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免疫学教授:新冠肺炎很有可能第二波大暴发 控制主要靠疫苗

来源:澎湃新闻

美国艾奥瓦大学微生物学和免疫学教授斯坦利·珀尔曼表示,就像1918年的大流感一样,一次大流行有三波暴发,其中第二波暴发最为严重。控制主要是靠疫苗。如果我们能够在明年获得有效的疫苗,也许能限制第二或第三轮暴发可能感染的人数。

【编者按】

陷入争议漩涡中的“群体免疫”背后,到底是将生命看作数字计算的冷酷理性,还是一种付出代价相对较小的抗疫思路?新冠病毒是否将在未来某一时间点卷土重来?我们距离特效疫苗还有多远?

3月16日起,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专访了全球多名微生物和免疫学教授、传染病研究员等,争鸣“群体免疫”的理论与现实,解码新冠病毒是否已成“常态”,探讨已席卷全球的“大流行”疫情给人类社会带来的经验与教训。

“我们必须真正做好准备,我们必须认真思考,如果出现大流行会发生什么,我们有多少带呼吸机的床位?需要做多少检测?我希望我们能够从(这次疫情)中学到很多。”

3月17日,美国艾奥瓦大学微生物学和免疫学教授斯坦利·珀尔曼(Stanley Perlman)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专访时,谈及从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中所获得的经验和教训。

过去两周,新冠肺炎疫情在欧美多国迅速蔓延,尽管各国政府都相继出台紧急应对措施,但是一些国家仍出现确诊病例暴增的趋势。据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实时统计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3月19日12:20,美国新冠肺炎确诊人数已达9345人。美国50个州及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均已出现新冠肺炎病例。

对此,珀尔曼解释称,美国错过了在早期阶段阻止疫情的机会。“所以我们现在不得不进入下一个阶段,也就是减缓疫情的阶段,采取更多措施阻止疫情扩散。”

珀尔曼是冠状病毒专家,目前正致力于包括非典型肺炎(SARS)、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等在内的人类冠状病毒感染的研究。2月27日,珀尔曼与另外二十多名科学家在《柳叶刀》发表联合声明,谴责关于新冠病毒的阴谋论。

美国免疫学教授:新冠肺炎很有可能第二波大暴发 控制主要靠疫苗

斯坦利·珀尔曼(Stanley Perlman)

7成美国人会感染?不控制才会那样

澎湃新闻:就在两周之前,美国的疫情还没有非常严重,但是现在发展非常迅速。背后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珀尔曼:的确如此,(美国现在的)情况的确类似于武汉在1月份的情况。我们没有做足够的检测,也没有识别感染者,他们可能又把病毒传染给了其他人。由于这些问题,相同的事情又在这里发生了,美国错过了在早期阶段阻止疫情的机会。所以我们现在不得不进入下一个阶段,也就是减缓疫情的阶段,采取更多措施阻止疫情扩散。

澎湃新闻:美国和欧洲一些国家都宣布了一系列措施,包括旅行禁令,建议停止大型集会等,您认为目前这些措施是不是充分?如果疫情进一步恶化,还应该采取什么进一步措施?

珀尔曼:我认这是下一步必须要做的事,也就是减少人们大量聚集,甚至是小规模的聚集。我认为每个人都会同意采取那样的下一步措施。意大利没有尽早地采取行动,这也是为什么意大利会出问题。我认为武汉的做法很有效,这也为什么在中国其他地方没有很多病例的原因。我不知道一旦所有人复工会不会出现更多病例,但是现在来看病例数量似乎的确下降了。

在我所在的城市,现在大多数人不去上班了。因为我的工作就是研究这种冠状病毒,所以我和其他少数人还继续上班。下一步就是要关闭所有各类设施,这样人们就不得不待在家里,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去商店。我记得我在武汉的朋友告诉我,他们甚至不去商店,而是让人把食物送到一个地方,然后每个人出来拿。我们现在还没有到那种程度,但是如果不得不采取更多措施,可能也得做类似的事情。在纽约,人们关闭了酒吧、餐厅,人们可以做很多事情改变传播的可能性,但是也会使人们感到生活不愉快。

澎湃新闻:现在美国、欧洲国家的疫情还在继续发展,您认为他们的疫情会在什么时候结束?

