耗时50多个小时,路上吃巧克力充饥:疫情下留学生们的回国路

安徽发文

所有从境外到安徽人员

一律隔离14天

那么

现在已有多少境外人员进入合肥?

他们要做哪些检查?

又如何隔离?

来看记者的采访

直击 境外旅客合肥机场分流隔离全过程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全球持续扩散,乘坐国际航班入境转乘国内航班来合肥的旅客日益增多。记者从合肥新桥机场获悉,从3月3日至19日已有715名境外旅客经机场入肥,其中仅19日一天就有126人。

为了实现无缝衔接和闭环管理,保证这些旅客不和社会公众接触,从3月15日起,省市疫情防控指挥部部署工作专班入驻合肥机场,与机场合力做好入境中转旅客与属地的“点对点”交接。

耗时50多个小时,路上吃巧克力充饥:疫情下留学生们的回国路

合肥机场对每一位进入候机楼人员进行体温检测

据合肥机场急救中心副主任曹伟介绍,“目前,合肥机场设立有专用停机位,所有中转入境来肥人员的班机抵达后,由合肥机场急救中心专门人员引导下飞机,并通过专用通道,直接抵达入境旅客临时入关区,避免跟其他旅客接触。”

● 所有中转入境来肥人员,属于合肥本地的,由专班工作人员通知属地疫情防控指挥部安排人员、车辆实施转运、隔离等工作措施;

●目的地为合肥市辖区以外的,由专班工作人员报市疫情防控应急指挥部,再由市报省应急防控指挥部协调属地完成转运交接。

耗时50多个小时,路上吃巧克力充饥:疫情下留学生们的回国路

合肥以外的回国旅客被当地用120车接走

同时,对抵达航班旅客行李进行全面“机下消毒”,对留候专区进行重点清理,对廊桥的活动端、门把手、电梯等每日定时进行消毒,满足防疫规范要求。目前,合肥机场境外中转旅客尚未查出有体温检测异常。

耗时50多个小时,路上吃巧克力充饥:疫情下留学生们的回国路

机场公共区域消杀

耗时50多个小时,路上吃巧克力充饥:疫情下留学生们的回国路

合肥机场设置发热留观区

合肥机场急救中心副主任曹伟介绍:从北京,上海,广州,深圳,青岛,大连等城市入境的旅客,通过国内转运到合肥来,再从合肥到安徽省内或者省外的地区。这些乘客在登机前,航空公司会把他们的信息,报到合肥新桥机场来,由新桥机场进行登记,下飞机以后再进行确认,有的时候登记的信息不完整,到了合肥以后还有的可能改变行程比如到亳州、宣城市,这样需要进一步确认,确认以后还需要和当地政府联系,由政府派人派车来进行接送。

境外人员隔离点

“不管在外面怎么样,现在你回家了”

“你好,欢迎回家,需要酒店用品请联系前台,需要其他任何帮助,在任何时间都可以联系我。”运送入境人员的大巴车驶入合肥经开区锦绣大道的一家酒店,在此驻点的合肥市蓝天救援队的志愿者会立即出现在这些需要隔离的人员面前。

耗时50多个小时,路上吃巧克力充饥:疫情下留学生们的回国路

合肥蓝天救援队的队员们承担起了隔离期间快递分发工作

疫情发生以来,合肥市蓝天救援队队员吴博、梅小虎等人,一直在这个酒店当志愿者,协助相关政府部门,对隔离人员进行医学观察,24小时值守出入登记,对宾馆隔离人员进行生活保障、心理干预及隔离人员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对宾馆隔离区进行消毒。

从3月12起,在这家酒店,已住有来自境外10个国家共计39名入境人员,他们多为家在合肥在国外留学的学生,也有在合肥企业上班的外籍人士,最小的隔离人员是一名2岁的男童。

耗时50多个小时,路上吃巧克力充饥:疫情下留学生们的回国路

合肥蓝天救援队队员们正在隔离酒店内工作

3月12日晚,这家酒店迎来了第一名入境人员,是一名在韩国留学的“95后”女孩,进入酒店后对工作人员很排斥,情绪异常。原来,这名女孩在国外受到了委屈,别人都躲着她。吴博告诉她,“不管在外面怎么样,现在你回家了。”

隔离期的一日三餐,吴博每天都将饭菜送到隔离房间门口,再收走隔离人员的生活垃圾。这些天来,吴博和梅小虎一般都轮流休息,以便能随时回应隔离人员的需求。“既然他们下决心回来了,我们愿意做力所能及的事情,让他们平稳度过隔离期。”

