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有你》|“在大厂这个地方,就像开一个培训班一样”

为了不在人海中失联,请把我们设为“星标 ★”哦~

点击上方蓝字“24楼影院” →进入新页面,点击右上角“...” → 点击第一栏“设为星标 ”。

《青春有你》|“在大厂这个地方,就像开一个培训班一样”

《青春有你》舞台,训练生向观众鞠躬致意

“我想要成为一个榜样”

2018年年尾,生于1994年的林渝植随着其余近百位男孩进入大厂准备录制《青春有你》,这是他首次有了“训练生”的身份,并将在这个封闭环境训练长达四个月之久。

这不是林渝植第一次参赛,从《星动亚洲》、某说唱节目到如今的《青春有你》,林渝植习惯了身边的伙伴来来往往。从2013、2014年参加同类型的节目至今,各个阶段都会面临朋友的去留。留给自己的,只有紧张的赛程和如何提高自己的焦虑。

同期的训练生大多是98年生人,95前都屈指可数,林渝植在这一年龄体系中已经不占优势。不同于部分没经验的训练生,林渝植的过往经历让他知道此类比赛最后拼的还是实力。因为没有完整且持续的训练时间,训练生身份对他来说也是全新的。

来之前,很多人告诉林渝植录制综艺节目的“所谓妙招”:在节目里多说话、多表现、制造梗、才有点,这样就能多点镜头。录制以后,林渝植发现,几乎无死角的拍摄让每个人没有暗角,随处可见的摄像头只会让人做自己。林渝植认为在这种模式下若想表演太难了:“我在这里面还是做自己,说的话也是做自己,就算我镜头少我也不愿意去改变自己的本质。”

在此之前,林渝植无法想象“跟90多个男人一起参加一个节目,还住在一起”是怎样的体验。从读书开始,林渝植就开始独居生活,大学也是独来独往。在大厂,宿舍和上下铺让林渝植感受到了热闹的集体生活。“其实蛮习惯的,我是一个很随遇而安的人,人到哪里都可以自由生长。”

出道是训练生们在这个舞台上的终极目标。在机会来临前,所有人都是从零开始的学徒,需要面临异常残酷的训练和流水线般枯燥的生活。在这一过程中,努力是唯一走向成功的砝码,不管最终是否被机会垂青,努力了总是会变优秀。来到《青春有你》,林渝植不否认自己想出道的欲望,但回看来时的想法却很单纯:“我只是想做音乐,但我可能缺乏一个被看到的机会。”

在林渝植看来,艺人应该是一个促进所有喜欢你的人成长的人。“一个是要德配其位,第二个就是要成为一个榜样。讲白一点,第一个是你的思想道德要过关,第二个就是你的社会责任要过关。”在林渝植看来,如今被大众过分强调的颜值其实只是“锦上添花”,付出努力和汗水也只是成为艺人的标配。

在导师欧阳靖眼中,林渝植在说唱方面有想法、会创作,是能够被他一眼记住的训练生。林渝植说:“其实我的目标是成为一个可以给别人建立正面影响的音乐人,我面对问题的方式、我努力的过程、我所有的经历,都可以给到任何喜欢我的人,在他面临问题的时候,可以想起我的某一句歌词。”

《青春有你》|“在大厂这个地方,就像开一个培训班一样”

《青春有你》训练生林渝植

林渝植此前经常跟粉丝说要“好好学习,好好读书”,目的是告诉他们掌握学习能力是很重要的一件事。作为90后,林渝植明白未来的年轻一代主力军将会是95后、00后,“他们都比较小,三观还没有完全建立,更需要别人告诉他们一些自己的经验,可以更好地成长。我想要成为一个榜样。”

从100到9,努力比天赋更重要

从2019年1月21晚爱奇艺《青春有你》第一期播出,这100个男孩就被放在了聚光灯下。如果说前期的主题曲学习、录制,他们都只是在完成作为一个训练生最起码的事情,而节目上线意味着他们要面临来自各方面的考试——粉丝、经纪公司、同行以及挑剔的大众。

100个人起点不一,训练时长和程度参差不齐。多则六年,少则一周,从某种程度来看,有人目的明确有备而来,有人还很新鲜正在适应。有训练基础的人往往学得快,对舞台也更熟悉,但集体环境和组队赛制让男孩们基本丢掉了竞争心理,“强帮弱、快的帮慢的”成了训练的日常,唯一的目标就是“这一次舞台要表现好”。

2018年,还是大二学生的吴泽林被杭州嘉尚传媒挖掘签约,此前吴泽林是抖音网红,坐拥数百万粉丝。海选之前,吴泽林在老师指导下学习了两个月唱跳,时间很快逼近进场录制。对于吴泽林来说,训练生的日常还很陌生,“一切都是学习的过程”。

在说唱、跳舞、唱歌三个部分中,吴泽林更喜欢说唱,他认为“这是一种适合自己表达的方式”。首期节目等级评价,吴泽林及其团队全员被评为“F”,“当时我被说懵了,下台就哭了。”回忆三个月前,吴泽林认为成绩不理想的开端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正如他在节目中所说:“我想用我的努力去离开它。”

