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队的夏天》31支乐队不完全统计:揭秘乐手们的隐藏职业

赵子健又辞职了。

在《乐队的夏天》最新一期,刺猬乐队在老作品《白日梦蓝》中加入了大提琴,改编后的歌曲少了剑拔弩张,多了些许温情。此前在第二期时,他们就以一首《火车驶向云外,梦安魂于九霄》点燃了全场。有人说,这首歌从编曲到作词都有一种“丧中带燃”的感觉,听起来绝望而又充满希望。

《乐队的夏天》31支乐队不完全统计:揭秘乐手们的隐藏职业

赵子健是刺猬乐队的主唱兼吉他手,也是这首歌的创作者。与此同时,他还是一名专职程序员,平日里跟上班族一样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而为了录制《乐队的夏天》,他不得已辞去了现在的工作,因为请不下来假。

这不是他第一次因为玩乐队辞职了。此前他因为乐队巡演就已经辞职过几次,在赵子健心里,工作可以辞,但乐队不能丢。但无论为音乐、巡演辞几次职,过了那段时间后他终究还是会老老实实地重新找份上班族的工作。所以十几年下来,他一直就这样当着斜杠青年。

一边斜杠一边乐队

然而,赵子健并不是一个个例,斜杠是国内乐队圈的普遍现象,比如同在刺猬乐队的贝斯手何一帆就是一名软件测试工程师。

我们做了个统计,发现《乐队的夏天》里30支乐队中的117名乐手居然有超过20种职业。超过一半的乐手都是斜杠青年,有着隐藏职业,这些职业中有教师、设计师、媒体人、理财规划师、互联网公司从业者等,涉及十几个不同的领域。

《乐队的夏天》31支乐队不完全统计:揭秘乐手们的隐藏职业

也许你没听说鹿先森乐队,但你一定听过他们的代表作《春风十里》,这首歌在各大音乐平台的累积播放量已经超过5亿次,去年他们还在工体开过演唱会。然而就是这样一支看似已经运营得不错的乐队,做音乐只是他们的兼职。

他们中有景观设计师、有建筑工程师、还有给排水设计师,都是听起来都跟音乐毫无关联的工作。

《乐队的夏天》31支乐队不完全统计:揭秘乐手们的隐藏职业

周五晚上赶飞机去外地-周末巡演-周日晚回北京-周一也像上班族一样回到工作岗位上,繁忙而奔波的周末是他们的日常,平日的下班后时间也经常被排练占满。

这样不累吗?当然累啊!谁不想专心做自己最热爱的音乐呢?但一个残酷的事实是,目前音乐圈内收入1万以上的音乐人占比才不到5%,68.8%的音乐人在音乐上获得的平均收入低于1000元,其中收入来源又以演出(50.3%)为主,其次是编曲及音乐制作(49.9%)、商业合作(22.5%),版权收入仅占9.8%。

在自己热爱的事情上无法获得能够支撑生活的收入,但又不想放弃音乐,这就使国内音乐圈形成了一种“斜杠现象”——高达84.3%的人是兼职做音乐,因为大部分音乐人无法只通过音乐相关的工作获得生活来源。

《乐队的夏天》31支乐队不完全统计:揭秘乐手们的隐藏职业

盘尼西林主唱小乐在节目中接受采访

目前国内独立音乐还偏小众,受众群体较少,也没有合适的大众推广平台。推广渠道还是朋友圈(62.4%)、微博(42.1%)、朋友介绍(39%)等传统宣传方式,像音乐平台(38%),微信公号(26%)等更加专业和普及率更高的传播渠道使用方式还比较少,或者只能通过Livehouse等小平台进行推广。

也正因如此,独立乐队很难获得较广的知名度,而知名度上不去,也就更难获得资本力量支持。

这样的舞台,乐队等了太久

资深音乐推广人黄燎原认为就现在的乐队产业来说,“商业角度还不是很好,连顶级乐队的生活也最多算是小康,或者说还不到小康,就说能生活了,也算是衣食无忧了。但是再年轻的乐队或者说还有一些老乐队,其实生活还是挺艰难的,就是大部分的人还是处于贫困的状态。”

