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医疗队:“疫情就是冲锋号,每一个医护人员都是战士”

28日21点,国家援鄂抗疫医疗队第一批医务人员进入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的隔离病区,开始收治患者。这是由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组成的医疗队。6个多小时后,来自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的第二批医务人员进入,紧接着第三批是北京大学第一医院,第四批来自北京医院。记者采访时,正是第五批医务人员工作的时候,他们来自北京协和医院,工作时间是29日21点到30日凌晨3点。接下来,中日友好医院的医务人员作为第六批进入,工作时间为30日凌晨3点到早上9点。至此,由6家在京委属委管医院抽调组建的国家援鄂抗疫医疗队完成第一轮排班。

国家援鄂抗疫医疗队领队、北京协和医院副院长韩丁表示,医疗队员们在条件有限的情况下,不断创造条件,展现了身为国家队的责任和担当,很感人。据了解,国家援鄂抗疫医疗队所在的院区将组建能收治600名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患者的定点医院,现在正加班加点改造为符合国家要求的传染病病房。截至记者采访时,病房改造尚未完全完成,目前开始收治患者的是先期改造完成的2个病区,约有100张床位,收治患者已经接近100人。

“工作量非常大,大家都克服了很多困难”

北京协和医院国家援鄂抗疫医疗队副队长、北京协和医院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周翔教授介绍,工作机制上,实行6小时排班制。每个班3名医疗队医生,6名护士,两名同济医院医生,6~10名同济医院护士,同为国家队成员,双方合作比较顺畅。虽然仅有6个小时,但是工作量非常饱和、非常大。第1个班一下就收治了12名患者。“在病房里,医生和患者沟通接触的时间都很长。”

“疫情就是冲锋号,每一个医护人员都是战士。” 周翔说。

“工作量非常大,而且条件也有限,大家都克服了很多困难。”周翔说,现有病房清洁区工作区域非常小,而且由于是呼吸道传染性疾病,没有办法用空调,南方也没有暖气,非常冷。记者发现,29日23点26分的武汉气温显示为2度,南方湿冷的天气对医疗队来讲挑战不小。采访中,周翔特别担心医疗队员因为天气原因导致的身体不适。不过,他也说,当地已经竭尽所能在为医疗队提供方便,比如送来了保暖的大衣。

国家援鄂抗疫医疗队队员、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医生李冉说,目前医务人员的状态良好,但工作强度也确实不小。他的排班是28日21点~29日3点,在28日20点进入病区后,他直到29日凌晨5点才休息。“穿脱隔离衣、完成交接班等准备工作都需要不少时间,进入污染区后,医护人员都会尽量避免喝水、上厕所。”

“最需要的是防护物资,还是防护物资”

“现在,医务人员个人防护仍然达不到三级防护的标准,我们手里所拥有的物资仍然不足以给医务人员提供三级防护,而目前这类传染病最需要的恰恰是三级防护。”周翔无奈地说,在这样一个特殊时期,战略储备非常少,而且消耗速度很快,可能谁也没想到会达到现在的状态。

李冉也表示,作为一个新改造的病区,收治重症患者的条件相对还没有那么好,医疗设备尚无法完全满足需求,“如果遇到特别重症的患者,接手后遇到具体情况再具体想办法”。

周翔说,现在最需要的是防护物资,还是防护物资,非常需要。如果医务人员没有一个好的防护,下一步的治疗就很难顺利开展,而且医务人员一旦感染,影响范围会更大。另外,下一步,还需要进一步优化整个救治流程,包括怎样缩短诊断时间等。

“我们收治的患者包括确诊患者和疑似患者。”李冉表示,根据国家发布的最新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四版)》,各级各类医疗机构发现符合病例定义的疑似病例后,应立即进行隔离治疗,“我们开始收治患者后,也是根据最新的诊疗规范开展工作,最大限度切断病毒传播,如果疑似的患者仍在医院之外活动,就很难切断传染源”。

首批国家援鄂抗疫医疗队成员都是大年初一晚接到的任务。据了解,北京协和医院在短短3小时内,从3306名志愿报名者中精挑细选精兵强将,党员优先,有非典一线经验者优先,在该院副院长韩丁的带领下迅速组成队伍。其他医院也都同样如此,反映迅速。

国家医疗队:“疫情就是冲锋号,每一个医护人员都是战士”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国家医疗队医护人员准备进入隔离病区。李冉供图

文:健康报首席记者 姚常房 刘志勇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国家医疗队:“疫情就是冲锋号,每一个医护人员都是战士”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