题的,另一个只好放弃学业了。用她们父母的话说:“现在保命要紧,学什么不重要了。”她们是买的从别国转机的机票,价格肯定不菲,但这也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不可预知的危险。程女士说,看她们带着5个大箱子,像逃难一样,心很痛,看着她们上车眼泪就不停流。她们走后,心里特别难受,哭了很久……

但是有很多的留学生选择了留下来。在巴黎,在全法中国学联和分学联的组织下,组成了片区学生交流群,以方便大家在有困难时相互帮助,全法中国学联也在其网站上公布了其求助信箱,以互帮互助,共渡难关。学联为了大家在家学习之余,照顾好自己的生活,还在微信群和网站上公布“抗疫食谱”,以帮助离开学校食堂的学子学会照顾自己。

我的一个朋友的孩子在昂热大学读书,在学校停课后选择了留在学校,他说像他这样选择留在学校宿舍的有七八人,学校每天为他们提供两餐。他今年希望大学毕业后报考巴黎高商的研究生,现在正努力补习英语,他选择了“一对一”网课,希望利用这段时间恶补英语,以便在英语考试中取得好成绩。他的决定也得到家长的鼎力支持。他告诉我,他哪里也不去,怕坐公共交通造成交叉感染,现在自己存了一个月的伙食,学习让他很充实,一点也不担心疫情的问题。

我在朋友圈里看到一飞机人基本都是学生面孔的照片。我也曾和中国驻法的航空公司的办事处联系,目前,国航、东航、南航的飞机还在通航,要想回国也是有机会的,当然票价是比平时高了一些,但也不是像英国那样一下十几万人民币,都是可以承受的。当然,根据国际防控疫情和当地防控疫情的规定,现在的检查也严格了很多,这都是为了大家的健康和生命安全。当然,中国专家和欧洲的专家都反复强调,长途旅行有风险,有些留学生在出发地没有什么症状,到达目的地机场被查出感染的也有。而留在当地,做好防护,感染的几率很低。特别是一些留学生的居留证面临到期,现在警察局已经停止了延长居留的办公。如果在国内居留证到期,想返回法国,必须重新申请签证。现在各国对签证的发放,也有些特别的规定,因此,是去是留,要做好风险评估。

法国参议院于19日凌晨以252人投支持票,2人投反对票,另有90人弃权通过了关于国家进入紧急卫生状态的法案。法国内政部长表示将在本周末对各个车站、机场实行更严格的管制,以便更好管控疫情,如果有人去机场,要做好准备,随身携带出行证明和机票等,以备检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教育 » 心急如焚,5个留德中国中学生确诊,回国还是留当地?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