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年奥运史上首次!东京奥运会延期引发的多米诺效应

124年奥运史上首次!东京奥运会延期引发的多米诺效应

再一次的,我们见证了历史。

北京时间24日晚9时许,国际奥委会与东京奥组委发布联合声明表示,鉴于当前疫情形势,东京第32届奥运会需要改期至2020年后,但不迟于2021年夏天的日期举行,不过东京2020年奥运会和残奥会的名称不变。

124年奥运史上首次!东京奥运会延期引发的多米诺效应

这样一来,东京奥运会成为1896年第一届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会举办以来的124年间,首届推迟举办的奥运会(此前1916年柏林奥运会、1940年东京奥运会、1944年伦敦奥运会因为一战和二战被取消而非延期)。

对于奥运会延期这一决定,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表示,“这是为了挽救生命。”目前,东京奥运会具体在2021年何时举办还不得而知,具体时间需要国际奥委会和日本政府、各大单项体育协会继续磋商。

124年奥运史上首次!东京奥运会延期引发的多米诺效应

124年奥运史上首次!东京奥运会延期引发的多米诺效应

巴赫在接受国际通讯社采访时所说:“这个(奥运会筹办过程)巨大而又非常困难的拼图游戏有很多碎片,奥运会可能是这个星球最复杂的一项活动。”

01

延期下的东京剧痛

在面临新冠疫情在全球肆虐的紧张局势下,国际奥委会以及东京奥组委决定推迟2020年东京奥运会,这无疑打乱了国际奥委会、东京奥组委原有的筹备节奏。

大家都清楚,只有举办日期定下来,各方工作才能有序展开。目前,各方在围绕以2021年夏天为中心的几个月进行可行性分析。其中,明年春季也被列为新日程的候选方案,已有多名国际奥委会委员提议明年4月举行“樱花奥运”。

此外,关于日程改变后场馆是否能继续使用,东京奥组委秘书长武藤敏郎称有不少设施1年后已被预订,有些场馆则必须续租一年,“或许不是所有场馆都维持现状。”

124年奥运史上首次!东京奥运会延期引发的多米诺效应

位于东京晴海的奥运村计划在今年奥运会后改造成分售公寓。目前,销售工作已经开始,东京奥组委需要同相关企业进行交涉。此外,东京奥运会主新闻中心和国际广播中心租用的是东京国际展览中心,这是东京最大的展厅。展览中心2021年的租借方已经确定,东京奥组委再次租用不仅需要负担房租,或还需要给新的参展商以巨额赔偿。

此外,人工也是一笔价格不菲的糊涂账。东京奥组委现有3000多名工作人员,随着比赛的临近,奥委会还聘用了一些短期合同员工,推迟奥运会后所有人的合同都要重新签订,故此计划外的劳动力成本激增。

124年奥运史上首次!东京奥运会延期引发的多米诺效应

不仅如此,仅仅在东京奥运会宣布推迟举办一天后,由于新的开幕时间未定,东京市政府已经开始拆除在很多地点设置的倒计时时钟。

同样,东京奥运会的火炬传递仪式也随之暂停。而据日本媒体透露,圣火将暂时安置在福岛县静待奥运会的重启,届时东京奥运会圣火传递便开始实施原定的121天火炬传递活动。巴赫表示,这不仅是“我们(国际奥委会)承诺的象征,也是希望的象征。由于这些象征的原因,我们也将保留东京2020年奥运会和残运会的名称不变”。也是因为保留了2020年东京奥运会名称,这在一方面意味着“任务相同,目标相同,这让所有人松了一口气”,另一方面也给日本节省了不少成本,例如上文提到的倒计时钟不再需要重新修改,等奥运会恢复仍能直接使用。

124年奥运史上首次!东京奥运会延期引发的多米诺效应

奥运会任务和目标相同,但奥运资格赛恐怕就没这么幸运了,就在东京奥运会推迟的决定官宣之前,据《日本时报》报道,日本奥委会主席山下泰裕在接受采访时称,如果奥运会推迟,各项目的资格赛可能需要重新进行。

他表示,从运动员的角度来考虑,奥运会推迟较短的时间会较好,“如果推迟更长的时间,也许需要再次进行资格赛。”

“对于那些经过训练以求在今年夏天达到最佳状态的运动员,或是把这次奥运当成退役前最后一次参赛的运动员来说,无论延期时间长短都是艰难的。”

124年奥运史上首次!东京奥运会延期引发的多米诺效应

124年奥运史上首次!东京奥运会延期引发的多米诺效应

02

被迫“撞车”的赛事

奥运会的推迟影响的不光光是日本东道主的筹办,其连锁反应可以说波及到了世界体坛的每一个角落。

由于奥运会推迟一年,至少33个奥运项目的全球赛程安排需要调整。其中直接影响最大的,莫过于田径世锦赛和游泳世锦赛。

在奥运会宣布延期后的第一时间,国际泳联便表示2021年日本福冈游泳世锦赛将择期举行。而世界田联则在一份声明中说:“世界田联已经与俄勒冈21组委会就奥运会延期至明年的可能性进行了沟通。”2021年田径世锦赛目前定于明年8月6日至15日在美国俄勒冈州的尤金举行,这将是美国第一次举办田径世锦赛。

