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护士在家自杀,脱下战袍,他们更需要被关注

意大利的疫情越来越严重,累积确诊达到了53578人,死亡人数高达4825人,已经超过了中国。意大利的整个医疗系统,已经不堪重荷。日前有报道说威尼斯一家重症监护室一名49岁的护士,因为发烧,独自在家两天,等待新冠病毒检测结果。检测结果还未出来,她却已在家自杀。

据意大利《共和报》报道,这名护士有着29年工作经验,疫情爆发后,她自愿去传染病部门工作。这样一名经验丰富,还在壮年的老护士,为什么想不开呢?

因为一线医护人员所承受的压力,远比我们所能想象的更大。

意大利护士在家自杀,脱下战袍,他们更需要被关注

意大利医疗系统现状

新冠肺炎重症患者是很痛苦的,从意大利医院拍的视频来看,病人们全身插满了各种导管,仍然呼吸困难,表情痛苦。

意大利护士在家自杀,脱下战袍,他们更需要被关注

意大利护士在家自杀,脱下战袍,他们更需要被关注

意大利医院习惯采取让病人面部朝下的方式吸氧,医护人员竭尽全力地试图帮助病患康复。在这里已经没有什么外科、内科、心脏科、五官科医生之分,他们是一整支医疗队,连续不断地工作,不敢停歇,不知疲倦,只为了能跟死神赛跑,从死神手里抢人。

意大利护士在家自杀,脱下战袍,他们更需要被关注

意大利护士在家自杀,脱下战袍,他们更需要被关注

但糟糕的是,如此努力,如此竭尽全力,却连一例康复病例都没有看到,这家医院自接诊至今,已经失去了107名病人。

意大利护士在家自杀,脱下战袍,他们更需要被关注

这对医护人员的冲击有多大,可想而知,几乎颠覆了他们的个人信仰。如果他们信仰上帝,那么在医院变成人间地狱时,上帝在哪里?如果他们信仰医学,那么为什么用尽医疗手段却收效甚微。在疾病的冲击下,即便是工作多年的老医生,老护士,也会觉得自己的手脚不够用,脑中的知识储备不够用。大量病患久治不愈,对医生护士来说可谓致命打击。

意大利的病床数量远远不足以负荷一个又一个被送进来的病人。早在两周以前,大部分医院就已经需要医护人员主观判断来决定救谁,不救谁了。一开始有专门的医学委员会来决定谁会被放弃,到后来因为病人实在太多,只能由一线医护人员自己来做这个决定。

每当决定要救一个人的时候,就意味着另一些病人要被放弃。而放弃则意味着死亡。每一次的抉择与其说是决定谁能得救,不如说等于判谁死亡。医生和护士不是法官,他们并没有定人生死的心理素质。

意大利的一些医院,不得不放弃救治65岁以上病患。这听起来很冷酷,但真的是迫不得已。因为还有更多更年轻的生命,在痛苦中挣扎。一位65岁的老人说:如果感染,我愿意把机会让给年轻人,把生的希望留给他们。我虽然出生在加拿大,但我了解,我的父母也会这么做,所有的意大利人都会这么做。

意大利护士在家自杀,脱下战袍,他们更需要被关注

意大利护士在家自杀,脱下战袍,他们更需要被关注

看到这些如同自己的爷爷奶奶一样的病人一点一点失去生命,医护人员其实已经产生了巨大的心理创伤。更糟糕的是,随着病人越来越多,也许现在需要放弃65岁以上的老人,之后就轮到60岁了。一名50多岁的护士说,如果自己病了,也许会等不到床位。

来自同僚感染的压力

截至上周五,意大利已有2629名医护人员被感染,其中14人殉职。无论在哪个国家,医护人员都是感染风险最高的职业。湖北也有3000多名医护工作者被感染,33名医务人员牺牲。

