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号房”主犯曝光,曾任校报总编还当志愿者,被媒体登报表扬

据外媒3月24日报道,韩国警察委员会今日披露令人震惊的“N号房”事件主谋的身份,该男子涉嫌敲诈、诱奸、虐待至少74名女性并以此直播谋利,这一事件震惊全国,引发了公愤。

25岁的赵周斌(Cho Ju-bin)被指控在即时通讯软件Telegram的多个群聊室里直播性虐多名受害人。

据悉,这个名叫“N号房”的组织是在18年由一位名叫“GodGod”的高中生创立的,随后他将房间交给了另一位“Watch man"的人来接管,直到去年7月,“Watch man"也退出”N号房”。此次被抓捕的主犯赵周斌随后开始不断扩大他的势力,并通过贩卖会员观看资格而获益,而最高级别会员所准入的房间,则被称为”博士房”。

“N号房”主犯曝光,曾任校报总编还当志愿者,被媒体登报表扬

▲赵周斌

赵周斌在聊天室的绰号是“baksa”,在韩语中意为“博士”或“大师”,这也表示了他在此机构中的领导地位,他被指控在几个不同的Telegram聊天室中发布色情内容,并接受加密货币购买会员,据说他已经积累了26万用户,有的房间中的用户多达1万人。

据悉,在这起事件中多达74人的全女性受害者中,包括16名未成年少女。

赵周斌和同伙们引诱受害者的手段是先发送裸照恐吓短信,然后通过受害者点击钓鱼网站链接获取受害者的社交账号密码,从而一步步地将她们拉入深渊。

受害者们最终被骗到实体地点而被绑架,她们被要求用刀在自己身上刻下“奴隶“二字,并在直播中遭受了许多其他非人的轮奸与虐待行为。

“犯罪嫌疑人称一些被胁迫的女性为‘奴隶’,他和同伙制作和传播性虐待内容,这种犯罪方式是恶意的、屡次的。考虑到70多名受害者甚至包括儿童和青少年,这种犯罪是无法原谅的。”警方说。

“N号房”主犯曝光,曾任校报总编还当志愿者,被媒体登报表扬

▲赵周斌在聊天室被称作”博士”

自去年9月以来,由于警方对此类性犯罪的调查已经开始,至今约有124名嫌疑人被捕,而Telegram和其他社交媒体聊天室的也有18名操作员被拘留,但昵称为“GodGod”的高中生用户仍然在逃。

调查该案件的委员会由四名非警方成员组成,包括一名心理学家和一名精神病学家。

此前,该委员会对这一决定是否有利于公众了解情况的权利进行了彻底审查,该委员会同意在今天披露赵周斌的个人信息,包括姓名、年龄和照片。

警方计划让赵周斌在本周三上午公开露面,届时他将被移送检方接受进一步调查。

“N号房”主犯曝光,曾任校报总编还当志愿者,被媒体登报表扬

▲韩国SBS电视台曝光”N号房”主犯赵周斌个人信息

这起案件因其极端的暴行而臭名昭著,随着人们将这起事件在社交媒体上的病毒式传播,越来越多的网友要求韩国政府对犯人严惩。超过500万人在青瓦台网站上签署了请愿书,要求警方披露赵周斌的身份,并将其照片放在新闻中。

民众愤慨地感叹道:“如果他不是魔鬼,你还能说谁是魔鬼呢?”

据悉,这份请愿书创造了总统办公室网站请愿人数的记录,总统办公室对此发布了官方回应,并同意公开嫌犯信息。

据悉,2014年至2018年间,赵周斌在仁川的一所大学主修传播与信息,曾为校报撰写文章和专栏,最终成为总编辑。他高中时也活跃在网上,回答了韩国最大的门户网站Naver上发布的大约500个问题。

“N号房”主犯曝光,曾任校报总编还当志愿者,被媒体登报表扬

▲还在上学的赵周斌

值得注意的是,2013年,在回复一位作家的帖子时,他曾建议说: “告诉你的父母,性侵犯经常发生在亲属之间,要时刻保持警惕。”

可笑的是,根据多份报道,赵周斌从2017年10月到最近一直在仁川的一家孤儿院做志愿者。 去年11月,一家线上媒体甚至发表了一篇关于他的新闻报道。

在报道中他说到:“完成义务兵役后,我开始从事志愿工作。 我想帮助别人,因为我曾得到很多人的帮助。”文章援引赵周斌的话说。

他的志愿活动时间与受害者遭受性虐的时间,以及Telegram 上他发布性视频的时间重叠。警方怀疑他从2018年底开始经营Telegram聊天室,并一直持续到被捕。

据悉,另外还有210万人签署了另外三份请愿书,要求政府惩罚并公开所有聊天室的会员,警方估计在整个韩国,聊天室成员有26万人,这占到韩国男性数量的1%。

韩国总统文在寅近日表示,将采取严厉措施对付性犯罪分子,并打击数字化性犯罪。

“N号房”主犯曝光,曾任校报总编还当志愿者,被媒体登报表扬

▲文在寅

文在寅在周一呼吁对此案展开全面调查,并敦促警方扩大对聊天室成员的调查,以改变人们对那些“躲在屏幕背后”的犯罪者的看法。警方的调查范围预计将扩大到数万名在Telegram上观看非法视频的用户,据悉 一些用户支付了高达15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8500元)来获得会员资格。

同时,韩国司法部也发誓要全力打击数字化性犯罪,称“N号房“案件是一场“灾难” :“我们感到遗憾的是,这起案件是一场灾难,它源于人们对数字性犯罪的反应冷淡,我们将采取一切可能的措施,对所有参与残忍罪行、毁掉民众生命的犯罪分子严惩不贷。”

韩国国家警察厅表示,将与海外执法部门协商,追查所有网络性犯罪者,它还承诺将成立一个泛政府特别工作组,旨在根除数字犯罪,并加强对受害者的支持,以保障他们的“被遗忘的权利”。

(浑吞,审校:苜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国际 » “N号房”主犯曝光,曾任校报总编还当志愿者,被媒体登报表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