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U24小时:为了57位重症患者的生命,他们不舍昼夜

ICU24小时:为了57位重症患者的生命,他们不舍昼夜

武汉晚报3月21日讯 随着一批定点医院逐步恢复正常诊疗秩序,多家医院的新冠肺炎患者转入肺科医院。截至3月21日,仍有在院患者171人,重症患者57人。

3月21日下午,ICU内,一名带着ECMO(注:体外膜肺氧合,一种医疗急救技术设备)转入的70岁患者,生命垂危。来自6省10家医院的重症、心外、呼吸、重症护理4个学科的12名专家,经过论证,紧急对该患者开展VV-ECMO转VVA-ECMO。(注:VV-ECMO和VVA-ECMO是ECMO不同的使用方式,VV-ECMO是通过双静脉插管,VVA-ECMO则是通过两条静脉和一条动脉插管。)

为了不放弃任何一个生命,肺科医院多科室紧急动员,提供全方位支持,集中力量打硬仗,形成了一个24小时攻关团队。连日来,记者探访了这个攻关团队每个“零部件”不舍昼夜的战斗。

【24:00】

ICU医生徐雅:

不怕病毒,只怕做得不够好

徐雅已经在病房内守候4个小时。在对患者进行检查时,她通过呼吸机的波动和触摸患者背部,发现一名患者气道分泌物较多,胸腔有痰液。使用吸痰管难以吸出细小支气管内的痰液,她拿来纤支镜,为患者吸痰清理气道。

徐雅是个新兵,去年8月才参加工作。疫情暴发前,她刚开始独立值夜班。“真的怕。”徐雅坦言,防护做得好,她不怕病毒,但刚参加工作,临床经验不足,面对如此危重的患者,她心里没底,怕自己做得不够好。

ICU是与死神赛跑的地方,也是目前攻坚战的最前线。截至3月20日,ICU内有7名患者使用ECMO。每次值班,徐雅都守在病房里,守在患者床边。她说,能实时监控患者的情况,心里会踏实很多,如果患者有危险,可以现场判断处置。更让她安心的是,主任胡明就睡在楼下,她可以随时求助。

ICU24小时:为了57位重症患者的生命,他们不舍昼夜

【02:00】

氧气工人鲍进一:

生物钟让他两小时醒来一次

10平方米大小的氧站值班室内,56岁的氧气工人鲍进一正在睡觉。近凌晨3时,他睁开眼睛,他的生物钟叫醒他。“到点了,氧气瓶空了一半,要调大供氧压力。”

医院常用的氧气瓶有大、小两种,鲍进一每天要把容量175升的大氧气瓶安装到机房,供有输氧管道的病房使用,没有输氧管道的,则需要他把重55公斤的小氧瓶搬进去。

鲍进一还有一项重要工作是巡查。不分昼夜,每隔两小时,他要巡视一次氧站和病区供氧情况,及时调整氧压,保证正常供氧。“已经有了生物钟,即使睡着了,隔两个小时自然醒。”

ICU24小时:为了57位重症患者的生命,他们不舍昼夜

【4:00】

内蒙古医疗队护士席宇红:

在满是汗珠的护目镜中迎接新的一天

凌晨4时30份,仁医楼8楼病区内,护士施然和内蒙古医疗队支援护士席宇红巡查病房半小时后,坐在走廊的椅子上稍作休息,病区里呼噜声、喘气声、呼吸机和生命监测仪器的滴滴声交杂。

“没想过会以这样的方式来武汉。”“做梦也想不到,会跟内蒙的老师一起值夜班。”两个年轻女孩轻声交流着。

新冠肺炎患者病情变化快,这要求护士密切关注患者的身体指征,普通患者,每隔一个小时就要巡查一次,病情较重的患者,要实时关注。

一个夜班8个小时,席宇红、施然和其他护士分成两组,4个小时值守护士站,4个小时进病区。清晨5时,施然和席宇红又忙碌起来,为病区近40名患者采血、采集咽拭子、送药、送饭……

清晨,是护士们一天中最忙碌的时段之一。在满是汗珠的护目镜中,她们将迎来新一天的开始。 

ICU24小时:为了57位重症患者的生命,他们不舍昼夜

(图为清晨5时,护士开始为患者抽血。)

【10:00】

隔离病区主任郭光云:

针对重症成立多学科诊疗小组

呼吸一病区病房内,病区主任郭光云正与来自内蒙古的几位医生查房。闷热、宽大的防护服没有影响她麻利地听诊、问诊、查血氧、看CT片。

一名重症患者合并有心脏方面的基础疾病,几名医生迅速进行交流后,制定新的诊疗方案。

郭光云介绍,当下,病区里的重症患者多患有基础病,病情复杂。针对这一局面,科室和内蒙古等医疗队的呼吸、心、肾内科等医生分成小组,多学科联合查房会诊,为患者制定个性化诊疗方案,治新冠肺炎同时兼顾其他基础病。“效果很好。”

