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记者概括默克尔性格:玩政治游刃有余,爱生活甘当主妇

中国记者概括默克尔性格:玩政治游刃有余,爱生活甘当主妇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 吴黎明 发自北京 上周,德国总理、“铁娘子”安格拉·默克尔当选美国《时代》周刊2015年度风云人物,她在欧洲债务危机、难民危机以及乌克兰危机中的突出表现赢得高度赞扬。  无独有偶,英国《经济学人》杂志11月份摒弃盎格鲁-撒克逊媒体对欧洲大陆领导人一贯的调侃,也以“铁娘子”为封面,称其为“不可或缺的欧洲人”,给予“铁娘子”极高评价。  “铁娘子”默克尔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在笔者眼里,她虽处庙堂之高却不留恋庙堂,虽临恶浪之险却不为之所撼;她玩政治游刃有余,她爱生活甘当主妇;她离你很远,也很近……“隐姓埋名”的教授夫人  到柏林一游的人,一般都要到柏林市中心著名的博物馆岛转一转,不过却很少有人知道,在博物馆岛著名的帕加农博物馆对面那栋居民楼中的一个单元房内,住着堂堂的一国总理,且隐姓埋名。  这是一栋极为普通的四层居民楼,在柏林极为常见,外表涂着黄色涂料,紧邻柏林施普雷河和著名的洪堡大学。按照德国人的习惯,每栋楼的入口都有住户的名字,默克尔家也不例外。不过,这里标着的却是其丈夫约阿希姆·绍尔的名字“PROF.Dr.Sauer”(绍尔教授)。  我曾无数次路过这条街道。每逢周末,默克尔家往北走100米左右有一个有名的跳蚤市场,可以淘到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不过,我也是后来才知道,这条默默无闻的街道上住着大名鼎鼎的“铁娘子”。  记得那是一个周六,我转完跳蚤市场向帕加农博物馆走,特意去瞧瞧“总理家”。快到默克尔家时,我发现只有一位警察在门口不远处与一对年轻人闲聊,另外有三五个游客模样的人在对着默克尔家的门牌指指点点,警察也不管,照样聊天。我也走过去,给门牌拍了一个特写,一回头,警察正朝我笑呢。  本来,默克尔完全可以住在宽敞、气派、现代化的总理府,但这位“全世界最有权力的女人”私下里却宁愿住在普通民宅里,“隐姓埋名”成为“PROF.Dr.Sauer”家的主妇。据德国媒体因采访而进入过默克尔家的人介绍,默克尔家里布置简朴,但很典雅。  绍尔教授是著名的量子化学教授,自1993年一直在洪堡大学任职。为了两人能更多在一起,默克尔选择住在洪堡大学附近的这栋民宅中。而绍尔教授也不像前总理施罗德的太太那样,在总理府内安排一间办公室。实际上,绍尔教授非常低调,不接受学术之外的媒体采访,不参加默克尔的竞选活动,甚至连默克尔的就职仪式都不出席。德国发行量最大的报纸《图片报》在默克尔就职的第二天发表文章问:“第一丈夫在哪里?”  绍尔教授最大的爱好是瓦格纳歌剧,默克尔也夫唱妇随每年参加一年一度的瓦格纳音乐节。每年这个时候,民众才能在电视屏幕上看到穿着礼服的默克尔与“第一丈夫”在一起的镜头。  闲暇时光,默克尔喜欢亲自到超市采购。我曾听柏林市中心一位中餐馆老板说,她多次看到默克尔到餐馆附近的一家超市采购,完全像是一位家庭主妇。去年,李克强总理访德,默克尔还专门邀请中国贵宾逛超市,默克尔熟练地拿起购物篮,甚至还与老熟客打招呼。“鲁莽”与随和  从2005年11月就任德国总理至今,默克尔10年来8度访华,成为任上访华次数最多的西方大国领导人。笔者多年一直关注中德关系,见识了默克尔对华关系由“菜鸟”到轻车熟路的发展历程。  2007年笔者刚到德国之时,中德关系就几乎被默克尔的一个“菜鸟”行动给毁了。那年9月,不顾中国方面的呼吁,默克尔“以私人名义”在总理府会见到访的达赖,默克尔因此成为首个会见达赖的德国在任总理。  默克尔此举是其外交上少有的“鲁莽”动作,主要原因是她本人和顾问班子不熟悉对华事务,没有全面了解西藏问题的来龙去脉。因为这件事,默克尔内阁的社民党外长施泰因迈尔颇有不满,德国政界、学术界和企业界一些人士也纷纷出来,指责默克尔外交上的“不成熟”。  德国是欧盟内中国第一大贸易伙伴,此事件一出,德中经贸或多或少会受到影响。记得那个时候,德国地方政府和企业界一些人士常常向我抱怨:“邀请不到中国客人。”好在,默克尔是个懂得变通的人,通过种种渠道与中方沟通,希望早日打破中德关系的这种冰冷局面。  2008年元旦后,默克尔公开向中国表示善意。