身边同事的感染对医护人员的心理冲击也很大。

意大利,甚至整个欧洲由于防疫物资短缺,医护人员的防护措施都极不到位。

意大利护士在家自杀,脱下战袍,他们更需要被关注

这位护士所穿的就是意大利重症病房里相对完备的防护设备了。

意大利护士在家自杀,脱下战袍,他们更需要被关注

而这是英国医护人员的防疫穿戴:基本就是垃圾袋套在身上,大片皮肤裸露在外面,连防护服都没有。每一个医护人员都很担心自己被感染。自己被感染也还罢了,更可怕的是有可能传染给家里人。那位自杀的护士或许也有心爱的孩子,可爱的孙子孙女。见识过这个病有多可怕,自然更加不愿因为自己的缘故,让家人陷入痛苦。

压死骆驼的稻草

上过一线的医护人员,或多或少都会有心理创伤。其中很大比例人可能患有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

这种心理创伤疾病最早被心理学家观测到起源于第一次世界大战。不少从战场归来的士兵不同程度地出现了“心理麻痹”,他们对外界的反应降低,并伴随着失眠、焦虑、沮丧、心情低落、暴躁易怒,回避正常的社会活动,记忆力和注意力下降,甚至出现攻击行为。

人是富有同理心的生物,在亲身经历了同伴的死亡,自己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胁等创伤性事件后,就很容易出现PTSD症状。

美国911事件及2008年汶川地震后,心理学家发现亲历事件的人群中出现了许多PTSD患者。这种心理疾病往往在事件发生后的6个月内都是高发期。并不会因为从一线撤退而有所减弱。相反,从繁忙的工作中抽身,只会更容易加重PTSD症状。

日前,各地支援武汉的医疗队纷纷返乡,意大利医护人员经受过的心理压力,他们或多或少都曾经经受过。对于这些英雄们,除了崇敬,我们更需要给予他们心理上的支持和关怀。

之前有一篇针对武汉地区医护人员心理健康调查的论文指出,一线医护人员受到的心理压力很大。

在接受问卷的医护人员中,有29.8%的人称自己有压力,感到精神紧张。有13.5%的人感觉自己沮丧、低落、抑郁。还有24.1%的医护人员称自己有焦虑症状。

另外,女性患PTSD的百分比是男性的两倍。

PTSD主要症状都有哪些?

1、侵入性症状。最主要的侵入性症状是闪回和做噩梦。

意大利护士在家自杀,脱下战袍,他们更需要被关注

所谓闪回就是不断不受控制地回忆起创伤发生时的场景。譬如:一闭眼就看到自己正在奋力抢救的病患,在眼前死去的场景。

容易从噩梦中惊醒也是PTSD的典型表现。这位意大利护士就坦言自己很难入睡,因为一睡就会陷入无尽的噩梦中,然后惊醒。

回避性症状:一部分PTSD患者会回避正常的社交行为,比方说不能正常上班,不愿意与人交流等等。

意大利护士在家自杀,脱下战袍,他们更需要被关注

也有一些患者会干脆回避回忆创伤事件。

鉴于这种情况,对于凯旋而归的医护人员,我们要有更多的理解和体谅。他们也许不愿出席表彰大会;也许不愿接受采访;也许不愿与人交流;也许很久不能正常工作;也许强撑着,带着沮丧、焦虑的心情勉强自己投入工作;甚至强迫自己继续高强度工作,以逃避闪回、噩梦等侵入性症状。

请千万不要认为这些前线归来的白衣天使们变骄傲了,他们不是傲慢,而是心灵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受伤了。

请千万不要说,他们是职业的,早就应该见惯了生死。请记住,人类永远不会习惯于死亡。

而我们能为他们做的,是提供必要的心理援助,以及作为他们身边的人,安静地倾听来自他们的声音。任何心理压力和心理疾病,只要患者愿意开口倾诉,就是踏出了治愈的第一步。

好在国内疫情压力最大的时刻已经过去,接下来这些脱下战袍的战士们需要调整和休息。希望各地能够重视所有曾经奋战在新冠战场的医护人员的心理健康,不要让意大利护士的悲剧重演。

另外,每一个曾经经历过疫情的人也都有可能患上PTSD,他们也许是失去了亲人的病人家属;也许只是叫焦虑和恐惧中隔离的普通人。

多释放一点善意吧,长夜已过,而冰雪终有消融之时。

时间和爱总能战胜一切困难的。

我是亦君,80后妈妈,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擅长认知心理学,多平台作者。谢谢你的关注和转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意大利护士在家自杀,脱下战袍,他们更需要被关注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