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家务丈夫回应承诺:“绝不食言”,为何男性妥协需要附加条件?

包家务丈夫回应承诺:“绝不食言”,为何男性妥协需要附加条件?

四川抗疫女医生的丈夫回应公众画面

随着国内疫情的逐步退却,援助湖北的各省市医疗团队开始陆续撤离。不过,就此前,四川一位丈夫在送妻子去湖北抗疫时高喊“平安回来,我包一年家务”的事情,再次被人们提起,并追问“算不算”。随后,当事丈夫很快回应。他说:“包一年家务对他来说是很幸福的事情,四川人说话绝不食言,一定会说到做到”。

就事论事,丈夫送妻子,临行之时,说出“暖心之语”,可能是亲密关系中,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但是,因涉及“家务的再分配”,还是引发舆论的广泛热议。当然,在一定程度上,这依然与国内家庭中,家务严重分配不均有关系。

就传统家庭分工来讲,女性一直是家务的主要承担者。这导致,偶尔有男性愿意承担家务,就会被奉为“好男人”。当然,在一定程度上,男性不干家务,还不只是大男子主义的问题,还因为,在家庭分工上,男性更倾向于“挣钱养家”,女性更倾向于“相夫教子”。

这样的模式久而久之,女性承担的家务的印象就成为一种“共识”。不过,就当下来讲,这样的模式已经开始松动。因为,就如四川的这位妻子,她有自己的工作。并且,类似这样的女性群体也越来越多。但是,从其丈夫送行时的表达来看,依然能看出来,她依然是家务的主要承担者。

否则,丈夫不会在送行的时刻,喊出这样的“承诺”(平安回来,我包一年家务)。当然,不可否认的是,她的丈夫情商很高,也很爱她。甚至,就以当下的“好男人”尺度来讲,也能堪称“好男人”中的极品。毕竟,从“承诺”到“回应”,都显得干净利落。

不过,回到“家务分配”的事情上,以及公众舆论的“戏谑性”追问,还是很值得深思。因为,能把“干一年家务”当作一种“至高无上”的存在,这本身也是我们需要要审视的问题。而这背后,除却“丈夫的承诺”,作为公众的追问,也是很值得玩味。

就这场“送行互动”来讲,实际上承诺本身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丈夫渴望妻子平安归来。并且,我们也知道,妻子能不能平安归来,与丈夫承诺不承诺没有必然关系。所以,作为公众的追问,更多是基于“男性干家务”的稀缺性在戏谑。

当然,这位四川的丈夫,也算是经得起戏谑的人。事实上,作为他的妻子,就算平安归来,也不见得,就会让他承包一年的家务。如若那样,就显得有些生硬。当然,从承担的多少上来讲,可以适当的倾斜,这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要不然,上纲上线,有违家庭的宽松气氛。

事实上,我们如果复盘当时送行的“时间点”(疫情最紧张时期),很容易能知悉这位丈夫的心境。所以,他嘶喊出的承诺“承包一年家务”,很大程度上,是对自己担忧的一种“心理暗示”。当然,他渴望妻子能“安心地去,平安的归”。

不过,作为正常的家庭来讲,如果夫妻都有正式的工作,那么家务的承担,自然是要分配的。虽然,不能绝对的平均分配。但是,起码也要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各司其职。当然,就国内的女性来讲,因长期被限定在家务的范畴内。所以,很渴望男性帮助自己干家务。并且,还用干家务的标签来圈定丈夫是不是“好男人”。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这种认知就很没自信。说实话,实证一个丈夫爱不爱妻子,是不是“好男人”,最基本的标志是“他是不是对自己负责”。如果,一个丈夫对自己的日常生活,总认为妻子该为自己负责,那么这种丈夫,自然也好不在哪里去。同理,反过来看,也是一样的。

很多时候,我们所说的彼此“照顾”,更准确讲是彼此“照料”,也就是在照顾好自己的情况下,还能把对方照料得很好。只有如此,家庭才能更幸福,夫妻之间的关系才能更融洽。而非,一上来就要控制对方,驾驭对方。

要知道,以社会体系的视角来看,“男主外,女主内”其实是一种典型的家庭责任分配模式。只不过,随着职业女性的崛起,这种模式开始松动。并且,开始受到文化层面的批评和消解。当然,不可否认的是,在很多地域中,确实存在大男子主义的思想,这就更加使得“职业女性”在一定程度上会“加速反扑”。

尤其,对于家务再分配的认知上,会有新的看法。这导致,虽然有一些丈夫已经“作出让步”,但是,很大程度上是“表面让步”,也就是阴奉阳违的做法。不过,即便这样,家务再分配,在很多都市家庭中,已经开始越来越普遍。

最显著的例子是,做饭和洗碗的分工,洗衣服和晾衣服的分工。虽然,并不绝对,但是,却能反映出现代社会中,男性在家务再分配中的妥协。而这其中,除却女性经济获取能力的提升,更为主要的是,两性平权文化不断的深入人心。

当然,长期来看,让“男性妥协”,终究需要“附加条件”,这是从绝对性的推动层面而言的。事实上,在一些思想开放的家庭中,无论是丈夫还是妻子,都会尽可能得不消耗彼此,尽可能地让自己的家庭变得更好。而这似乎,比崇尚爱情基石的婚姻更为重要。

不过,很多男性的“不干家务”,除却觉得家务琐碎,也有来自社会性的男性气质的压力。这导致,有的人只是在私底下“干家务”,但凡有外人在场,就会显得不够积极。总的来讲,这是社会性问题,需要长久的认知解放,才能得到较好的安放。

所以,就这位四川丈夫的嘶喊承诺“平安回来,我包一年家务”而言,很大程度上是需要勇气的。这种勇气本不是干家务有多累,而是敢于公开性的喊出来。并且,从公众的后续追问来看,也就说明,整体的社会格局中,男性承揽家务的比例,应该并不乐观。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包家务丈夫回应承诺:“绝不食言”,为何男性妥协需要附加条件?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