她说,希望出席这年在中国举行的亚欧首脑会议,愿意改善中德关系,希望北京奥运会取得成功。作为回应,除了中国外交部表示“重视默克尔总理的表态”以外,中国外长不久应邀前往德国首都柏林,出席伊朗核问题六国外长会议,中德关系由此破冰。当时,许多媒体前往德国外交部采访,我在现场注意到,大家更关注中德关系。  所谓“不打不成交”,北京奥运会后的10月,默克尔高调在总理府会见400名中国青年,我也在现场。当时,默克尔和中国青年代表团的团员们亲切交谈,一直面带微笑,对代表团赠送的中国画《梅》爱不释手。默克尔回赠了团员们一本介绍其总理府的精美画册。让团员们有些意外的是,默克尔还向3名当天过生日的团员赠送了生日礼物,可见默克尔对改善对华关系用心良苦。  默克尔非常随和,脸上始终充满笑靥,一点“铁娘子”的感觉都没有。默克尔希望团员们“多走走,多提问题,坦率交流”,最后还与团员们合影留念。  从此后,默克尔再也没有会晤达赖,更是在加强中德务实合作快马加鞭,在“光伏”纠纷中力挺中国,做中欧关系中的“领头羊”。    2012年8月,默克尔第6次访华时,笔者有幸被德国使馆邀请参加默克尔访华招待会,再次零距离见到了“铁娘子”。默克尔还是一贯地友好、亲善、不摆架子,与许多在场宾客交谈,对一些宾客提出的合影要求也不拒绝,微笑着“配合”。  默克尔低调、亲民的形象赢得许多中国民众好感,网民们都亲切地叫她“默大妈”。去年默克尔访问四川时,曾到农贸市场掏钱买郫县豆瓣、八角,到川菜馆“学习”川菜经典菜品宫保鸡丁的制作。今年到安徽访问,默克尔与合肥市郊大圩镇村民拉家常,进蔬菜大棚,还客串数学老师,看足球训练,完成了自己多年来的一个心愿——“零距离”接触中国农村百姓的寻常生活。坚定与“任性”  与许多靠演说、宣传起家的西方政治家不同的是,默克尔口才并不出众。相反,默克尔以沉稳、沉着、严谨、缜密见长。除了“软”,其实她也有“硬”的时候,且一旦决策,非常坚定坚决。  2009年金融危机持续发酵之时,我曾亲眼见识了“铁娘子”的“硬手段”。当时,默克尔政府在观望一阵后,宣布再次出台一系列经济刺激计划,投入总额高达500亿欧元的资金,用于公共基础设施建设、减税和补贴等。这是联邦德国有史以来最大的经济刺激计划,举世瞩目。  那年1月份的一个下午,我出席了默克尔在德国联邦政府新闻中心举行的宣布“新政”的记者会。在记者会上,默克尔一脸严肃,目光锐利,抨击了对她“反应迟钝”的批评,“铁娘子”风范完全表现出来。“我们一直在考虑合适的时机再次采取大规模的行动,现在这个时机已经来了。”默克尔语音坚定,抑扬顿挫,不时挥手加以强调。同时,她坚决表示要加强金融监管,所有接受政府援助计划的商业银行高管必须“限薪”。“这一条必须得到贯彻,因为救助计划拿的是纳税人的钱。”默克尔坚定地说。  此后的欧债危机,默克尔几乎是凭一己之力,支撑了欧元大厦于不倒。面对南欧、西欧许多领导人和媒体的冷嘲热讽,“铁娘子”始终不为所动,坚持救助与“纪律”相挂钩,让想一再赖账的人“恨得牙痒痒”。  在默克尔的治下,德国的经济挺过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双重打击,多年来在西方“一枝独秀”,德国失业率一直非常低,老百姓的拥戴让“铁娘子”的支持率一直居高不下,只要默克尔愿意,2017年再度连任总理几无悬念。  然而,默克尔也有“任性”的时候,她在今年的难民危机中的任性决策,让其连任蒙上阴影。当小艾兰“俯卧”海滩的图片震惊世界之后,默克尔打破其谨慎观望的习惯决策做法,一声令下,成千上万滞留匈牙利的大批难民终于如愿踏上德国的土地。  初期,这项决策完全符合德国主流民意,但随后面对汹涌而来的难民潮,默克尔党内和政府内开始出现不同声音,地方政府和民众的态度也出现反转。无论如何,默克尔几乎凭德国一国之力,在难民危机中为欧洲赢得了声誉,当代“特蕾莎修女”的美誉并非浪得虚名。难民危机向何处去,最终会影响默克尔的政治前途。  “环顾欧洲,有一位领导人高居于其他人之上:默克尔。执政10年来,默克尔在每次剧变之后都变得更加高大。”这是《经济学人》的评价。的确,很少有政治家能巧妙应对几大国际性危机而游刃有余,而在干出一番成绩之余,还甘于做逛超市、过日子的家庭主妇。她,就是默克尔。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国际 » 中国记者概括默克尔性格:玩政治游刃有余,爱生活甘当主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