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战粉丝称捐款316亿,公益文案抄袭,现实版“我们与恶的距离”

从2月份开始的227事件一直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快要一个月。去年夏天异军突起的流量明星肖战在这一次的事件中从始至终没有发声,只有工作室发生了不痛不痒两次声明来撇清事件。

肖战粉丝称捐款316亿,公益文案抄袭,现实版“我们与恶的距离”

因为错过了公认的公关黄金24小时,所以现在肖战以及其相关的团队非常的被动,本来以为要么立正挨打,要么从此糊穿地心,可是近日肖战粉丝突然间宣布公益计划,又引起了轩然大波。

肖战粉丝称捐款316亿,公益文案抄袭,现实版“我们与恶的距离”

公益活动发出来没有多久又有没有质疑,郑恺早在两年前就担任这个贫困县的扶贫大使。而且经过两年的深耕,当地的人从思想扶贫一直到物质扶贫完成了全面的转变,现在开始种植一些经济作物,慢慢的走出贫困。当地基层的扶贫干部也付出了努力。

肖战粉丝称捐款316亿,公益文案抄袭,现实版“我们与恶的距离”

相关消息一曝出来引起了就群众的围观。原因就是这次做公益的目的让许多人质疑。虽然粉丝解释这一次公益活动是短期的行动。和郑恺的长期助农以及相关的项目完全不能混为一谈。即使是这样的说辞并没有平息网友的怒火。

肖战粉丝称捐款316亿,公益文案抄袭,现实版“我们与恶的距离”

如果说227事件只是小范围的传播,那么到了这一次就引起了大多数人的反感。靠公益洗白的手段现在在娱乐圈屡见不鲜,这也是为什么引起网友怒火的原因。如此消费爱心上演现实版《我们与恶的距离》,而围绕这次活动大家的质疑集中在这几点。

肖战粉丝称捐款316亿,公益文案抄袭,现实版“我们与恶的距离”

1.文案抄袭

在肖战粉丝公益组发出文案之后。有人发现和2018年年底的一篇文案一模一样,所有的数据都源自于两年前,按照这样的发展,也就是说这两年之间郑恺作为脱贫大使显然是不合格的,当地的扶贫干部也没有尽到责任。两年之内数据没有任何增长,否则就是没有调查,肖战粉丝直接搬运。两年之内数据没有任何增长。如此不走心的文案是网友质疑的第一点。

肖战粉丝称捐款316亿,公益文案抄袭,现实版“我们与恶的距离”

肖战粉丝称捐款316亿,公益文案抄袭,现实版“我们与恶的距离”

2.引起路人反感之后,忙着开除粉籍

看到网友和众人的反应之后,在萧战的超话中,许多粉丝表示这个粉丝公益组织是个黑号,3月14日注册粉丝都是僵尸粉,还表示大家不要被骗,但是当时成立并且上热搜的时候,可是由明星本人的工作是钦点。

肖战粉丝称捐款316亿,公益文案抄袭,现实版“我们与恶的距离”

3.基层扶贫干部发声反对

本来以为这一次的助农行动可以得到网友的认可,让许多人对于萧战的印象改观,但是源自基层的扶贫干部发生反对。因为扶贫项目一直都是细水长流的项目,实在不了解大家可以去看一下《乡村爱情》最近的两部电视剧里面一直都是讲的扶贫,需要驻村干部去详细的调查,结合自己村里的优势和劣势进行有效的规划,细水长流从而彻底上解决贫困。

肖战粉丝称捐款316亿,公益文案抄袭,现实版“我们与恶的距离”

基层干部发生的原因就是因为肖战粉丝的这一次行为打乱了原有的计划。其实道理很简单,粉丝这一次主要销售的是荠菜,短时间内就被一扫而空。而许多农民看到荠菜卖的这么好之后明年就会加大种植量,但是到时候市场上如果销售不掉,那么农民就会亏本,这个时候他们就会对扶贫项目产生质疑。前面所有的努力付之一炬。

肖战粉丝称捐款316亿,公益文案抄袭,现实版“我们与恶的距离”

安徽临泉是知名的贫困县,也是扶贫中最难啃的硬骨头。曾经有一段采访表明这个县所面临的状况,现在好不容易从物质和思想上脱贫。因此通过这一次所谓的公益活动很可能打乱当地干部的计划。

肖战粉丝称捐款316亿,公益文案抄袭,现实版“我们与恶的距离”

最夸张的是还有粉丝宣称肖战粉丝这一次支援武汉捐款中更是高达316亿元的捐款。316亿元是什么概念?按照本人2400万粉丝算,相当于每个人捐款将近1500元。虽然内容发出之后,过了一段时间重新修改为316万元,但是如此放卫星还是让人惊讶。

肖战粉丝称捐款316亿,公益文案抄袭,现实版“我们与恶的距离”

许多人认为,这一次肖战粉丝之所以参与公益项目帮助农民是因为肖战拥有2000多万的粉丝。但是郑恺4000多万的粉丝摆在那里,按照粉丝数看肖战也不占优势。

肖战粉丝称捐款316亿,公益文案抄袭,现实版“我们与恶的距离”

肖战粉丝号称捐款316亿,公益文案抄袭,直到现在肖战的工作室仍然没有解释,还是继续当埋头鸵鸟。可是通稿却已经满天飞。扶贫是好事,从向扶贫宣战开始到现在,许多基层干部都付出了自己的生命。然而不是所有的公益都是正面的影响,还有一种事情叫做帮倒忙。肖战的粉丝和团队应该现在去反思,而不是在这里上演现实版“我们与恶的距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娱乐 » 肖战粉丝称捐款316亿,公益文案抄袭,现实版“我们与恶的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