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被疫情掩盖!26万加害者的韩国N号房性剥削事件震惊这个周末

据韩国疾病管理本部数据更新,韩国时间2020年3月21日0时~24时,新冠肺炎确诊患者数量增加98例,累计8897例!

不能被疫情掩盖!26万加害者的韩国N号房性剥削事件震惊这个周末

有些事情,不应该被掩盖......

本周末,稳守在韩国各大门户网站检索词第一位的便是“N号房事件”。

其实,该事件已经在韩网发酵了近一周,但由于我们的关注点大多在疫情发展上,所以知晓的并不多。

不能被疫情掩盖!26万加害者的韩国N号房性剥削事件震惊这个周末

“N号房事件”是指,胁迫女性包括未成年拍摄性剥削视频,然后传播到telegram聊天室(匿名)的“N号房”中,会员进行收费观看的案件。

“N号房”创始人名为“갓갓”,虽然他已经“隐退”,但由他所起的“N号房”形式的犯罪并没有停止。

目前,运营着“N号房”——“博士房”的,被称作“博士”的20代男性嫌疑人赵某已经被拘捕

赵某会拍摄包括未成年女性在内的性剥削视频发布在“博士房”内,再收取会员会费以盈利。会员则通过这种付费的方式进入群聊观看视频。

这也就是所有“N号房”的运营方式。

不能被疫情掩盖!26万加害者的韩国N号房性剥削事件震惊这个周末

图片来源:NAVER

据悉,嫌疑人赵某在被抓之前,曾是地区某大学学报编辑部的记者,写过非常多与政治相关的文章。

在“N号房事件”中,赵某通过SNS或聊天软件,用“金主赞助打工”等引诱女性拍摄裸照发给自己,然后再用这些照片当做把柄来威胁女性拍摄性剥削视频,并传播到telegram聊天室。

不能被疫情掩盖!26万加害者的韩国N号房性剥削事件震惊这个周末

图片来源:NAVER

在这个聊天室里,赵某称自己是“博士”,称受害女性为“奴隶”。

而“博士房”中的部分会员则为“运营者”,赵某会指示他们对受害者们进行性暴力,以及进行洗钱、散布性剥削视频及运营聊天室等任务。据悉,运营者中还有通过论坛召集的社会服务要员(公益要员)。赵某通过在区厅工作的这些公益要员,获取到受害女性和收费“博士房”中会员的信息,并以此对他们进行威胁。目前,与该事件有关的嫌疑人共14名,包括赵某在内,有5人被拘留。

不能被疫情掩盖!26万加害者的韩国N号房性剥削事件震惊这个周末

图片来源:NAVER

针对该事件,韩国10~30代的女性组成了“强烈处罚N号房事件敦促示威团”。

示威团表示:“赵某曾假装成警察,强迫受害人手持身份证和学生证等明示个人信息的证件拍照,并威胁受害人称,如果不按照自己的命令做,就会公开受害者身份。其搜集到的个人信息成了束缚受害者的圈套。”

“赵某和加害者们还会做出强迫受害者吃屎等这种无耻行为,并进行拍摄。后面,他们拍摄视频的“水位”还会逐渐提高,甚至开始拍摄性剥削视频。在聊天室内受害者们的个人信息全部被公开了,她们受到的伤害是无可比拟的,她们很难过上正常生活,但是现在却不公开嫌疑人的身份信息,这非常不公平。”

“要求公开telegramN号房加入者全员身份信息”的请愿,目前同意人数以超过118万。

不能被疫情掩盖!26万加害者的韩国N号房性剥削事件震惊这个周末

图片来源:青瓦台(以今日下午13时为准)

“要求公开telegramN号房嫌疑人身份信息并暴露在曝光灯下”的请愿,目前同意人数超过180万。

不能被疫情掩盖!26万加害者的韩国N号房性剥削事件震惊这个周末

图片来源:青瓦台(以今日下午13时为准)

惠利、孙秀贤、河妍秀、李英真等韩国艺人们也开始纷纷发声,要求公开“N号房事件”的嫌疑人身份信息并让其暴露在曝光灯下。

“N号房事件”之所以引起这么大的公愤,是因为它与韩国以往发生过的数码犯罪完全不在同一层次。

“N号房事件”不是单纯的在团体聊天室共享淫秽物的程度,而是威胁和剥削包括未成年人在内的女性,像"奴隶"一样虐待她们的集体性暴力犯罪!其有组织且残酷的犯罪手法,与之前公开的数码性犯罪截然不同。

不能被疫情掩盖!26万加害者的韩国N号房性剥削事件震惊这个周末

图片来源:NAVER

■ 从"N号房"到"博士房"......他们将女性称为"奴隶"

共享性剥削视频的聊天室——“N号房”是该案件的最初形态。

2019年,以想要继承海螺网流派(匿名聊天)的男性“갓갓”为中心,在手机聊天工具telegram开设了多个聊天室。每个聊天室都以“1号房”、“2号房”等固有数字命名,因此现在被称为“N号房”。

“N号房”中会员们共享着淫秽物和非法拍摄视频,更可恶的是,他们共享包括未成年人在内的女性性剥削视频。 现在,在“N号房”中,最“有名”的就是"博士房"。

2019年9月,一名使用"博士"为假名的20多岁男性赵某创建了该聊天室。赵某在推特或聊天软件中称招募模特兼职或约会兼职,以此诱骗受害女性。他会要求女性拍摄露脸的裸照,并以此为把柄威胁她们持续拍摄性剥削视频。 据悉,在"博士房"里还散布着猎奇及残酷虐待相关的性剥削视频!

