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兰成:爱情不过就是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文丨尼古拉斯小呲花

胡兰成:爱情不过就是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中国“著名”汉奸胡兰成1906年2月28日出生在浙江嵊县,原名胡积蕊,小名蕊生;年轻时曾在燕京大学做旁听生,擅长写作,局势动荡期间追随了汪精卫,1940年抗日战争时为汪精卫的卖国行径发表了“和虽不易但也要和”的洗白言论,从此奠定了自己的汉奸之路。1981年7月25日因心脏衰竭死于日本东京。

胡兰成这一生除却汉奸的头衔,他的风流韵事也是常被后人所诟病,他的情史丰富,阅女无数,除却数不清的一夜贪欢,正式婚娶竟也有8次;这其中著名的前妻张爱玲也不过是芸芸中的一个而已;

他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就像他当初用《战难,和亦不易》将汪精卫的卖国美化一样,他将自己这一生的苟且和无耻也用《今生今世》美化成风流和多情,自此也奠定了自己渣男之路。

胡兰成:爱情不过就是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胡兰成:爱情不过就是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每个女人与我都不过三年五载,唯玉凤七载。

“千万年里,千万人之中,只有这个少年便是他,只有这个女子便是她,竟是不可以选择的,所以夫妻是姻缘。

胡兰成说的这个人便是他年少时祭天告祖,行聘亲迎的发妻,这大概也是与他情事生涯中感情最为复杂的一个。

他一生得到无数女人青睐,也蹉跎了无数女人的人生,这玉凤就是其中伤害最重的女人。

玉凤姓唐,与胡兰成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那年夏天的初相识,他只当是年岁到了,无法推脱只得应承父母婚配一事,于是在唐家遇见了外出归来一身素气的玉凤。

匆匆一瞥,连面相都未分辨的清,亲事就定了,他在传记里说:

如此就行聘,男家女家的长辈都放心,说两人已经自己看中了,使我无从剖白,但也不觉得是被误会或受了委屈,人世最最真实的事每每会有像这样好的糊涂。

就这样顺水推舟,到了洞房之夜,他第一次看见了素面朝天的新娘;唐玉凤貌不惊人,没读过书,是寻常的不能再寻常的女子了,我猜他心里是失望的,于是才有了洞房千金一刻的一夜清明,连梦都没有;他在今生今世有凤来仪篇说到:这一刻我一点亦不兴奋感动,什麽也不思想,也不是不乐,也不是凄凉,是什麽一种情怀好不难说。

胡兰成:爱情不过就是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婚后的生活让胡兰成很是恼人,他觉得玉凤不像五四的学生那样新派潮流。所以常常发恨,不说好话。玉凤也不争执就只会低眉顺眼,埋头干活。

因胡兰成曾对玉凤说,跟你结婚以后,我没有一日是过的称心的,于是玉凤整日惶恐不安,生怕被休,更加顺从能干,为胡兰成生儿育女,吃苦耐劳,伺候家人,把这个上有老下有小的家打理的井井有条。

终于积劳成疾,玉凤一病不起,当时家里也没有条件为她医治,弥留之际也未见到丈夫一面。时年28岁。

胡兰成在自己的回忆录里提到玉凤病重去世,很是心痛,几乎肝肠寸断,他说:“我儿时啼哭都已还给了母亲,成年后的号涕都已还给玉凤!有后人也把这段当做他后来卖国求荣的契机,说是因为爱妻无钱医治才导致他最后一心攀权富贵。

其实胡兰成本身就是凉薄,自私之人。他感念玉凤,不过是因为玉凤顺从待他体己周到,甚至他求学期间与于三小姐公开恋爱,后又去斯家假意借书借机勾搭斯家小姐被赶,玉凤都默不作声的放纵。

世人的回忆录皆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唯胡兰成的回忆录是大言不惭,将无情伪装成深情罢了。

胡兰成:爱情不过就是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愿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这一句是胡兰成与张爱玲的婚书上的文字,张爱玲没有想到,所谓的岁月不过短短4年。

他与张爱玲结识源于小说,1944年初春的一天,胡兰成正在南京的庭院里翻读杂志,当他看《封锁》的开头时,不由得坐直了身子,反复翻看,细细品读。并且一次次向朋友推荐,还要征求意见,必须要求得对方说句好为止,甚至觉得好也太过平淡,也不足以形容。思想前后,他写信给编辑苏青问此作者,苏青回答,女子张爱玲。

