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超10万人确诊新冠肺炎,非洲有300例,有意隐瞒感染人数吗?

目前非洲大陆确诊的新冠肺炎人数很少,但历史告诉我们这不足为奇。新冠肺炎正在全球范围内蔓延,截至目前(3月17日),海外累计超过10万例确诊,但其中超过300例来自非洲大陆。

医学专家有些困惑,怀疑是否非洲的病例被隐瞒了。其实我们只要稍稍回顾一下历史上其它传染病和流行病在非洲的传播情况,再加上一点经济分析,就能明白为什么了。

被世界卫生组织命名为COVID-19新冠肺炎,最初出现于中国的武汉市——人口1100万,面积约8500平方千米。截至目前,此传染性极强的呼吸道疾病大部分确诊病例(84%)和死亡病例(91%)都来自中国。然而,过去两周新冠肺炎已经蔓延到全球并增速很快。同时,我们也看到了类似于这样的新闻标题 “非洲国家面临严重的风险”,“比尔・盖茨警告:新冠肺炎对非洲的重创可能远超中国”。《柳叶刀》杂志上一项广为流传的研究列出了这种可能性的证据,并将非洲国家易受此病毒的感染程度进行了排名。

虽然如此,非洲国家并未受到新冠肺炎的严重影响。埃及在2月14日报告了第一例在非洲确诊的新冠肺炎,成为世界上第25个报告该病例的国家,而就在45天前,也就是12月31日,中国向世界卫生组织发出了警报。中国以外,85个国家向世界卫生组织报告了14768例确诊病例。其中,有7个非洲国家共报告了27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按照确诊顺序依次是埃及、阿尔及利亚、尼日利亚、摩洛哥、塞内加尔、突尼斯和南非)。对比《柳叶刀》杂志上的研究所指出的非洲的脆弱性,这个数据显然不成比例吧?

海外超10万人确诊新冠肺炎,非洲有300例,有意隐瞒感染人数吗?

确实,随着对非洲国家的担忧,我们也看到了类似这样的新闻标题:“非洲的低冠状病毒感染率让卫生专家感到困惑”,其中有这样的摘录“对于一个有13亿人口的大陆来说,这个数字简直就是沧海一粟”。

是否非洲国家有意在隐瞒病情?非洲的卫生系统是不是无法检测出感染病例?或者真的像社交媒体上所说的那样,非洲人的基因组成能抵抗这种病毒?

尽管中国的病例数量巨大,世界范围内的病例数量也在不断增加,但第一例非洲的病例发现如此之晚并不奇怪,而且病例仍然很少。回顾一下历史和经济可以帮助我们理解其中的原因。

海外超10万人确诊新冠肺炎,非洲有300例,有意隐瞒感染人数吗?

突尼斯机场戴着口罩和手套打扫卫生的女性。来源:REUTERS/Zoubeir Souissi

过去其它发源于非洲外部的传染病和流行病也过了很久才抵达非洲,而且跟其它地区相比感染人数也少了很多。例如,2002-2003期间爆发的SARS,在中国出现爆发了5个月之后到达了非洲,而南非则是世界上第17个报告有感染案例的国家。其它非洲国家都没有一例感染报告。2009年,墨西哥首例H1N1流感病毒感染过去2个月以后埃及才报告了第一例感染病例,此时H1N已经席卷了非洲以外的60个国家。最终H1N1传播到了41个非洲国家,超过8000确诊案例,160例死亡。总体来说,非洲大陆的死亡病例占据全球的1%。

海外超10万人确诊新冠肺炎,非洲有300例,有意隐瞒感染人数吗?

COVID-19正经历着完全相同的模式,仅仅是在新的十年里又重复了一次。

为什么?因为非洲与世界的联系相对较少,包括与中国,尤其是在人员流动方面。《柳叶刀》的研究的确指出了哪些非洲国家在旅游业上与中国的联系更紧密,但作者并没有结合实际背景来考虑。

非洲约占全球旅游流量的5%,中国游客的4%甚至更少。还有来自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各地的工人流入非洲,但这些流动相对来说微不足道。2017年,中国赴海外交付项目的工人总数中,只有16%去了非洲,其中23%去了一个国家——阿尔及利亚。因此,非洲尚未受到COVID19强烈影响的原因,并不是因为非洲大陆在某种程度上抵御能力更强,也不是因为航班少和其他必要的检测和管理工具更差。

现在,非洲国家在面对COVID19时像过去几十年面对传染病一样,只是旁观者,因为非洲与中国及世界其它地区的联系远远落后于其它国家。有一个事实可作为证据,迄今受到COVID19影响的7个非洲国家,旅游部门都相对较发达,且国际居民人数也更多。而这7个国家中,仅有4个国家在上述《柳叶刀》研究所列出的较脆弱的11个国家名单中,只有2个国家被世界卫生组织列为类似的“弱势”非洲国家,享受COVID19优先筛选和其它防疫支持 (这个数量如此之低有一部分原因是世界卫生组织将一些非洲北部国家定义于非洲大陆以外)。

海外超10万人确诊新冠肺炎,非洲有300例,有意隐瞒感染人数吗?

所以,现在应该怎么办?其它48个未受影响的非洲国家是否可以放松警惕?与外界联系最少的非洲国家是不是应该减少防疫准备?答案当然是不能掉以轻心。历史告诉我们,只要病毒抵达了非洲大陆就很可能越过边境进行传播。在3月5日阿尔及利亚报告了4例新的确诊,且出现了第一例非输入案例。现在才是非洲各国应该认真准备防疫的时候。

世界卫生组织,非洲联盟和其它组织应扩大非洲大陆的支持范围,重新规划之前所说的13个优先防疫的国家,确保在如何管控病毒方面,向政府和民众传达一个清晰,始终如一的信息。2月22日,非洲联盟召开了关于冠状病毒疾病暴发的部长级会议,讨论如何加强成员国对该疾病暴发的防备和应对,并成立了非洲新型冠状病毒工作队(AFCOR),以协调整个非洲大陆的防备和反应。这听起来前景很好,但如何在实践中快速实现这一目标是一个挑战。

我们现在能阻止它进一步蔓延吗?

历史和经济也告诉我们,非洲对艾滋病毒/艾滋病的反应,以及源于非洲大陆的埃博拉病毒的反应,使许多非洲国家处于更加强大的地位,以避免COVID19疫情的蔓延。

然而,非洲各国政府、联合国、其他国际机构和公众需要有正确的信息和知识来采取正确的行动。

到目前为止,这种情况还没有出现。

注明:本文于3月6日发表于The Africa Report.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海外超10万人确诊新冠肺炎,非洲有300例,有意隐瞒感染人数吗?

相关推荐