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IA一鸣惊人重夺《歌手当打之年》冠军,太一奇袭华晨宇失败

这一期七位常规歌手的表现完全能用各显神通来形容,就像是神仙打架一般精彩,如果把每一位歌手的演唱独立出来,都是一件件精品,可圈可点。但终究是一场比赛,需要以观众的审美,以及对歌手演绎的歌曲的理解来做判断,自然就会有高低胜负之分,只想说排在靠后的歌手不代表实力不行,只是或许所演绎的作品未必能让观众迅速吸收。

MISIA一鸣惊人重夺《歌手当打之年》冠军,太一奇袭华晨宇失败

好比萧敬腾与华晨宇,我觉得这两位歌手在这一期节目中带来的创新性相当强,尤其是华晨宇,续写了上一篇的《神树》,这样的音乐终究是曲高和寡的,很难在几分钟的演绎中就能令观众完整消化掉,所以不被理解与接受并不意外,这就取决于歌手是要针对听众的口味,还是忠于自我的表达,明显华晨宇是选择了后者。

MISIA一鸣惊人重夺《歌手当打之年》冠军,太一奇袭华晨宇失败

而本场的冠军是MISIA,我会用实至名归来形容,既抓住了听众的耳朵,也表达出了这首歌别与以往的高度与深度,选歌不算新鲜,但演绎超乎预期,不拿下第一没有理由。再有,本场有两组歌手奇袭,包括太一与声入人心男团,太一奇袭了华晨宇以失败告终,而声入人心男团成功奇袭了萧敬腾,至于能否补位成功,下期应该就能见分晓。

MISIA《请别走》,情感澎湃来袭荡气回肠

其实一开始并不对MISIA的《请别走》(《秋意浓》日文版)抱有太多的期望值,在还没有听到她演绎前就已经能够想象得到她唱这首歌所能呈现出的感受,但我在听完了之后还是有被惊艳到,不得不说团队的配合很重要,编曲上独具匠心的设计会带来很多无可预料到的惊喜,没错,这里说的就是日本传统乐器筱笛的贯穿。

MISIA一鸣惊人重夺《歌手当打之年》冠军,太一奇袭华晨宇失败

就像是一把锋利的刀锋突然劈头而来,将原本浓郁的哀愁砍碎,然后再借由MISIA的声音进行凝聚,之后又进行爆裂,释放出的感染力则是更为浓烈与强大,尤其是后半段,MISIA的声音犹如巨浪一般地袭来,无可阻挡,令人淹没在她情感的骇浪中,甘愿沉溺,那股震撼力荡气回肠,久久不能退散,她拿第一实至名归。

徐佳莹《Last Dance》,让伍佰不在不容易

这段时间一直被《Last Dance》洗脑,伍佰那一版不管是从前还是今天早就已经深入人心,所以徐佳莹的翻唱其实很冒险,这个冒险不只是歌手本身具有很强的先入为主的印象,也在于伍佰的特色,包括写歌的风格,演唱的风格都太强烈了。

MISIA一鸣惊人重夺《歌手当打之年》冠军,太一奇袭华晨宇失败

不过徐佳莹这版的演绎超出了预期,不曾想过她会把一首那么Band的作品变得那么少女化。我觉得徐佳莹从开频繁地使用气音之后,她的演绎越来越显得玲珑,越来越多姿多彩,在《Last Dance》中的编曲摒弃了原版台式的摇滚味,大量注入现代感很强的元素,让歌曲变得柔软起来,尤其是气音的融入,显得很轻盈与灵动,就像是黄雨萱上身在演绎一般。

还值得一提的是,徐佳莹彻底的抹去了伍佰在《Last Dance》所存留的风采,伍佰最终所剩下的只有在旋律创作上留下的特质,这相当不容易。

周深《有可能的夜晚+玫瑰人生》,本色表达更动人

这一期周深又回到了一个惯常的音乐表达中,没有在太多的企图心,也没有过激的全新尝试,基本都是本色上的发挥,意外的是却被他这种本色的演绎给打动。我觉得《有可能的夜晚》旋律本身就很加分,曾轶可的创作太有意思了,几乎每一段旋律的尾音都很自然地小升一个调,不过也给歌手的演绎设置了不小的障碍。而周深的处理很美妙,每每唱到了这个部分,他已经很温柔的声音会随着假音的扬起变得更柔和,舒服至极。