他沉浸在张爱玲的才学里,他说:我只觉得世上但凡有一句话,一件事,是关于张爱玲的,便皆成为好。

胡兰成:爱情不过就是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于是,他厚着脸皮来到张爱玲的居所,一次又一次被拒绝,一次又一次的相邀。

彼时他已然忘记了自己已有妻室,这个时候的胡兰成,已到中年。第一任妻子唐玉凤去世后,他娶了第二个妻子全慧文,这期间,生儿育女,处处风流也是毫不耽误,全慧文后来得了精神病被弃于上海,孤独终老。

于是他娶了第三任妻子,一个叫应英娣的歌女,也是最漂亮的一个情人。

此时他遇到张爱玲,沉溺其中,一发不可收拾,对她展开了积极猛烈的爱情攻势,他谈诗论赋,欲擒故纵,情话满满,终于张爱玲沦陷了,她不顾胡兰成汉奸的身份,飞蛾扑火般的投入了自己的,爱情,身体,尊严甚至金钱。

因为和张爱玲的事情闹得满城风雨,应英娣作为胡兰成的名正言顺的妻子自当不能坐视不管,于是他们之间大吵一架,胡兰成对她动了手。最终他离婚立刻娶了张爱玲,张是那么一个骄傲,自信充满才情的女子竟也枉顾名声,满心欢喜的嫁了。

他一边许她现世安稳,一边和寡妇范秀美调情,甚至让张爱玲照顾去上海流产的范秀美,他在回忆录里提及这段的,说道:我在忧患惊险中,与秀美结为夫妻,是有利用之意。习惯花女人钱的胡兰成,不过也是贪图范秀美的钱财;虽是羞耻之事,谈及却理直气壮。

后来他又用张爱玲的钱包养了护士小周,后因小周拒绝做妾断了情缘。

张爱玲说: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然而心里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

胡兰成:爱情不过就是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终于在这段低到尘埃里的婚姻中,张爱玲感受不到爱和安稳,她留给胡兰成一封诀别信因担心胡兰成日子过得清苦还附上了30万自己的稿费。

胡兰成就是有这样的本事既花女人钱又糟蹋女人心。

沉浸在爱情的女子,无论多么冰雪聪明都会变成傻子。

胡兰成:爱情不过就是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觉得夫妇姻缘只是无心的会意一笑,这原来也非常好

得到胡兰成非常好的评价是他这最后一位妻子。

是一位黑帮老大的遗孀,行事果断,雷厉风行;是上海滩鼎鼎有名的“女流氓”—佘爱珍。

胡兰成是她的第三人丈夫,她是胡兰成第八位妻子。因常年混迹上海滩,做事狠辣,看事通透也豁达,是个充满智慧的狠角色。曾经因为要去做头发硬闯租界,与保安队火并,发生枪战时面色不改,波澜不惊。

胡兰成对于女人从来没有怕过,不管是有妇之夫,还是风尘妓女,想招惹便招惹毫不顾忌。所以他盯上了这朵黑玫瑰。

可是万万没想到的是,常在花丛过的浪荡公子终于棋逢对手,他的一惯风月手段,都被佘爱珍看的透透的,骗不了也诳不了。他觊觎她的地位和手段,她掂量他的家底和能力,两人的结合更像是一场各取索需的交易。

佘爱珍对胡兰成说“你有你的地位,我也有我的地位”,将家里的经济大权牢牢掌握,婚后,胡兰成也是极尽谄媚,时常夸赞她为“白蛇娘娘”。

从此多情“汉奸”胡兰成被女流氓佘爱珍终结了。

胡兰成:爱情不过就是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你看,爱情就是这样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胡兰成降服张爱玲,佘爱珍终结胡兰成。

旧时人和物是非功过流传到后世,大抵都是要有些争议的,可胡兰成是个例外,除了文学上的造诣,他这一生累累情债,和卖国求荣没有一样是你可以为之辩解的。

如果你没有佘爱珍般的洒脱智慧,万万不要碰胡兰成这等孽缘。

浪子回头从来只是传说,浪荡是本性,渣男不可怕,就怕渣男有文化。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历史 » 胡兰成:爱情不过就是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