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舍友永远不可能成为朋友

有些舍友永远不可能成为朋友

夜晚的宿舍楼·幽蓝的天空

或许最凉不过人心,这句话是对的吧。我们本就不该期待别人也能给你同等对待,只要不落井下石就需要感激了。

01慢热的我,被渐渐温暖

初上大学的时候,是爸爸送的我,这也是我第一次远离家乡远离父母,我是一个很恋家的人,但是为了让自己成长,我选择一个人去陌生的城市求学。

一来学校遇到了很好的助班师姐,还有两个师兄帮忙拿行李带路去宿舍,初次来到陌生地域的忐忑和焦躁渐渐被抚平和暖化,多了些期待和欢喜。

我跟舍友原本并不是分在一个宿舍,后来因为分了班重新调在了一起,刚搬进去的时候,就听到舍友在讨论怎么分水费的问题,还不太平和的样子,我忽然有点冷了心。于是转身离开了宿舍,对我来说,大学宿舍是一个家,宿舍费虽说应该平摊,可是也不必过于斤斤计较了。

让我感到温暖的是,我再次回来,她们显得是很欢迎我很喜欢我的。

第二天夜晚我一个人在宿舍外面打电话,忽然有个舍友出来塞了一片云片糕在我嘴里,说特产,然后转身走了。其实我很讨厌吃云片糕那么甜腻的东西,可是那一片我还是吃了,因为这是我第一次接受到舍友给我的温暖。

有些舍友永远不可能成为朋友02交付真心,掏心掏肺对她好,却收获失望

后来,这个宿舍第一个对我释放善意的人儿,我也在尽力去对她好,她跟舍友吵架,她心情不好,我陪着;她咳嗽,我特地早起去镇上,给她买雪梨炖好等她醒来喝。

她难过去淋了雨,我抱歉地抛下班长集合的号令,待在宿舍帮她吹头发;她跟每天和她同进同出的舍友吵架了,被孤立了,我也心疼得陪着,为她难过,耐心劝解安慰。

她醉了,把床让给她,照顾她,哭了陪她哭,只为了她曾给的一点温暖。

我自问没有对不起她丝毫,可是她可能也害怕了被孤立的感觉,当我被别的舍友孤立的时候,她没为我说过一句话,甚至陪着她们孤立我,甚至我听到她为了迎合别的舍友,在背后一起说我,那时无尽失望。

有些舍友永远不可能成为朋友03有一个被害妄想症的舍友,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有个总怀疑别人会对她做不利的事情的舍友,每天都在猜疑,这样不会活得很累吗?

我从来不会对讨厌自己的人解释,也不会对把自己当做坏人的人解释,因为,我知道,对你有偏见的人,无论你做什么,说什么,在她眼里都是错的。无论你解不解释,都会把不好的事情往你身上想,都会看你不顺眼,而我,懒得浪费时间在那些人身上。

当然,我也不屑理会,做出什么报复这些无聊而且幼稚的事情。还有,她凭什么觉得,她会值得我去报复,在我看来,那些举动,都不过是小孩子的无理取闹罢了。

有些舍友永远不可能成为朋友

对于无所谓的人,面对莫须有的罪名,特别是在我看来就是无理取闹的事,最好的应对就是不理会。毕竟,不重要的人,伤害不了你什么不是吗。

当时,我问一个朋友,相不相信我会做那些事,然后我朋友果断回答说:不可能,你懒成这样。

瞬间觉得被治愈了,我身边那些无论别人说什么,都完全相信我的朋友,才是我应该在乎的,别人如何看我又与我何干,反正也不可能成为朋友。

有一种人喜欢你的时候,就特别好,不知道哪里惹到她了,幻想别人对她做了什么坏事后,就瞬间变脸,用最恶毒的话去伤害你,诅咒你,还说你活该没朋友。

我不是没有朋友,只是没有和你们成为好朋友罢了。

有些舍友永远不可能成为朋友04三观不同,怎么做朋友

开始我们宿舍也融洽过一段时间,我以为我们会一直相互陪伴到毕业。后来越相处越发现,互相之间的观念有太多的不同。

我无法理解的是,每天一起说笑朝夕相处的人,背后互相之间都是不信任,相互猜疑的。记得有一次,旁边宿舍的人可能说话没有控制好音量,吵到她们了,她们就组团去大力地敲了门,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然后就想办法去报复,好像是把她们的门锁了还是怎样,说起来有些可笑,我也被她们锁过呢。

最开始好像是因为我把饭打回宿舍吃来着,后来不知道怎么就生气了,出去接个电话就把门反锁了。

我洗澡经常会调花洒的方向,因为个人习惯,有次忘了调回来了,然后人家以为我针对她,报复她。

有些舍友永远不可能成为朋友05失望到极致是冷静,无关痛痒的陌生人

不要在意别人的恶意中伤,你是重要的,你有家人一直爱你,保护你 ,别的恶毒,都是为了鼓励你,努力过得更好。做自己就好,不用为了迎合别人而失去自我,丢掉底线。

其实,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发展成水火不相容的地步,当然只是单方面她不相容我,也许是我的独来独往,导致宿舍里稍微发生点什么事都怀疑到我身上,我不解释,便成了她们眼中的默认,解释,便成了狡辩。

我没有那么多时间陪她们玩这种小孩游戏啊,太闹心了,我独自一人很自在。后来宿舍成了只是我睡觉的地方。曾想过搬出去,但是还是算了,宿舍的事,我也没想让太多人知道。

有些舍友永远不可能成为朋友

不管她们如何对我,我从来没在别的同学面前说过一句她们的不好,甚至别人问起,“你跟舍友闹矛盾了啊,因为什么?”我都是轻描淡写的应了一句:嗯,不过没什么事。

但她们却到处跟别的同学说我的坏话,给我扣一堆莫须有的罪名,好像我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似的。当时我已经在一次次失望过后,对于她们的伤害也没有感觉了,但也有些生气。

就发了条朋友圈,就在我心里翻篇了,文案如下:

“ 世间有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该如何处之乎?”

“ 只需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

之后,我还是会在她们迟到的时候帮她们签到,还是会在买了很多好吃的零食后,习惯性地在每个人桌上放一份。就好像那些不愉快的事都没发生过一样,因为:I don't care.

有些舍友永远不可能成为朋友

我们一生会遇见很多人,然而能成为朋友的却很少,上了大学之后,在即将毕业的时候,我才明白有些舍友永远不可能成为朋友,因为最基本的,连你说什么,想表达什么都听不懂的人,怎么可能成为朋友呢。

其实,我知道,每个人的成长环境不同,遇见的人和事也都不同,自然会形成不同的人生观,价值观,每个人对事对物的看法也都会不一样。

所以,我也不从奢求别人能懂我,或者理解我。对于友情我是宁缺毋滥的,三观不合真的没法做朋友,特别是原则性的问题,我过不了自己心里那一关。

没有人喜欢孤独,但有时我更享受独自一人的自在,如果没有合得来的朋友,自己一个人真的挺好,享受独处的清净时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美文 » 有些舍友永远不可能成为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