《乐队的夏天》31支乐队不完全统计:揭秘乐手们的隐藏职业

收益无法反哺产出,这也使国内独立音乐的发展面临困境。很多乐队成员没有成熟活跃的学习环境,交流和演出的机会有限,人员流动率高,产出优质作品少,难以形成规模性、有影响力的新乐队,从而导致整体乐队产业上游发展受到了限制。

赵子健就曾经讲道,“一场音乐节就说给5万,再除以我们仨。我能不上班吗?”这还没有算上路费住宿费等基本开销,最后分到每人手里的钱可能寥寥;旅行团乐队也提到,他们曾有一次演出后结算的费用连打车回家都不够。

《乐队的夏天》中还有一幕让我印象极其深刻:新裤子乐队和反光镜乐队battle前,新裤子的主唱彭磊在接受采访时被问到想不想赢,结果彭磊的回答是先想到反光镜乐队主唱李鹏有两个孩子,所以他可能更需要往下走下去,但是他们的键盘手庞宽也有两个孩子,加上他自己的一个孩子一共三个孩子,所以他们也要赢。

《乐队的夏天》31支乐队不完全统计:揭秘乐手们的隐藏职业

这个回答虽然带着点玩笑意味,但却不无现实感。的确,赢得比赛走下去就能获得更多的曝光,而曝光度是这些乐队们现在最需要的东西。

回顾国内乐队30年的发展历程,既有蓬勃发展期也面临过挫折和危机,但毋庸置疑的一点是,直到现在,乐队从自身的人才发展到乐迷认知以及产业链都没有形成一个良性循环,导致新陈代谢很慢,没有形成一个稳定的、朝气蓬勃的繁荣行业。

在《乐队的夏天》开播的那天,臧鸿飞发了条微博:“三十年了,音乐圈欠摇滚乐一个和所有人公平竞争的舞台,今天可能机会来了。”在以奇葩说辩手这个身份走红之前,臧鸿飞就是一名乐队的乐手,这无疑也代表了大批音乐人的心声。

一直以来,独立音乐总被拿出来作为小众音乐的代表。但直到在节目上大家才发现,其实他们并不想“被小众”,不少乐手都表达了希望通过这个平台吸引到更多粉丝,自己的音乐被更多人听到的愿望。只是由于多年来乐队产业链的不完整性,使得很多优秀的音乐一直没能进入到大众视野。

可以说,这样的舞台,乐队等了太久。对于乐队来说,能让更多的人听到自己的音乐是他们现在最渴望的事情。

Click#15的主唱Ricky现在是一家餐厅的音乐总监,Ricky说, “一个乐队如果成立3年都没有什么上升空间,基本就玩不下去了”。他们在乐队上的平均月收入只有1000元,参加节目是希望可以有更多机会,有可观收入来支撑自己的爱好。

最新一期节目中,Click#15在与面孔乐队的pk中败下阵来,离开前键盘手杨策说,“前两天就只是一个很小的演出,甚至没人看,现在有这么多人在看我们的演出,我就觉得特别酷。”Ricky的眼眶也有点湿润,能看出来他对这个舞台格外珍惜。

《乐队的夏天》31支乐队不完全统计:揭秘乐手们的隐藏职业

反光镜乐队甚至直言希望成为一支流行乐队,“我们的生活也没有那么朋克,平时就是出来演出、挣钱、活着。”

