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痛陈“不能优柔寡断”“依法办事”是否拖了日本防疫的后腿?

据日本NHK电视台报道,为防止新冠肺炎疫情进一步扩大,2日上午,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参议院预算委员会上发表讲话表示:“ 为预防可能出现的所有情况,将疫情对国民生活的影响控制在最小范围,政府应尽快推进立法程序,制定与新型流感对策特别措施法同等的措施,包括实施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的条例。”

这是日本内阁首次显露出为新冠疫情设立新法的意向。日媒评述认为,近几天来,随着新冠疫情的加重,日本防疫举措已经逐渐摆脱按照既有法律“循规蹈矩”的做法。

安倍痛陈“不能优柔寡断”“依法办事”是否拖了日本防疫的后腿?

安倍在2日的国会上呼吁获得更大授权。

由于既有民族思维并吸取了战前国家机器“暴走”的教训,日本政府在战后行政当中十分讲究“依法行政”,有时难免过于死板。本次疫情当中,虽然早在1月初日本政府就已经关注到中国疫情,但受制于《感染症法》的限制,日本国内所采取的防疫措施有限。东京新闻2月15日曾发表评论认为,《感染症法》当中的相关法条似乎已不适用。

1月15日,日本发现第1例外国游客感染病例。1月28日奈良一家旅行社大巴司机确诊阳性,随后同车的导游也确诊被感染,日本政府对病毒的危机意识陡然升起。当天,日本政府发布行政命令,将新型冠状病毒列入指定感染症。

安倍痛陈“不能优柔寡断”“依法办事”是否拖了日本防疫的后腿?

受制于《感染症法》,日本医疗机构真正开始全面启动是在二月中旬。

根据日本现行《感染症法》,被指定病症的所有检查治疗费用由公费承担,同时政府有权要求感染者隔离或停止工作,但在疫情未达到一定标准前,日本政府无法宣布限制社会正常的活动。因此我们看到一种矛盾的情况:一方面,日本是第一个与中方联系,派包机从武汉撤回侨民的国家。所有撤回人员均住在旅馆或国家培训机构,隔离14天确认健康后再各自回家,似乎应对很有章法。但另一方面,日本在国内的隔离管理措施依然严重滞后,陷入另一种意义上“被法律装在笼子里”的状态。

在2月中旬之前,东京、北海道和歌山等地虽陆续发现成规模感染,但传染渠道基本可查。2月15日,日本厚生大臣首次承认形势发生变化,一些病人传染渠道难以追踪。日本媒体称,日本在机场港口的边境封堵战略宣告失败。此轮封堵的失败导致日本政府对现行《感染症法》当中的相关规定进行了反思。

2月25日,日本政府发表应对新冠病毒基本方针,提出了加强信息通报、防止疫情扩散、强化医疗体制等具体措施,旨在最大限度减少患者增加速度,抑制国内传染流行。安倍首相呼吁减少大规模集会,但并未提出限制学校等正常教学和社会生活。

安倍痛陈“不能优柔寡断”“依法办事”是否拖了日本防疫的后腿?

日本宣布自3月2日起开始停课。

上述规定已经基本超出了《感染症法》对政府的授权,在此轮疫情当中,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日本政府在应对疫情中逐渐摆脱当初的窠臼。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在此次疫情爆发前,日本《感染症法》对于政府防疫的最高授权从未被使用过,也就是说,这是日本首次对《感染症法》的防疫效能进行实践。

在2日的国会上,安倍强调,根据专家意见,未来1至2周是决定新冠肺炎疫情在日本急速扩大还是逐步缓和的关键时刻。同时,3月2日是安倍晋三要求全国小、初、高停课的第一天。针对要求停课的初衷,安倍表示,各地已经出现了儿童感染新冠病毒的病例,政府和社会也在努力控制疫情发展。安倍特别指出:当前面临的状况不允许政府继续优柔寡断。

目前看来,日本政府在下一阶段打破常规法律进行防疫的可能性较大,安倍政府所呼吁的“新法”很可能将赶不上政府的施政,而成为一部追认其执政合理性的“事后法”。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 记者 王昱)

找记者、求报道、求帮助,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壹点”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壹点情报站”,全省600多位主流媒体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 我要报料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国际 » 安倍痛陈“不能优柔寡断”“依法办事”是否拖了日本防疫的后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