MISIA一鸣惊人重夺《歌手当打之年》冠军,太一奇袭华晨宇失败

而融入的《玫瑰人生》唱段,这样的设置与处理不算新鲜,但也变得不可缺少,毕竟如果纯粹只演唱《有可能的夜晚》这首歌,或许会少了起伏性,少了升华的部分,而加入了《玫瑰人生》的唱段,情感的张力变得更强,听感也变得更为丰富,层次感也就鲜明了起来,整个效果宛若上了一个新的阶梯。

萧敬腾《我只想要一个人的感觉》,假声与钢琴相得益彰

萧敬腾在《我只想要一个人的感觉》这首歌中将Solo变成类乐团化,氛围上营造出的是钢琴摇滚的特质,以钢琴演奏所带出的灵动性,跃动感来综合摇滚固有的硬质感,少了冷冰冰的感觉,多了几分轻快、舒服的感受,基调明显已经发生转变。

MISIA一鸣惊人重夺《歌手当打之年》冠军,太一奇袭华晨宇失败

而整个演出最大的亮点应该还是在萧敬腾全盘的假声处理,配合这轻盈的旋律显得相得益彰。听起来很舒服,不过诠释起来一点都不简单,难点所在,不只是要控制气息,还要控制感情,拿捏的轻重相当考究,太过显得矫情突兀,太收没有浪漫效果,还需要一气呵成,所以就犹如走钢丝一般,而萧敬腾轻松自如地从头走到了尾,没有一丝闪失,只想说,萧敬腾这一场演出太神气了。

袁娅维《存,不存在》,高级芭乐曲

袁娅维在唱法上跳脱出了传统流行的特色,甚至超越了录音室版本已经所具有的感染力,前半段的缠绵悱恻,后半段以高音力控感情,将所有的情怀压缩到一个有限的空间,不断膨胀、膨胀再爆发,一泻而出的感染力明显更震撼。

MISIA一鸣惊人重夺《歌手当打之年》冠军,太一奇袭华晨宇失败

袁娅维唱商高,情商更高,对整首歌的情感梳理,脉络清晰,表达多元,不局限在任何一个固有的框架中,加之唱腔偏向与欧美质感,营造出的效果通俗的形容就是高大上。其实能把一首传统带有芭乐色彩的作品唱出另一种不可攀越高度,远不是只有唱功就能实现,还需要有自我对歌曲独有的理解、对声音娴熟掌控作为支撑,在我来看袁娅维已是无可挑剔。

华晨宇《降临》,别具一格的中国风

华晨宇《神树》的下一个篇章为《降临》,风格与上篇截然不同,在尝试上还是颇为大胆,将大量的古典元素结合中国乐器,尤其是编钟的演奏,演绎出的是一种带有梵音调性的作品,形式上是中西音乐元素的对撞,但是偏向性还是在中式上,所以能够界定为中国风,但又脱离了传统中国风的唯美的特色。

MISIA一鸣惊人重夺《歌手当打之年》冠军,太一奇袭华晨宇失败

这是一个系列作品以两种不同形式的衍生,或许把两首歌放在一起处理,整个格局会更清晰,更明亮,如果《神树》是黑暗与光明的交织,毁灭与重生的交替,那么《降临》则是救赎与希望的诞生,能否净化心灵见仁见智,但是在意识形态上,已经将音乐的格局做得很大,且升华了艺术的特质。

而这样的音乐作品并不好消化与理解,尤其是在竞技性很强的现场,不过敢于这么放开来尝试,倒是很佩服华晨宇的勇气与魄力。

吉克隽逸《直来直往》,保留精髓注入新血液

说真的,我还是更喜欢孙燕姿版本的《直来直往》,更随性,更洒脱,更自在,以一份灵气支撑着整首歌,带点嬉皮甚至戏谑的感觉。吉克隽逸的版本也不能说不好,至少她改变了歌曲的气质与走向,她这一版的作品变得更成熟,加入Band的呈现来让氛围变得更沉,更重,所以她的演绎会给人很酷,很炫的感受。

MISIA一鸣惊人重夺《歌手当打之年》冠军,太一奇袭华晨宇失败

在《歌手》的舞台上,且从翻唱的角度来说,吉克隽逸还是成功的,保留了原作固有的精髓,也在细节上融入自我的特色,不是改头换面,而是以属于自我的姿态、特色为歌曲注入新的灵魂。

PS:图片均来自互联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娱乐 » MISIA一鸣惊人重夺《歌手当打之年》冠军,太一奇袭华晨宇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