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专访荆门首位献血的康复患者:他是武汉理工大学大三学生,愈后隔离已满30天

武汉市不仅拥有上千万人口,还是一座拥有80余所普通高校、合计近百万大学生的城市。据《国际金融报》记者不完全统计,今年武汉市高校寒假放假时间主要集中在1月中旬。

这段时间是众多大学生集中从武汉返家的高峰期,他们中有的人不幸被确诊新冠肺炎或成为疑似病例。疫情发生后,武汉理工大学21岁的大三学生姚云峰,经历了返家、住院、出院、居家隔离、献血、集中隔离,出院至今已隔离近30天。

近日,他向记者分享了自己的经历:“14天战胜新冠肺炎,要特别感谢医生和护士整日整夜的守护,目前家人和身边的朋友都没有被传染。”

1 可能不是在武汉感染

姚云峰是武汉理工大学船舶与海洋工程专业的大三学生。学校官网显示,共有马房山、余家头和南湖三个校区,目前普通本科生36000余人,博士、硕士生18000余人,留学生1700余人。姚云峰就读的余家头校区位于武汉市武昌区和平大道,距离华南海鲜市场自驾约13公里。

武汉理工大学正式放假时间是1月14日。《国际金融报》记者统计了20余所武汉高校放假时间,大部分高校放假时间集中在1月11日至1月14日。较早的华中科技大学于1月9日放假,较迟的湖北工业大学于1月18日放假。

放假之前,中南路是姚云峰常去的街道之一,这里是武汉最早的三大核心商圈之一,毗邻洪山广场、楚河汉街、黄鹤楼、武昌火车站等多个大型商圈和交通要道。那时的武汉街头车水马龙,路上的行人还像往常一样,还没有佩戴口罩的防范意识。

据姚云峰回忆,在1月中上旬,身边的同学大多在寝室复习,准备期末考试。对于当时出现的“不明原因肺炎”,辅导员私底下跟学生交代过要小心。不过,当时“有限人传人”的说法,令不少人并未引起重视。

姚云峰家住湖北省荆门市,与武汉相隔约230公里。姚云峰告诉记者,从武汉返荆之前,他在校期间没有任何不适症状,“回家之前,我和一些同学有很近距离的接触,但目前他们都没有出现不适症状。”对此,他初步断定,自己可能不是在武汉被感染的。

2 火车上无人戴口罩

火车站和火车车厢或许是姚云峰感染新冠肺炎的地方。

1月15日,姚云峰来到汉口火车站候车。地图显示,从汉口火车站步行至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约800米,中间需穿过金墩街和发展大道两条主路。

武汉市目前有武昌站、汉口站和武汉站三座火车站,不同于武昌站(主要停靠普快车次)和武汉站(高铁站),汉口火车站停靠包括普快和高铁在内的众多车次。当时临近春节,加上武汉近百万大学生陆续放假,汉口站承担了乘客分流的重要任务。

“人工改签的窗口前几乎挤满了人。”据姚云峰回忆,当时火车站客流以学生回家、家庭出游、外地务工人员返乡为主。

1月15日下午,姚云峰登上了从汉口开往荆门的一趟普快列车,就是人们俗称的“绿皮车”。由于乘客人数较多,硬卧车厢的每个下铺被改成3人并排坐的硬座车票。“整节车厢每个硬卧下铺基本坐满3个人,旁边可伸缩的小座椅有时也坐着人。”姚云峰说。

独家专访荆门首位献血的康复患者:他是武汉理工大学大三学生,愈后隔离已满30天

硬卧下铺改硬座的车厢

普快与高铁的区别不仅仅在速度,厢体采用的通风系统也不大相同。火车行驶途中,坐在姚云峰对面的一位男子咳嗽声不断,当时车厢内没有人佩戴口罩。拥挤的硬卧车厢,六人面对面相坐的下铺,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的姚云峰开始心生不安。

3 回家第二天发烧

下火车后,姚云峰没有让父母来车站接他,而是乘坐公交返回了家。

1月16日晚,到家的第二天,姚云峰忽然发觉脸开始发烫,下意识地量了体温:37.8℃。“我一开始认为是普通的感冒”,此前遇到感冒从来不会吃药的他,考虑到新冠肺炎当时的未知情形,准备去医院做检查。

1月17日早,当地医院发热急诊给姚云峰做了血常规等检查,值班医生初步认为这可能只是轻度的炎症,没有与新冠肺炎联系在一起,“医生当时开了头孢、磷酸奥司他韦等药。”姚云峰说,除了吃药,医嘱让他多休息,若病情加重再来检查。