124年奥运史上首次!东京奥运会延期引发的多米诺效应

包括奥运会在内,今年世界范围内有相当一部分数量的重磅体育大赛都集体延期至2021年,其中包含欧洲杯、田径室内世锦赛、欧洲杯、美洲杯,再加上计划中的成都世界大学生运动会、在陕西举办的全国运动会,以及部分仍在观望疫情发展走向极可能在几日内宣布延期的其他赛事,这样一来2021年全年体育赛事甚至可以用“拥堵”来形容。

届时,势必会出现不少赛事同时进行,转播机构如何协调权重分配主次进行合理的赛事转播、运动员如何短期内调整好节奏面对更加紧张的赛程等等方面都有着巨大考验。

124年奥运史上首次!东京奥运会延期引发的多米诺效应

124年奥运史上首次!东京奥运会延期引发的多米诺效应

03

打乱节奏的备战

奥运会的延期也打乱了各个运动队的备战节奏。

在体育领域,有一个名词叫做“奥运周期”。从字面意思很容易理解,四年一个周期,每个周期内的训练和比赛终极目标都是为了周期末的奥运会。然而东京奥运会极有可能出现的一年推迟,使得现在的奥运周期延长到了五年,而下一个奥运周期则可能只有三年。

而多出一年备战时间对于各国各项目代表队来说甚至会带来更多争议:

例如对于一些已经选出参赛运动员的项目,在这一年中,倘若既已选拔出的参赛运动员状态下滑或是遭遇伤病问题,那是否更换参赛运动员或者如何更换、凭借依据、如何协调各方情绪又成了“老大难”。

同时,推迟的这一年对于很多本希望在今年奥运会上“最后一舞”的老将们极不友好,随着年龄上涨,运动员的竞技水平下降是十分普遍的自然规律,不少把今年奥运会视为谢幕演出的老将们现在得面对“再老一岁”去参赛的局面,而如果在这一年里无法保持良好的竞技状态,他们很可能就此黯然退役。

124年奥运史上首次!东京奥运会延期引发的多米诺效应

124年奥运史上首次!东京奥运会延期引发的多米诺效应

124年奥运史上首次!东京奥运会延期引发的多米诺效应

1988年出生的马龙,在这一年里他还能在国乒如此激烈的环境下压制“同袍”杀进东京吗?

1989年出生的苏炳添,当之无愧的黄种人短跑第一人近来已经出现状态下滑,明年32岁的他还能再为黄种人奋力一搏吗?

同样出生在1989年的里约奥运会羽毛球单打冠军谌龙是目前奥运积分赛上排名最高的中国男单选手,但由于东京奥运会的延期,世界羽联和国际奥委会极有可能重新调整积分规则,而处在后巅峰期的谌龙近来竞技状态下降也颇为明显,未来的一年恐怕很难让人看好……

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

与此同时,国内的各项奥运会选拔赛、资格赛的日程也会产生各种变动,很多东西都是以目前的情况来看都很难进行预测。

当然,推迟有弊也有利。

以中国游泳队为例,中国游泳队的夺金点主攻男子仰泳的徐嘉余(1995年出生)、女子混合泳的叶诗文(1996年出生)即使到了明年也依然是当游之年,而像叶诗文的主要对手匈牙利的霍斯祖(1989年出生)却是又老了一岁。

124年奥运史上首次!东京奥运会延期引发的多米诺效应

124年奥运史上首次!东京奥运会延期引发的多米诺效应

再比如刚在全英赛折戟的国羽,正经历伤病和新老交替阵痛期的他们无疑获得了宝贵的喘息之期,以国羽的底蕴,完全有机会在明年奥运会的女单、女双等项目上强势回归,即便是男单,伤愈的石宇奇都会迎来职业生涯的转机,再加上一直保持着世界最高水平的混双,或许奥运会延期恰是给国羽翻身的好机会。

过去一段时间世界范围内大量体育赛事停摆,而何时能够恢复还是未知数。2021年东京奥运会举办之前,到底会有多少机会检验训练成果、观察对手,目前也很难确定。更不要说,这一年当中还可能会出现伤病这种意外情况。

124年奥运史上首次!东京奥运会延期引发的多米诺效应

2020年一开年,这个世界就发生了太多不开心的事,以至于在网络上很多人说,我们能不能抹去2020年?对于很多运动员来说,或许心中也不免会有这样的想法。

延期仅仅只是开始,从这一天开始,到推迟日期的正式确定,再到重新筹备、重新备战……后续的影响可能会波及到体育界的每一个人。

但奥林匹克精神让我们互相理解、友谊长久、团结一致,这不仅仅适用于赛场内,更应该体现在这样的时刻。共克时艰、积极抗疫,没有困难是无法战胜的!

正如巴赫所说:“希望在人类克服新冠病毒这一前所未有的危机之后,明年的东京2020年奥运会可以成为一个庆祝活动。通过这种方式,在不知道这条黑暗隧道将要走多久的时候,奥运圣火能真正成为在隧道尽头的一盏明灯。”

监制:汤怡虹

体坛报记者:洪耀东、王品燚、朱郑远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体育 » 124年奥运史上首次!东京奥运会延期引发的多米诺效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