医院医务部主任罗艺介绍,针对外院转入的重症患者多合并基础病的情况,全院采取治疗关口前移、多学科诊疗等措施,与内蒙、山西、安徽、浙江等地支援队积极配合。为更好管理医疗资源、服务医护,医院还成立联合医务部,全面统筹各方力量,攻坚重症、危重症救治。

【14:00】

内镜中心护师向嵘和张建爽:

两个人的坚守

仁医楼4楼,主管护师向嵘细致地穿戴好防护装备,走进医疗污物专用电梯,直上13楼。13楼ICU外走廊尽头,一条纤支镜经过第一道消毒,打包完毕,放在转运推车上。向嵘与ICU护士做了交接,把这条纤支镜推回内镜中心的盥洗室。

一层一层剥开包装盒,每开一层消毒一次,纤支镜放进盥洗机后,向嵘长舒一口气。另一间盥洗室,张建爽正用一根铁丝状的刷子,谨慎清理一条纤支镜镜管内的患者分泌物。一条纤支镜的清洗,要经过两次消毒,两次机洗,一次人工刷洗,花费一个半小时。

“每天至少10条,工作量是平时的2-3倍。”向嵘说,现阶段,重症和危重症患者的抢救是重中之重,ICU里更加忙碌,两人工作量也随之增加。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治疗,经常要用纤支镜吸痰,每用一次就要进行清洗消毒。

ICU24小时:为了57位重症患者的生命,他们不舍昼夜

(图为向嵘为纤支镜消毒。)

【16:00】

院感专家秦文:

“我的工作是找茬”

消毒供应中心内,国家卫健委院感防控专家组成员、青岛大学附属医院院感科医生秦文一件一件拿起医疗器械,细致检查。

“杜绝医院感染,为医护人员提供安全的工作环境是我的职责。”秦文的日常工作包括对医院感染的危险因素检测、分析,指导医院的清洁、消毒灭菌、医疗废物管理,培训医护人员,预防和控制医院感染等。“我的工作就是找茬,必须到最前线去,一个细节一个细节地落实。”

ICU24小时:为了57位重症患者的生命,他们不舍昼夜

(图为秦文(中)检查医疗器械。)

【18:00】

战役指挥员院长彭鹏:

指挥部里制作了“作战图”

仁医楼3楼的一间办公室,墙壁上挂着一块白板,上面齐整地记录着院内患者的来源、床位、治疗状态等一系列重要信息,这里是肺科医院战疫指挥部,这块写满信息的白板就是院长彭鹏的“作战图”。

参加完新闻发布会赶回医院,彭鹏快步走进指挥部,叫来他的“参谋”——医院数据分析组成员,开始研究当日的“作战图”,制定新的重症、危重症救治策略。

截至3月15日,武汉市肺科医院已累计收治881名患者,578名患者从这里治愈出院,其中重症患者超过70%,重症出院率达到83%,是武汉市治愈率最高的医院之一。

【20:00】

放射科医生李政旻:

曾一晚上要看20000多帧CT片

50岁的放射科医生李政旻双眼泛黄,正专注地查看患者CT片,这一天,有50余名患者从外院转入,值夜班的他负责为这些患者做出影像学诊断,一名患者近500帧镜头,一晚上要看20000多帧。

“现在还算轻松。”虽然已经连着看了几个小时的片子,但李政旻的精神不错,他说,最忙碌的时期已经过去,现在主要诊断住院患者和转院患者的片子。李政旻说,放射科就是医院的眼睛,是一道极为重要的关卡。

ICU24小时:为了57位重症患者的生命,他们不舍昼夜

(图为李政旻和同事蒋东探讨CT片。)

【22:00】

检验科医生胡严杰:

“看不见的医生”

仁医楼3楼,胡严杰和同事们在值班室内等待着一批核酸检测的结果。当天,胡严杰和5名同事分两批完成了150余份住院患者的核酸检测工作,每批次要花费6个小时,从中午忙到接近零点。

胡严杰说,疫情暴发后,整个检验科27人全员上阵,各项检测争分夺秒。看到又有10余名患者的核酸检测结果呈阴性,达到治愈出院标准,胡严杰的心情也跟着明媚起来。

据了解,为了攻克最难的危重症,武汉市肺科医院的这个团队每个成员之间环环相扣,他们中还包括凌晨6点,医疗废物转运工韩志文与同事们一起将72桶医疗垃圾完成称重、信息录入;8点,复诊患者支助中心护士伍贵正为复诊患者服务,她一度冲在最危险的发热门诊;中午12点也不休息,“粮草官”刘冠兼职“搬运工”……(记者孙笑天 通讯员王敏 巩瑜)

【编辑:陈学忠 覃柳玮 范雅琴】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ICU24小时:为了57位重症患者的生命,他们不舍昼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