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和印尼抗疫“慢三拍”?东南亚快行动!

马来西亚首相慕尤丁16日晚冷不防下达行动管制令,禁止马国人出国一个月,震撼新马两地。

大批在新加坡工作的马国人连夜打包行李一路往南奔,只为赶在18日禁令生效前抵达新加坡。有马国舆论抱怨,新政府亡羊补牢的抗疫手段来得太晚、太突然、太混乱。

马来西亚和印尼抗疫“慢三拍”?东南亚快行动!

马来西亚18日实施禁令后,与新加坡兀兰相连的关卡车流量明显减少。左:3月17日,右:3月18日。(路透社)

行动管制令禁止马国公民出国,禁止外国游客入境,禁止大型集会;除超市和便利商店外,所有宗教场所和营业场所关闭;各级学校停课。

受访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李峯锦博士认为,禁止大型集会是对的,但关闭学校、商业活动暂停及边境管制就“有点太极端”。

万人集会成防疫漏洞

他说:“边境管制应该只针对某些国家,而不是一刀切,也不应该海陆空全禁,可以只针对从机场入境的人。”

李峯锦也推测,马国之所以采取边境管制,可能是因为抗疫准备不足,“比如说,可能没法全数追踪曾与病患接触的人”。

说到追踪,不得不2月27日至3月1日在吉隆坡大城堡回教堂举行的万人大集会。在1万6000多名出席者当中,截至昨天有4000多人还无法追踪到。

马国疫情在15日和16日急速恶化,15日确诊病例暴增190起,疫情升级为“后期遏制”(相等于新加坡的橙色警戒);16日,再增125起至553起,成为东南亚疫情最严重国家。截至19日,累计病例达900例,证实大多数都和上述万人大集会有关。

马来西亚和印尼抗疫“慢三拍”?东南亚快行动!

实施封锁后,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3月19日的马路空无一人。(路透社)

亚细安国家也有人去参加了该集会而受感染。新加坡101人出席,至少有五人染病。路透社报道,文莱有50起病例与此集会相关,柬埔寨13起,泰国至少两起。越南、菲律宾和印尼共有700人参与,这三国还在追踪出席者。

爆出疫情后,人们心中一大问号是:为何当初没下令展延集会?

马国舆论给出的答案之一是:政治纷扰所致。

那段期间马国政坛大震荡,从2月24日到2月29日整整六天没首相,从2月24日到3月8日两周没内阁,大型集会就在政治真空期间办了。

在马国,宗教与政治常被捆绑在一起,取消宗教集会很可能被视为“政治或宗教不正确”,这相信也是集会没喊停的原因之一。有网民在“当今大马”网站写道,在疫情肆虐时举行大集会是“鲁莽、不负责任的”,“公共安全和福利是重中之重,而不是政治或宗教正确。”

政治纷扰使得马国失去宝贵的抗疫黄金时间,新政府也被指抗疫慢三拍。新内阁9日成立后似乎仍在热身,慕尤丁13日才宣布停止或展延所有大型集会,当时病例破百已好几天了。

印尼官员:病例将增加

东南亚人口最多的印度尼西亚,疫情同样堪忧。

冠病去年底在武汉暴发后,人口2.6亿的印尼很一直坚称境内“零病例”,但外界普遍怀疑这可能存在“不查就没病”的放任行为。

直到3月2日,印尼终于证实了首两起确诊病例,15日增21起,总数破百;截至19日,印尼新增病例82起,累计达309起,大部分集中在首都雅加达;其中死亡病例增至25起,这是亚细安国家中最多的。

这期间一些情况透露出的信息让外界对印尼的抗疫力度和效率更感担忧。

本月10日,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致函印尼总统佐科,强烈建议印尼采取紧急行动以阻止病毒进一步扩散,包括发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以及向世卫提供详细抗疫信息。

13日,佐科承认早前曾隐瞒部分信息,理由是要避免引起公众恐慌及混淆。16日,印尼交通部长布迪确诊染病。17日,卫生部疾病管制及预防局秘书长艾玛德放风声说,当局在加紧追踪及检测,“接下来确诊病例将增加”。

马来西亚和印尼抗疫“慢三拍”?东南亚快行动!

印尼警方19日在为当地一个宗教大集会进行消毒。(路透社)

18日,南苏拉威西省戈瓦市宗教团体坚持要办宗教大集会,引起广泛关注,隔天主办方才被“劝服”取消。可是据报道,来自印尼、亚洲和中东多国近8700人已聚集在科瓦,他们将被安排隔离。

印尼红十字会总主席、前副总统尢索卡拉前晚直批政府抗疫反应迟缓,并呼吁赶紧进行大规模冠病病毒检测,以免疫情进一步扩散。最新数据显示,印尼至今仅1592人接受冠病检测。

印尼大辩论:要不要全国封城?

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附属研究员迪西·西曼云塔说,印尼正展开一场大辩论,要不要像马国那样全国“封城”,不只限制国内人流,也实施边境管制。

她判断:“如果疫情恶化,部分地区可能须封城。”

截至昨晚,印尼政府仍未宣布任何紧急措施,好些地方政府则自行抗疫。雅加达首都特区政府下令学校自16日起停课两周,省政府管理的景点和公园也关闭,梭罗及万隆地方政府也宣布学校停课。

马来西亚和印尼抗疫“慢三拍”?东南亚快行动!

印尼泗水一商场在电梯内划出格子,确保乘客保持社交距离。(法新社)

迪西认为,印尼幅员辽阔,等中央政府宣布全国性措施就“太慢了”。她呼吁中央尽快出台措施,“不要被政治利益所羁绊”。

雅加达首长阿尼斯曾在佐科首个总统任期内担任文化与中小学教育部长,但后来在内阁改组中被撤换。对于当下雅加达封不封城,阿尼斯和佐科意见相左。阿尼斯主张封城,佐科认为没必要,并强调封城是中央决定,地方不可擅自做主。

学者:亚细安要赶紧行动

印马疫情如果持续加剧,令人担忧的是两国的医疗体系能否顶得住。

空前疫情当前任何国家都无法独善其身,欧洲国家全数沦陷后,东南亚也告急。有西方舆论认为,疫情最严重的欧洲国家意大利被欧盟遗弃了,在急需医疗物资时未获援助。有这个前车之鉴,更凸显亚细安各国合作抗疫的重要性,以免任何国家成为“东南亚的意大利”。

马来西亚和印尼抗疫“慢三拍”?东南亚快行动!

工作人员3月18日在雅加达美丽印尼缩影公园内消毒。(路透社)

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客座高级研究员梅农受访时说,目前只看到亚细安-中国外长会议2月在老挝召开,各国同意在信息交换及打击假信息等领域加强合作,但没有说明采取什么具体抗疫措施。

梅农呼吁召开“亚细安加三”特别会议以制定具体措施,跟当年抗H1N1病毒一样。

2009年H1N1病毒作乱时,亚细安与中日韩卫生部长在曼谷召开特别会议,最后通过联合部长声明,保证充分和迅速的疫情数据信息共享,各国卫生当局建立热线联系;对疫情展开联合调查,建立一支跨国力量对抗疫情等。

病毒无国界,帮人即帮己。各国对疫情认知不同,医疗水平也不同,但既然同属一个区域又互相为邻,合作抗疫才是上策。

正如梅农所说:“亚细安必须做得更多,赶紧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国际 » 马来西亚和印尼抗疫“慢三拍”?东南亚快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