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孕妇在泰国被推下悬崖后:缝超两百针未获道歉,丈夫被判无期

近日,备受关注的江苏孕妇泰国坠崖案迎来一审宣判,被告人俞某冬蓄意谋杀罪名成立,被泰国乌汶府法院一审判决无期徒刑。一审判决后,俞某冬提起上诉。

原告王冰清的代理律师、大拓律师事务所律师史大佗告诉南都记者,该案二审将移交当地上一级法院进行书面审理,审理预计需要8个月时间。

被丈夫从悬崖推下10个月后,王冰清重返乌汶帕登国家公园的案发现场,“那里是一个断崖,我掉的地方正好有一棵树从断崖里长出来。如果再偏差一点点,我也是必死无疑的。”3月25日,南都对话王冰清,了解庭审经过与她卧床治疗的心路历程。

江苏孕妇在泰国被推下悬崖后:缝超两百针未获道歉,丈夫被判无期

案发现场。

关于庭审

“我对他提起上诉的行为很愤怒,他亲手把我的生活全毁了”

南都:你现在的身体状况怎么样?

王冰清:事情过去10个月了,我身体现在有16处主骨断裂,有些断裂在原位,有些受力太重碎成渣无法接上,装了很多钢钉钢板固定。因为主骨坏掉加上关节损毁严重,没法正常走路,我身边不能离人。

医生其实不建议我两地奔波。但跨国案件如果不主动提供相关证据,泰国警方调查起来有难度。你要证明自己有事业和合法收益,而俞某冬是一个欠债的赌鬼,银行流水等材料都要去开证明。第一次开庭去年7月15日,第二次开庭是从今年2月20日到27日,虽然还在治疗期间,我和家人都赶到了泰国。我的人生目前没有比这场判决更重要的事情了。

江苏孕妇在泰国被推下悬崖后:缝超两百针未获道歉,丈夫被判无期

南都:对于一审结果,你和父母怎么看?

王冰清:因为泰国历史上有十几年没判死刑,我们没期望法院能判对方死刑,宣判是泰国时间3月24日11点多。我和父母对判决结果是满意的。但俞某冬当时马上跳出来说冤枉了他。他完全没有任何悔意,当时我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我对他继续上诉的行为很愤怒。他亲手把我的生活全毁了,把没出世的孩子送走了。现在法院判他无期徒刑,让他在监狱里好好改造洗涮罪过,我觉得已经是非常公平公正的结局。

南都:案发10个月以来,你的丈夫或他的家人有道歉过吗?

王冰清:他们没有站出来表示过任何歉意。沟通有过一次,去年6月16日中午俞某冬被抓后,当晚他母亲来医院找我,没问我的伤情,直接跟我谈条件,要求我不要再告他儿子,我拒绝了。他母亲后来还打电话和发短信辱骂过我和我家人。

南都:你和俞某冬是如何认识的?相处中是否察觉到他真实的性格?

王冰清:只能说如果他有目的性地接近,又有目的性地想要引诱杀害我,他会精心包装自己,会有很多假的行为和谎言。我们是2017年7月15日结婚的,我之前一直以为我们是在曼谷朋友聚会上偶然认识的,后来才知道他在国内欠了赌债,之前就打听过我。结婚以后,他开始跟我讲他有一些债务让我帮他还。最后一次是怀孕前,他有一笔几百万的债务,我说可以帮你还一半,剩下的你要通过自己的劳动去把这个债务还掉。后来他在ICU里跟我说,就是因为最后的债务我不愿帮他全部承担,他觉得走投无路了,所以选择把我杀死。

关于康复

“我没敢数身上的钢钉,每次做手术都是抖着进去抖着出来”

南都:这半年来,你回忆过事发经过吗?

王冰清:我没法忘记这件事情,有时白天想得多了,晚上就会做噩梦。所以这次来乌汶,我特意去了当时他推我的地方。那里是一个断崖,我掉的地方正好有一棵树从断崖里长出来,我从34米高的地方掉下来途中砸到那棵树,树断了以后我再往下掉了十米,所以活下来了。如果我再偏差一点点也是必死无疑的。所以能活下来真的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情,我相信是上天和山神的眷顾,这次我也去当地拜了下山神,感谢它救了我。

江苏孕妇在泰国被推下悬崖后:缝超两百针未获道歉,丈夫被判无期

案发现场。

南都:坠崖至今,你经历了哪些治疗?

王冰清:江苏的骨科权威专家给我会诊时说,你伤得太重了,很少见过伤成这样的,只能边治疗边看,没法做预估。我因为胆子小,没敢数自己身上有多少的钢钉钢板。过去半年里有过好几次手术,每次做手术我都是抖着进去,抖着出来。

有一天我妈帮我数了下,我身上伤口缝了200多针,这些后期还要拆线。

南都:此前有媒体报道因为你的身体太虚脱,很遗憾胎儿未能保住。

王冰清:孩子五个月多的时候,医生通过胎儿影像照发现孩子的手脚模糊,说在发育最关键时期胎儿可能受到了影响。我后来数了下,当时光吗啡我就打了几十针,我接受的所有外注射和内服药物,以及X光和核磁共振等放射性治疗,对胎儿都有影响。当时我的身体各项指标数据不正常,医生认为这样的身体素质不适合生孩子,孩子在5个半月的时候引产了。

南都:现在每天要进行哪些康复训练,你的恢复情况如何?

王冰清:主要是一些技能性的训练,目前我可以用手机打字。因为长期卧床,有段时间我得了肾结石,医生说唯一的方法就是多喝水,我又没法独自上厕所,其实我恨不得一天只上一次厕所,不要麻烦别人。那会儿我觉得生活好像打了个死结,越想要避免什么,越得做什么。怎么都跳不过去,只能忍受。好在一个月后肾结石排出来了。

康复训练过程有时真的是疼得撕心裂肺,感觉一秒钟都活不下去了。这一年来全家都乱套了,本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现在全围着我一个人转。我有时说,如果是健身健到一半不想吃这个苦了可以放弃,大不了不变漂亮。但康复不继续做就无法恢复,以后会拖累家人。被架在这样一个层面和状态下,我没得选,唯一的方法就是让自己尽快回复。

关于未来

“既然天意让我活下来,我得好好地活下去”

南都:这件事对你的事业产生了哪些影响?

王冰清:公司现在主要交给家人和助手打理。我主要心思就在治疗上,最近治疗又因为官司中断了,现在希望赶紧把官司暂告一段落,回去继续治疗。我们这几天在等法院发放判决书,然后就启程回国。现在的我就是个残疾人,自己吃饭、走路、上厕所、洗澡都不行,还想要去跟别人做生意?我讲句实话那个也是不现实了。什么时候治疗彻底结束了才能再去想别的事。

南都:这大半年来你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王冰清:从原来什么都能到什么都不能的状态,其实有很多崩溃的时候。活下来的是我,也是我的身体在承受巨大的苦痛折磨,精神上也是。它是一种双重的折磨。但我想既然天意让我活下来,我得好好地活下去。

南都:你现在如何调节自己,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王冰清:接下来还有手术要做,因为肌肉组织已经完全失去弹性,这些只能通过手术治疗。现在有空时我会用手机或平板看书,主要是健康阳光的心理方面或治愈系的书。我很想感谢长久以来关心我的很多网友,他们在评论里写的祝福和给我的建议,我都有仔细去读,没办法一一去感谢他们,只能说在这里统一地谢谢大家。

采写:南都记者 黄驰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江苏孕妇在泰国被推下悬崖后:缝超两百针未获道歉,丈夫被判无期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