不能被疫情掩盖!26万加害者的韩国N号房性剥削事件震惊这个周末

图片来源:NAVER

那些被威胁的女性们会在赵某和"博士房"经营者的指示下,做出各种淫乱行为、剥削行为。受害者们带着屈辱表情听从着指示,甚至还要喝马桶水,或在下体放入虫子等异物。

赵某将这些受害女性称为"奴隶",还在她们身上刻上了“博士”、“奴隶”等标识。 截至目前,警方已经掌握的受害女性共有74名,其中未成年人16名。

■ 有组织的犯罪......"对受害者的痛苦就像'玩游戏'一样享受"

目前,以赵某为首,以及帮助赵某作案的14名"博士房"经营者被警方抓获并接受调查。

警方称,本月16日逮捕赵某时,赵某正待在家中,处于大学毕业后的"无业"状态。其余的嫌疑人也大多是20多岁的男性,其中也有未成年人。另外,还有2名在区厅或洞事务所担任公益要员的人,他们负责收集并散布被害女性的个人资料。

不能被疫情掩盖!26万加害者的韩国N号房性剥削事件震惊这个周末

图片来源:NAVER

在“博士房”中,赵某会收取每个会员少则20万韩元,多则150万韩元的虚拟货币(比特币)为会费,用来经营“博士房”。他还要求会员们拍摄身份证或用小指戳脸的照片,以用于验证是本人。

为了防止"博士房"的信息泄露,赵某会事先掌握对方的身份用于威胁对方。据推测,进入"博士房"的人少则数百人,多则数万人。 特别是在这个房间内,受害女性的个人信息也被具体公开了。正因为姓名、年龄、住址等信息都被公开了,所以赵某等人指示受害女性们做出性剥削行为时,她们不得不服从。很多会员花大价钱进入“博士房”的原因,就是因为博士房提供了最刺激的视频。

据推测,赵某通过这种方式赚取了数亿韩元,其中1.3亿韩元被警察没收。

韩国网络性暴力应对中心活动家申成妍(音)表示:”赵某一直认为自己是头目,管理着下属职员创造利润"、"与其他数码性犯罪相比,算是有组织的持续性犯罪"。

此外,申成妍还强调:"他把让受害者的痛苦当做一种"游戏",那些为了享受视频而进入的参与者们也是犯罪组织的一员"。

■类似的“N号房”依旧在继续......“只要不像‘博士’那样被抓就行”

警察表示,为了防止二次伤害,已经将赵某携带的性剥削影像原件销毁。但是,模仿“博士房”和“N号房”的手法的新生“N号房”,或者已经在传播性剥削视频的其他“N号房”依旧在运营。

不能被疫情掩盖!26万加害者的韩国N号房性剥削事件震惊这个周末

图片来源:NAVER

KBS采访结果显示,就在要求公开赵某个人资料的请愿超过了150万人的昨天(21日),在手机聊天软件LINE上,那些曾在“博士房”和“N号房”传播的性剥削视频还在进行着收费交易。他们会在推特上发布宣传文章,购买者如果来联络的话,就会在LINE的一对一聊天中以5万~20万韩元的价格出售“N号房”相关视频。 在游戏专用手机聊天软件“디스코드”中,也有人在频繁共享性剥削视频。他们根据视频种类的不同,以无存折转账的方式接收数十万韩元的资金,然后发送视频。据悉,“디스코드”中的性剥削视频共享聊天室多达112个。

据分析,在警方扩大对telegram的调查范围之后,来到该软件的用户反而变得更多了。与KBS进行了联系的“N号房”相关内部告发者称:“tellagram上目前存在约50多个类似的‘N号房’,其中最大的会员人数多达2万3千名”、“他们都在说‘’如果不像博士一样进行金钱交易的话就不会被抓”,所以还有团队在免费分享视频”。实际上,包括最早扒出的“N号房”——“갓갓”在内,大部分“N号房”的运营团队还没有被检举。

不能被疫情掩盖!26万加害者的韩国N号房性剥削事件震惊这个周末

图片来源:NAVER

有分析认为,最多有超过26万人加入了“N号房”等性剥削视频的共享聊天室。这个数字可以说是惊人的可怕!

即使随着警方的调查,“N号房”相关的运营者全部被逮捕,但是这26万加入了“N号房”、观看过性剥削视频的帮凶也是真实存在的。

他们不应该在此次事件中被“忽略”,每一个进入过“N号房”的人都是杀人犯!

不能被疫情掩盖!26万加害者的韩国N号房性剥削事件震惊这个周末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国际 » 不能被疫情掩盖!26万加害者的韩国N号房性剥削事件震惊这个周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