《青春有你》|“在大厂这个地方,就像开一个培训班一样”

《青春有你》训练生吴泽林

在公演曲目《斗》之前,吴泽林作为队长,发挥自己画画特长为全队设计团徽,他告诉南方人物周刊:“这是我认为可以增强团队凝聚力的方式。”节目一位编舞老师告诉南方人物周刊:“吴泽林这个人真的太好了,他在的团队没有人是不开心的。”

目前的赛程来看,还在线的训练生们都在一步步靠近成团的大门,这扇门终将打开,最终也只有九位幸运儿。在参赛之前,吴泽林对行业的了解来自微博、新闻软件以及动辄沸沸扬扬的八卦,“我以前觉得很复杂,如果来这里算是进入这个圈子的话,好像也没那么复杂。”还未感受太多现实残酷,吴泽林更多的是庆幸自己遇见了友谊,“很高兴遇见ODD陈思键,是他教我写词。”

即便最后大多数人都不能在这里顺利成团,男孩们还是在不断努力。提高艺能是重要工作,粉丝把他们每天的训练称为“上班”。除此之外,封闭的录制地也是他们锻造自己、展现自己的“梦想加工厂”:有才能的发挥才能,性格体贴的照顾大家,每个人都可以释放自己本身最大的特质,也能在周围人中看到自己的不足和差距。在这个过程中,每个人都心知肚明:努力不一定有结果,但不努力肯定没结果。

在爱奇艺副总裁、《青春有你》总制片人姜滨看来:“我们慢慢觉得在大厂这个地方,就像开一个培训班一样,这些训练生进来,通过四个月的集中培训,当他们走出大厂的时候,第一是专业能力产生巨大变化,第二是专业能力的追求度产生了巨大变化,因为眼界发生了改变。第三是他们得到了一群很好的朋友。”

节目播出至今,从冬天到春天,天气越来越热,而这娱乐圈的生存法则却不会随着天气转暖,这群来自四面八方素不相识的男生们相遇,一起训练、吃睡、组队升级打怪,同时还要面临队友的离开。竞争必然存在,前路越来越窄,有人上便有人下,但那些互帮互助的时刻和眼泪,是真实存在于他们之间的瞬间。

花路也是荆棘路

姚明明是训练生中训练时长最久的一位,长达六年。此前的出道经历,在来到节目之后基本清零,唯一留下的是傍身的艺能。姚明明并不是这里唯一一个陷入无尽等待的训练生。事实上,100位参赛者中,大部分是冲刺出道机会的长跑选手。

《青春有你》|“在大厂这个地方,就像开一个培训班一样”

《青春有你》训练生姚明明

过去十多年间,华语乐坛衰落,艺人团体更是长期处于缺席状态。各类选拔类节目层出不穷,但真正有效输送出来的高品质艺人寥寥可数,团体类更是少之又少。综合观察国内30几个有姓名的男子组合,不难发现能够持续活跃在市场且被大众接受的不到五分之一。觉醒东方创始人纪翔曾表示一个团体的前期投资大约在一千万,而短期的存在很难让经纪公司盈利。加之未成体系的国内粉丝文化和诉求不断提高的观众,团体的道路越发难走。内部一旦实力不均,面临的道路只能是个人solo继而瓦解。

随着互动方式的转变,粉丝和训练生间的交流方式已经不似过去那样单一、艰难。甚至,他们还要仰仗粉丝助力来获得一个通往梦想的门票。主动与被动的反转是行业和粉丝共同推动的结果,也让整个训练生市场的机制发生了根本的变化:训练生只有不断努力展现自己的特别之处,才能获得青春制作人们最直接的青睐。

值得强调的是,《青春有你》更注重训练生艺德的培养和与中国传统文化的结合。无论从赛程中多次对公益的投入或是加入“艺术指导团”的安排,都是用新时代的社会责任去高要求每一个即将成为榜样的男孩们。在姜滨看来,《青春有你》的创新点在于迎合整个训练生市场的正规化和有序化。老一辈艺术家的加入能更加提高训练生在专业领域内的专业能力。

在姚明明的记忆中,进入大厂后,得到不尽人意的等级评价,就是他开启新一段努力进程的开始。六年的训练时间让他有底气站在这里,但未来的不确定性也让他丝毫不敢松懈。吴泽林至今瘦了12斤,林渝植把自认为短板的舞蹈练到了可以站上舞台,姚明明也在不断刷新自己的名次,车慧轩只用了3天的时间,由F班成功逆袭到A班,他也是节目中唯一一个F升A的训练生。《青春有你》男孩们在严格赛制下的坚持、努力,印证了“新时代”下粉丝对于训练生敬业、有态度的最基本要求。

《青春有你》|“在大厂这个地方,就像开一个培训班一样”《青春有你》|“在大厂这个地方,就像开一个培训班一样”

【好文推荐】

1.豆瓣9.6,这部神综我要追一辈子!

2.王景春,一个好演员的修养

《青春有你》|“在大厂这个地方,就像开一个培训班一样”《青春有你》|“在大厂这个地方,就像开一个培训班一样”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娱乐 » 《青春有你》|“在大厂这个地方,就像开一个培训班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