服药一天后,烧退了。1月18日至1月22日这五天,姚云峰就和普通人一样,没有出现发热等任何不适症状。

然而,让姚云峰感到意外的是,1月23日晚,刚洗漱完后,他的脸部再次出现发烫症状,体温计显示38℃。彼时,新闻报道已经明确指出,新冠肺炎存在人传人现象,且确诊病例和疑似病例开始激增。

“没想到医院的环境也大变了。”姚云峰发现,1月24日再次去医院检查时,分诊台的护士已经是“全副武装”,所有发热病人被带进小隔间里测量体温。姚云峰当时检测的体温是37.5℃。

这引起了护士的警觉,姚云峰被送往发热门诊接受了CT、心电图、咽拭子检测,以及血常规等检测。CT结果显示,他的右下肺部出现磨玻璃影病变。1月24日下午,姚云峰作为新冠肺炎疑似患者,住进了隔离病房。住院4-5天后,姚云峰的家人作为密切接触者,也被安排到集中隔离点居住。

“结合我之前的活动轨迹和接触人群,当时医生已经猜到我可能是新冠肺炎患者,但只把我列入了疑似病例。”姚云峰说,如果按照当时的确诊方案,自己属于疑似病例。直到出院前几天,医生才告诉他,已经是确诊病例。

这期间,新冠肺炎的确诊方案版本在不断迭代。3月4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布新冠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七版)。其中新增一项确诊方法及相关标准:血清新型冠状病毒特异性IgM抗体和IgG抗体阳性;血清新型冠状病毒特异性IgG抗体由阴性转为阳性或恢复期较急性期4倍及以上升高。

4 入院治疗14天

姚云峰住进一个三人间的病房,之前住了一位约40多岁的中年男子。入院前五天,右手虎口的静脉留置针让姚云峰很不适应,“没法洗头洗澡甚至脱上衣,拿筷子和刷牙也没法用劲”。

没过几日,这间病房住满。“同病房的病友总是咳嗽甚至随地吐痰,还经常去洗手间吐痰。”姚云峰说,他十分害怕摘掉口罩,甚至不敢吃饭喝水刷牙。医院对病房管理很严格,唯一能呼吸到新鲜空气的地方是公共厕所窗户边,还可以看看外面的公园和街道。不能串门聊天,剩下的娱乐方式只有玩手机或看电视。

每天上午和下午,姚云峰都会接受一次干扰素α雾化吸入治疗,直到出院。国家卫健委在1月16日发布《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一版)》中明确提出,对于此类肺炎目前尚无有效抗病毒药物,可试用干扰素α雾化吸入治疗。

姚云峰形容雾化治疗,就像在高速行驶的车上,把头伸出车顶的天窗,一股风不断往鼻子里猛灌的感觉。每天静脉注射的药水种类多到记不清,他还需要口服用药,包括磷酸奥司他韦和阿比朵尔分散片等。护士告诉他,这些药主要是用来抗病毒治疗。

幸运的是,姚云峰的症状属于轻症,住进医院前两日,四肢略微乏力,食欲减退,体温最高达到38.2℃。直到第三天开始恢复正常体温,食欲逐渐恢复。第四天,发热症状消失。

病友却没有他那么幸运,入院后病情出现加重,从刚来时能正常下床吃饭,到最后开始逐渐虚弱。“他的血氧饱和度一直在下降,吸氧的咳嗽声特别大,非常用力。”姚云峰在病房里观察到新冠肺炎患者由轻转重的过程,这种病在后期会让人的呼吸变得非常虚弱,无法吃下任何东西。

“这一天,我仿佛就像病友里唯一的健康人。”姚云峰回忆道,入院第四天,查房医生告诉他,另外两位病友核酸检测显示阳性,为避免交叉感染,需要给他转病房。

对姚云峰来说,普通病房里的氛围还算正常,没有过多的恐惧和伤心蔓延,轻症患者的心态更积极乐观,就像当成一次普通的肺炎来对待。

独家专访荆门首位献血的康复患者:他是武汉理工大学大三学生,愈后隔离已满30天

姚云峰与医护人员在病房合影

出院前三天,姚云峰每天接受1次核酸病毒检测,加上入院第二天的那次,一共检测了4次。除第1次外,后3次均显示为阴性。2月7日,第四次核酸检测后的第二天,经医生会诊,姚云峰获准出院。

独家专访荆门首位献血的康复患者:他是武汉理工大学大三学生,愈后隔离已满30天

5 出院14天后献血

姚云峰出院前后,正是新冠肺炎疫情在国内大肆蔓延之时,相关医学专家正在积极研讨最适合的诊疗方案。

2月5日,国家新冠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解读提及,“可采用恢复期血浆治疗”。2月8日,根据试行第五版诊疗方案,武汉市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开展了3名危重患者新冠特免血浆治疗,临床反映患者接受治疗12至24小时后,临床体征和症状明显好转。