耗时50多个小时,路上吃巧克力充饥:疫情下留学生们的回国路

队员进行全身消毒

对话 留学生讲述回肥经历

在合肥市经开区这家酒店,住着包括留学生在内的39名入境人员。回国的路,他们有人用了50多个小时,有人不惜推迟毕业时间,在他国自我隔离14天后,还是选择了回国……

耗时50多个小时回国

路上吃巧克力充饥

讲述人:代飞(化名) 留学地:法国

我是合肥人,一名“90后”小伙,在法国留学。疫情之下的回国路,我耗时约50多个小时才回到家乡,入住指定的隔离酒店。虽然经历了千辛万苦,但是回到祖国后,一路上都有人陪伴,办理任何手续都有人带领。虽然累,但是很安全、很温暖。

在法国戴口罩显得很另类,家乡很安全

我所在的法国学校目前也不能给出具体的开学时间,而我们这学期3月底就结束了,9月下一学期才开学,再加上疫情的发展,我决定回国,因为祖国、家乡合肥很安全。

法国当地时间3月14日18:00,在做足了充分的准备后,我到达戴高乐机场。因为当地观念认为,戴着口罩对隔离病毒作用不大,所以整个机场包括工作人员和旅客,戴口罩的人寥寥无几,像我这样戴着口罩的小部分人反而看上去很另类。

登机后,我用可以带上飞机的酒精对随身物品和座位进行了消毒。机上乘客多来自中国及亚洲其他国家,所有乘客包括机组人员都佩戴了口罩,这让我感到很安全。

护照被贴上不同颜色标签,按风险等级分类处理

飞机起飞后,大约10个小时后进入中国领空。北京时间16日清晨,飞机抵达香港机场。落地前,我们在飞机上填写了入境香港的健康申报表格,落地后配合工作人员做好检测登记,然后转机飞往上海。

在香港机场候机区,所有国家的乘客都戴着口罩。在飞往上海途中,乘务人员播报入境人员的注意事项。抵达上海浦东机场后,马上就有工作人员对我们进行登记检测。来自不同国家和地区的乘客,护照上被贴上不同颜色的标签,按照风险等级分类处理。

北京时间17日0点左右,我终于到达了合肥新桥机场,工作人员登记入境人员的目的地后,组织车辆运送我们。我抵达酒店已是凌晨4点了,耗时50多个小时,一路上我很少就餐,在密闭的机舱里,戴着口罩呼吸困难,我在出发前买了很多巧克力,方便口罩拉下来,迅速吃一口补充体力。

回国后一路都省心,到合肥更是备感温暖

回到祖国后,一路上看到无数工作人员,为了保障入境人员的安全,在自己的岗位上辛苦工作。在上海浦东机场,工作人员穿戴防护服、口罩、护目镜,领着入境人员办理各种手续。全部手续办下来,往往需要两个小时,而这样的流程,这些工作人员一天要重复许多次,确实很辛苦。值机的时候,有位工作人员因为工作太久头都有点晕了,把一个行李弄错了,还遭到了批评,真的挺心疼的。

到达合肥酒店,虽然天快亮了,但酒店里还有人等着我们,为我们提供服务。这里还有好几名合肥市蓝天救援队的志愿者,加了我的微信,说有任何需求,24小时都可以联系他们,真的很感动。感谢一路上所有人的帮助,我所能做的,就是乖乖在酒店隔离,尽量不给别人添麻烦。

决定推迟毕业回国

隔离结束欲当志愿者

讲述人:小雪(化名)留学地:澳大利亚

我在澳大利亚墨尔本读研究生,原本今年夏天就要毕业了。寒假回到家乡合肥过春节,春节结束后,我发现想要回到学校上学,已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了。离开合肥,在泰国自我隔离14天后,我还是决定推迟半年毕业,飞回了合肥。

春节后返校,在泰国自我隔离14天

春节后我决定返校,发现已经很难回去了。当地有规定,从中国入境的人员,必须在第三国隔离14天后才可入境。许多人滞留在国内,也有人先到了其他国家,然后回到了学校。

2月29日,我和两名小伙伴一起飞到了泰国曼谷,在当地找了一家酒店住了下来。14天哪里也没去,就想着等隔离期一满,就赶紧回到学校。

3月13日,我面临着选择,到底是去澳大利亚,还是回国。经过再三权衡后,我还是决定回国。因为离家时,我所在的社区都没有确诊和疑似病例,在泰国的14天,我也通过新闻了解墨尔本和合肥的疫情信息,得知合肥各类场所都在逐渐开放,家乡才是最安全的地方。

决定推迟毕业回国,感动志愿者的付出

我从同学处了解到,当地不鼓励戴口罩。墨尔本一度还要举办一场群体性活动,这让我更加担心。种种考虑后,我递交了延期毕业的申请书,下半年再回校学习。

回到合肥后,在新桥机场、在隔离酒店,我看到了许多志愿者在为我们这样的入境人员辛苦付出,特别感动。等隔离期一结束,我也准备申请当一名志愿者,去家乡需要的地方,为需要的人提供帮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耗时50多个小时,路上吃巧克力充饥:疫情下留学生们的回国路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