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奇的味道不止冬枣和香蕉,还有全家新出的红薯冰淇淋

作为一个时刻准备着被好奇心害死的喵,七漫总是对没有尝试过的食物充满热情。

于是在距离上一次吃饭七个小时的下午三点半,去吃全家新出的红薯味冰淇淋。

才没有打着伞走在路上盯着人家小姐姐吃红薯冰淇淋盯了好久呢。

哼。

猎奇的味道不止冬枣和香蕉,还有全家新出的红薯冰淇淋

全家的冰淇淋总是化的很快,要吃的很认真很虔诚才不会把手弄的黏哒哒的。

冰淇淋是类似红薯干的有点偏粉的橘黄色,好看倒是挺好看的。

红薯的味道也是有的,但是比起我们熟知的烤红薯红薯粥那种味道,更接近于红薯干。

最近的雨下的煞是烦人,淅淅沥沥的。空气湿度很高,闷闷的,街上车来车往,雨水从车站的棚子边缘牵丝成线。

一边等车,一边发呆,一边吃冰淇淋。

吃到丧失味觉为止。

从全家到上公交是吃一个冰淇淋的时间,吃完最后一口巧克力蛋筒,跳过车站的水坑上车,把纸卷扔到车上的垃圾桶里。

红领巾放学了,国际生的香水味浓,嘴角的蛋卷渣没擦干净。

猎奇的味道不止冬枣和香蕉,还有全家新出的红薯冰淇淋

说实话,并没有觉得红薯冰淇淋很好吃,但是这不是冰淇淋的错。

而是有些食物,比起常温和冷藏,更适合高于体温的试吃体验。

比如热汤面,比如红油火锅,比如肉夹馍,比如全家的便当,比如关东煮的丸子,比如烤红薯。

红薯干和烤红薯你选哪个?

我选烤红薯。

北方的冬天总是漫无边际的的冷,手指冻成小胡萝卜。路边烤红薯的炉子里,柴火烤出微微刺鼻的味道,老远就可以闻到。三块钱就可以买到小老鼠一样的一个红薯,然后满心欢喜的捧在手心,舍不得吃掉。

经济学家说,当你的endowment point很低的时候,marginal utility会比较高。

猎奇的味道不止冬枣和香蕉,还有全家新出的红薯冰淇淋

然而还有些功能性的东西,并不在乎它的冷热口感味道,只要有用就可以了。

比如咖啡。

只要咖啡因能够恰如其分的抑制疲倦的神经,又不至于让人心跳加速潮热盗汗,就是好咖啡不是么。

我是这么觉得的。

那些在广场一边看鸽子吃玉米一边小口啜饮的espresso,

带着小心心图案的漂亮拉花,

吸引女孩子的马卡龙和白巧克力的字眼,

都是浮云。

与我无关。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美食 » 猎奇的味道不止冬枣和香蕉,还有全家新出的红薯冰淇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