2月13日,武汉市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发出倡议,患者康复后体内含有大量综合抗体,对治疗现存患者可能会有效,恳请康复患者捐献血浆。2月14日,武汉市金银潭医院迎来首位捐献血浆的康复患者。

居家隔离的姚云峰也时刻关注着疫情最新动态,当他看到血浆治疗有效的新闻后,主动向当地医院表达了自己的献血意愿,并说明身体状况。

2月21日,湖北省荆门市红十字中心血站正式开展新冠肺炎康复者血浆捐献采集工作。当日下午,姚云峰来到血站,捐献了400毫升的血浆,成为荆门市首例捐献血浆的新冠肺炎康复患者。“一名患者输入其他血液的来源越少,身体遭受排异的风险就越小,我的身体条件还行,希望400毫升的血能为患者多提供治疗帮助。”姚云峰说。

独家专访荆门首位献血的康复患者:他是武汉理工大学大三学生,愈后隔离已满30天

姚云峰成荆门市首例献血的康复患者

6 隔离时长将超30天

献完血回家,姚云峰又开始一个人的“隔离”生活:一个人待在客卧,一个人吃饭洗漱,与家人说话必须隔着房门。2月29日,他接到当地公安部门电话,所有出院居家隔离的病人统一安排进入集中隔离点。“隔离生活”从居家卧室搬到了宾馆的一个单间。

3月2日,是武汉理工大学原定开学的日子,虽然受疫情影响,但“停课不停学”,上网课成为姚云峰和同学的新体验,“除了不能出去,其实也还好,但网课一定不能落下。”

在了解到某位许久未联系的大学同学也不幸“中招”后,姚云峰感受到,两人之间的距离因为这场疫情无形中拉近,每天都会在学习和聊天中相互加油打气。

虽然疫情好转,但湖北全省仍处于“封城”状态。“心情压抑是肯定的。”姚云峰一直担心的是,与自己密切接触过的家人和朋友会不会被传染。万一被传染,家人的工作和收入是否会受影响,生活能否正常维持。

“绝对要配合医生和护士的管理,坚持做好个人隔离。”姚云峰告诉记者,一定要展现出大学生该有的教养和自制力。疫情期间,最让他佩服的人是钟南山院士。他说,钟院士虽然80多岁高龄,但看起来显得年轻,平时坚持锻炼,身体也很结实。以后也要像钟院士一样,把锻炼身体提上日程,同时做好个人卫生防护。

其实,在河北也有与姚云峰相似的大学生案例。据媒体报道,武汉大学生郭某回到老家河北确诊后,从隔离到治疗再到出院,在车库“硬核”隔离38天,未连累一名亲友,治愈后还捐献了200毫升血浆,受到网友广泛关注。这让社会各界看到了当代大学生的良好品质和素养。

截至3月7日,自出院以来,姚云峰已经隔离了30天,他还将继续坚持,等待解除隔离的通知。“很期待回家玩玩游戏放松一下。”姚云峰向记者介绍,他正在玩一款回合制策略类游戏,“玩这个游戏会让自己很沉静,有种创造历史的感觉”。

(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记者 夏悦超

钟南山最新表态:疫情不一定发源在中国,有信心四月底基本控制

很快!我们就能找到敌人攻击的方向!新冠肺炎患者遗体解剖病理报告将出

美国CDC基调突变,认为新冠病毒疫情或在美国大规模爆发!而特朗普政府却是这个态度……

中东防疫告急!确诊病例骤增,卫生系统薄弱,物价翻倍……

日本经济或难承受取消东京奥运会之重

上海新冠肺炎患者出院率达80%!诊疗方案将在近期公布

抗疫一线 | “中国速度”背后,一线家电安装工在雷神山医院与时间赛跑

援鄂医护日记丨“今天是我在武汉金银潭第20天”

集中隔离者亲述14天经历:疫情过后,“我想再去无锡”

日最大产能2000万只,我们到底为什么还缺口罩?

来,跟记者看河南开封的“硬核”防疫

“我们小区被封了……”疫情当下,“蜗居”不易,返程也难

信阳,一个武汉周边城市的疫情防控实景

4096名武汉游客仍在境外,他们在哪里,又该如何归乡?

独家专访荆门首位献血的康复患者:他是武汉理工大学大三学生,愈后隔离已满30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独家专访荆门首位献血的康复患者:他是武汉理工大学大三学生,愈后隔离已满3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