珀尔曼:我希望,就像中国一样。中国出现(疫情)是在1、2月份,我希望我们到5月中旬就没事了,或者大大减轻。但是这很难说。

有一点对我来说是个谜团,就是在中国政府采取了所有这些措施的情况下,(我仍不清楚)这个病毒在中国是怎么停止传播的。原本人们预计在北京、上海或者广州病毒的传播会更为严重,但(现实)似乎没有这样。

澎湃新闻: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一些专家上周预测,在未来12-18个月可能会有40%-70%的美国人口感染。您怎么看这种预测?

珀尔曼:其实可以对中国做出一样的预测,如果美国不处理感染,不采取措施控制,就会有大量人感染。事实上,70%意味着几乎所有人都会感染,那将会是一场灾难,因为会有大量的人死亡。但是,我认为如果采取控制措施实际感染不会达到70%,我认为这个数字在不加控制的情况下才会出现。

第二波大暴发很有可能,控制主要靠疫苗

澎湃新闻:和中国、意大利等国不同,英国想要采取一种很有争议的做法,就是所谓的“群体免疫”,您怎么看这种方案?

珀尔曼:我们是这么做过,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不再有人得麻疹了,因为所有人都暴露接触过了。问题是,要获得“群体免疫”,很多人就不得不感染,可能会像你说的70%的人感染,很多人会死去,所以这不是一个好的解决办法。最好是遏制它,让(疫情发展时间)变得更长,如果我们遏制住了疫情,只有10%至20%的人感染,这样在之后的几个月、几年再有更多人感染,医疗部门就不会崩溃,死的人就会更少。

澎湃新闻:一些专家也预测病毒还会有第二轮的暴发,比如在今年冬季再次暴发,而且新一轮暴发会更加严重。你怎么看这种可能性?我们能不能利用两次暴发的间歇期来控制病毒?

珀尔曼:是的,我认为这就像1918年的大流感一样,一次大流行有三波暴发,其中第二波暴发最为严重。所以这种可能性总是存在:就是疫情先是消失,但是(像1918年)在10月和11月又在美国和欧洲卷土重来,然后第二年春天又再次暴发。这都是有可能的,取决于病毒隐藏在什么地方和有多少人感染。

我认为控制主要是靠疫苗。如果我们能够在明年获得有效的疫苗,也许能限制第二或第三轮暴发可能感染的人数。如果这个间歇期是在6月和10月之间,可能时间就不够长,来不及研制出疫苗。因为疫苗需要研制,需要测试,有很多步骤。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有人说到明年春天才可能得到疫苗,甚至可能更晚。

澎湃新闻:从这次新冠肺炎疫情中,我们能够获得哪些经验和教训?预防未来类似的疫情,各国应该怎么做?

珀尔曼:我们可以从中学到很多。一是,我们得小心所有这些冠状病毒和蝙蝠。我们知道很多冠状病毒能够感染人,而且会引起人体很多问题,但是我们还有很多不知道的事情。我们知道它来源于蝙蝠,但是不知道从蝙蝠到人感染之间发生了什么,因为我们认为它们之间一定存在一个中间宿主(编注:新华社9日报道称,新冠病毒源于动物,蝙蝠很可能是新冠病毒的自然界宿主。但根据目前已有证据还无法确认新冠病毒起源于哪里)。所以,我们得研究这个问题。

我们也必须真正做好准备,我们必须认真思考,如果出现大流行会发生什么,我们有多少带呼吸机的床位?需要做多少检测?我希望我们能够从(这次疫情)中学到很多。

我认为每个人也必须严肃对待疫情。我认为从这件事情一开始,其他国家的人必须迅速警告人们,他们正在被感染。意大利没有这样,他们(人们)有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所以那里出现了疫情大暴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美国免疫学教授:新冠肺炎很有可能第二波大暴发 控制主要靠疫苗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