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宏:大流行状态下 各国如何战疫

3月11日,世界卫生组织(WHO)宣布,新冠肺炎疫情进入全球大流行状态。世界将进入一个巨大的不确定性时期。

目前,中国国内战疫已进入扫尾阶段,而中国外的第二战场却才刚刚正式开打。亚洲、欧洲、美国以及中东(伊朗)均出现病例的快速增长,各国不同的防疫政策也纷纷出台。

张文宏:大流行状态下 各国如何战疫

多国参考“美国模式”

由于各国很难下决心采取以经济停摆换取疫情控制的策略,因此,无论各国的医疗体系先进与否,大部分参考的都是美国的防疫策略,也就是走一步看一步。

同样参考美国模式,亚洲各国和地区与西方各国的抗疫成绩为何差异很大?笔者最近反复和美国的医生、临床微生物专家以及疾控专家进行沟通,也仔细阅读美国疾控中心的声明,并在3月底和美国专家进行了一次视频会议讨论美国的疫情防控。美国是最早采取封闭疫区人员回国措施的,要求美国公民回国需隔离2周,但是美国没有采取社区管理、戴口罩等措施。这种情况下,病例一旦进入社区,产生社区感染相关的二代病例是难免的。关键的问题是,二代病例产生后,现有的医疗体系是否能够迅速启动并及时将其筛查出来。一旦社区感染产生,战疫自动进入第二阶段,即社区感染的防控,这一阶段主要考验医疗体系的快速反应能力。

在美国,随着疫情的加重,诊断技术开始逐渐下放,医保和抗疫经费也开始支付这部分费用,专业诊断公司纷纷加入抗疫工作。美国虽然反应稍慢,但是防疫体系一旦启动,能够快速发现新病人。美国能否控制住疫情,主要看试剂到位之后的病例数增长情况。

以美国防疫体系为参照的亚洲各国,由于有高效的家庭医生网络和国家检测体系,能够比较快地筛查出疑似病例,并迅速处理后续的社区传播。但是由于缺乏社区强有力的管控手段和全方位的民众配合,难以在短期内彻底控制病毒的传播。疫情是否会扩散,与病毒传播的速度和基本医疗体系的筛检能力密切相关。目前看来,亚洲各国无法像中国这样实现本地病例零增长,但是均处于可控范围。

英德采用了同一种策略

英国首相鲍里斯希望采取“群体免疫”策略,德国总理默克尔说可能会有60%-70%的人群感染。这些说法在一定程度上引起了恐慌。其实英国首相和德国总理表达的意思是一样的,新冠肺炎已经是大流行态势,他们无法动用大量的社会资源,经济一旦停摆,社会付出的代价可能会远远超过疾病本身。

事实上,疫情如果控制不好,经济一样会受到极大影响。德国和英国目前已经加大了抗疫力度。特别是德国,采购了大量的呼吸机备用,受到民众一致好评。这些欧洲国家一方面正在为可能增加的重症患者数量做医疗储备,一方面希望尽可能延缓大流行峰值的到来。只要把1个月达到峰值逐渐延缓为3个月达到峰值,随着夏天的到来,发病率下降,随后就可以将1个月内可能发生的病例数分散到1年中的12个月内逐步处理,化整为零,依靠现有的医疗资源能够应对。

如何把该病的峰值降低呢?通过降低社会接触密度、有限的人群隔离、避免超级传播的发生,应该能够做到。但是欧美不是中国,没有一个强大的政府可以启动人群的联防联控。因此,他们选择告知民众最差的结局,也就是60%-70%的人群会被感染。在这个背景下,再宣布一系列终止大型活动的措施,就可以取得民众的理解。欧美国家的居住环境较为开阔,只要采取减少聚集性活动、疾病高峰期在家办公等措施,就可以大幅度降低疫情的传播。但这种居家隔离的方法是否合适,目前还有待于进一步观察。德国、意大利已经开始考虑建方舱医院,通过提升医院的应对能力,最大程度地避免发生医疗挤兑。

意大利医疗资源遭挤兑

意大利目前病例数达到4万以上,预估有5000-8000例重症患者,而全国总ICU床位只有约5000张,已经出现医疗资源严重不足的状况。根据意大利官方统计,该国病死率目前已经攀升至8.29%,居于全球最高水平,也意味着医疗资源,特别是ICU资源已经出现挤兑。在目前欧洲各国疫情形势都未缓和的情况下,意大利想要获得欧洲其他国家的人力、物力支援是比较困难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意大利麻醉学和重症监护学会发布的“临床伦理学”建议,提出了医疗人员应该将“更长的预期寿命”作为评估中优先考虑的因素,而不一定需要按照“先到先得”原则来处理。但这个措施只有在所有相关方都已经做出努力来增加ICU资源后才应该被执行。

如果意大利失守,整个欧洲会进入流感样暴发模式。因此,德法英等国近日已显著加大了抗疫资源的投入。

文: 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 张文宏

整理:健康报记者于梦非 张漠

编辑:张丹

审核:陈会扬 曹政 闫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张文宏:大流行状态下 各国如何战疫
© 2015-2020蛋蛋赞 看你所看,想你所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