《乐队的夏天》连接理想与现实

乐队或是摇滚乐、民谣乐这种音乐形式曾经试图进入过大众视野,但在以往的音乐节目中基本都是昙花一现,说唱也是如此。直到《中国新说唱》的诞生让这种文化彻底流行了起来。

而《中国新说唱》的制作方爱奇艺一向擅于用超级网综引导青年文化潮流,继说唱和街舞后,这次终于轮到了“乐队”。

在这个夏天,爱奇艺《乐队的夏天》为乐队搭建了这个他们梦寐以求的舞台。

节目不仅邀请到了面孔、痛仰、新裤子等几支实力“老炮儿”乐队,也有九连真人、Click#15、斯斯与帆等新生代乐队。

《乐队的夏天》31支乐队不完全统计:揭秘乐手们的隐藏职业

盘尼西林主唱小乐称痛仰为“承载了中国摇滚乐脊梁”的乐队

节目中,我们看到了老牌乐队乐手的坚持和率真,新乐队独特鲜明的特色以及新老乐队间的交流和碰撞,堪称中国乐队30年发展和变迁的浓缩版。

虽然是在棚内录制的综艺舞台,但节目组却尽量还原了原汁原味的livehouse和音乐节氛围。要知道,棚内录制节目的舞台通常都比较高,而且离观众也比较远,镜头中很难呈现表演者和观众的直接关系。而《乐队的夏天》为了给乐迷营造一个身处livehouse的氛围,把舞台高度设置在1.4米左右,使他们能够环绕在台前,可以跟台上的乐手产生互动。

《乐队的夏天》31支乐队不完全统计:揭秘乐手们的隐藏职业

新裤子在演出过程中跟乐迷互动

节目中没有设置导师,而是设置了五位“超级乐迷”,由此可以看出节目想表达的是没有一票决定乐队去留的评委,他们只是热爱乐队的大咖乐迷,他们是乐队和大众之间的桥梁、介绍乐队、推荐音乐、挖掘乐队故事,“翻译”晦涩的乐队冷知识。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节目的初衷——不是要做一个专业的音乐审美节目,只是希望让乐队被大众看到。

为了全方位展示每只乐队,节目组还特别设置了对战方式,包括实时排名,现场solo、改编经典作品……这个赛制也最大程度地激发了乐队的创作能量,不少老牌乐队都因此找到了最初的那股劲头和激情。

其中不乏一些优秀的原创歌曲。在上台表演前,Click#15的Ricky就自信地说,乐队最大的优势就是他们的人格魅力。在Ricky看来,Funk音乐不是给人精疲力尽的感觉,而是阳光和正能量的。

《乐队的夏天》31支乐队不完全统计:揭秘乐手们的隐藏职业

而在改编歌曲环节,新裤子把汪峰的《花火》改编得极具生命力,比原版还要更燃更摇滚。副歌出来的一刹那,看到43岁的彭磊在舞台上一边弹着吉他一边撕心裂肺地唱着“所以我开始变了,变得像一团暴烈炽热的花火”,真的有种让人想哭的冲动。

那一期结束后,这首改编的《花火》迅速刷屏了朋友圈,随后空降各大音乐排行榜,一夜之间人人都爱上了新裤子。当然刷屏的不只这一首,盘尼西林改编朴树的《New Boy》现场唱哭了张亚东,让他怀念起那段“他还是亚东,朴树也还是小朴”的时光,也引起了80后90后的一波怀旧风潮。

《乐队的夏天》31支乐队不完全统计:揭秘乐手们的隐藏职业

显而易见的是,《乐队的夏天》已经真正出圈了,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关注、谈论并喜欢上乐队这种表演形式。

这将会给乐队行业带来什么呢?

关注度提高带来的最直接收益就是演出费用的提高,而收入提高则会为乐队行业吸引到更多优质人才和投资力量。可以说,节目彻底盘活了乐队产业,在真正意义上加速了乐队产业的新陈代谢,将现在的恶性循环直接扭转为良性循环。

这就让以后玩乐队的孩子再被问到“玩音乐能当饭吃吗”时,可以理直气壮地回答一句“能!”。

也许《乐队的夏天》可以称为乐队史上的一个里程碑,因为正是在这里,独立音乐开始出圈走向大众。当然节目的价值不仅于此,在获得主流关注的同时,它真正加速了乐队产业的新陈代谢,通过上中下游的发力让乐队产业逐渐走向成熟,成为一个有标准规范、有竞争、有人才迭代、有自我淘汰自我更新机制的行业,连接了乐队的理想与现实。

想必过了这个夏天,livehouse和音乐节会成为年轻人新的主流娱乐生活方式,而门票也会变得一票难求了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娱乐 » 《乐队的夏天》31支乐队不完全统计:揭秘乐手们的隐藏职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